乌兰布统草原位于克什克腾旗最南端, 距京400多公里,是一个集山、水、花、草、林、古迹于一体,适合自驾的景区。乌兰布统是清朝木兰围场的一部分,因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而著称于世,这里属丘陵与平原交错地带,森林和草原有机结合,既具有南方优雅秀丽的阴柔,又具有北方粗犷雄浑的阳刚,兼具南秀北雄之美。

此次前行是八月末。于苏州出发,辗转4200公里,可谓千里迢迢,路途的疲惫比起草原让人窒息的丰美真不算什么,没有比驰骋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更令人欢畅快意了。

初秋的草原阳光静好,云朵又多又大又平整,风起时忽明忽暗。青色已有转黄,光影艳射,色彩缤纷。牲畜灵动、旷野少人,只有轻轻的风声,完全是一派人间天堂的景象。

……

……

……

……

  秋黄铺展,大地褪去郁绿愈发明亮。

……

……

云儿被风扯散成丝,似旄旆,长长地飘扬在晴空下。

道路起伏通向原野深处。

……

曲水蜿蜒泽润两岸。牛儿不知春秋换,徜徉草场漫步啃食。

日轮滚动夏秋,牵引万物,威光四射。

落山前的随意一拂,跌碎色盘,金红缭乱一天霞云。


  远处山峦披上晚霞的彩衣,天边云层变得火焰一般鲜红,牧归的羊群从远处山坡上突然出现,来的迅速又悄无声息,如行云流水般在眼前掠过,瞬间就越过另一个坡顶,留下一股淡淡的尘烟,消失在暮色中。

……

……

……

……

……

……

……

……

……

……

树稀草伏,山包谷底河道尽现眼下,生生一副地形沙盘。

地平天低云卷曲,目光不由自主远眺,疆域千里万里。

……

……

……

……

……

  蓝黑色云隙里亮起来的天色宣告昼的来临,云却依然浸染了浓重的夜墨,团团虬虬,色沉如岩。

日,将将要出。

……

红火喷涌,云的底端被烫染上艳色。其彩瑰丽瞬息变化,倏忽间已是粉红赤金漫天煊沸。


……

金阳灿烁,贴着山脊刺出万丈芒线。

 


……

……

  丁达尔现象显现,天清云蓝草原翠翠,白色草原帐包偎在公路旁。

……

……

  日出地平线,柔光斜照、远坡起伏,晨曦光影变化莫测。

……

……

……

……

……

……

  枣色小马悠闲弹腿,埋首草间,轻轻喷鼻。


……

  摆脱了鞍鞯,远离那征伐天下之野望的驱使,奔跑只为与友同行。


……

……

白驹恬然凝望。

……

天穹压落,云欲擦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弯流水美,滩岸草丰。牛不叫羊不喧,日子静好各不相扰。

……

……

……

……

……

……

……

……

云行过雨丝曳地,荇漠漠泽水清涟。

……

……

……

……

……

  到了草原,就能明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那份寥廓和深远;到了草原,能体会在大自然的雄奇和伟大面前,你的灵魂是一种怎样地颤动和震撼!



摄影:江南风华

撰文:唐晓东

相机:佳能 6d;佳能5D Mark III

镜头:佳能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佳能EF 16-35mm f/2.8L lll U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