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说未来的人是在骗别人,沉湎过去的人是在骗自己。


当我看到麦子出的话题——“当我老了”,脑里不由闪过这句。


我想过五年后,或十年后的自己。却还从没细想过将来老了步履蹒跚的样子。


虽然我知道,自己终会从现在的风华正茂走到老态龙钟的那一天。


在时间面前,不管你是盖世英雄,亦或是绝色美女,也不管你是骑着马一路飞奔驰骋,还是坐在牛背上慢悠悠的赶路,衰老于人,速度一样,无一幸免。


你将老去,我将老去。


其实衰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难以排遣的寂寞孤独,那种脱离尘缘的边缘感。


哪怕你的初心依在,哪怕你仍想要活出自己,散发光和热。


却没人相信,甚至包括你的爱人、你的子女,也不再愿意听你念叨那些前尘旧事,不再耐心陪你细数遗落的时光。


幸而,有爱好。而我,万幸喜欢文字。

小时候,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最喜欢问孩子,你的理想是什么?未来你想成什么样的人?

当别人都举着胳膊大声喊长大当科学家、当主席时。我脱口而出,我要当小说家。我要写《三国演义》那样的书。

真是人小志大,无知无畏。

之所以爱三国,这情结跟我爷爷脱不了干系。我的爷爷是三国迷,平时不仅爱看三国,也喜欢跟我讲三国。

那荡气回肠的故事,那动人心魄的情节,那能呼风唤雨、感知天地万物,运筹帷幄,“神”一般的诸葛亮,可以说,都给我小小的脑袋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让我从小就对那本砖头样的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至后来,不仅爱读小说,还特喜欢看长篇。篇幅多长都不怕,却唯怕它不够长。

厚此薄彼,爱语恨数。上小学时,我就开始了偏科。语文于我,仿佛那闺蜜知己,每次都能轻轻松松地拿高分,而数学俨然是我的宿敌、那不共戴天的仇人,从不曾给过我一个好分数。

“两看两相厌”。它不喜欢我,而我也讨厌它,于是每逢上课,我就偷偷摸摸,看自己的武侠小说。

等上了初中,我与这冤家对头更是渐行渐远,水火难容。最后索性彻底地把它打入了冷宫。

每逢考试,我只做前面的选择题。而把剩余的大部分时间用来写文。在卷子的空白处,这里一句,那里一段,甚至灵感上来,还即兴来一篇长篇大论。

刚开始时,数学老师被我气的是吹胡子瞪眼,连鼻子都歪了,拿着我的卷子奔走相告。甚至,还不惜浪费宝贵时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我写的拙文。

以为我会羞赧,会引以为戒。

却哪知,我这人,天生脸皮比常人略厚,性情也比他人执拗。

我不以为耻,反而还得意张狂,趴在桌上哈哈大笑。完后还不忘跟同桌嘚瑟自嘲,看看,我的文连数学老师都喜欢,真是文理本一家啊。

幸好上高中时,遇到的是一美女老师教我数学。为博佳人欢笑,私底下我狠花了一番功夫补习,才没给我的高考总成绩拖太大的后腿。

初中三年,别的同学是埋首题海,而我则是沉醉书海。从武侠到言情,从历史到名著,来者不拒,乐此不疲。

看的书越来越多,而我的创作欲望也变得越来越强烈。我不仅写文,还开始尝试构思小说,写了好多个言情故事的名字,也写过不少武侠小说的开头,其中一篇还断断续续,写了两万多字,一时曾在班上争相传阅。

甚至就在去年,初中同学的聚会上,一位多年不见的好友还提及了那篇。

亏她还念念不忘,而我却早已忘掉。就连曾在我们县城刊物正式发表过的几篇文的名字,我也忘的一干二净。

对我而言,文字不是我炫耀的资本,而写作,也从来不是我谋生工具,它只是一个业余爱好,是一种自我陶醉的精神寄托。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么文字就是另一种面壁思过的自我修行,它让我的内心更加丰盈,也让我的生活不再寂寞。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哪怕永远都只是一个业余写手,哪怕从未在写作上获得收益,我也会坚持,不放弃,一直写下去。

不对,之前是没有,但自从这两月开启了美篇赞赏后,收益还是颇丰。不知不觉银子居然过千。

看来,在以后文字路上,我不仅要抛弃对未来的空想,还需要斩断过去的懈怠,一字一句,把握“当下”。

都说,每个想要飞的都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我觉得,不管是已飞还是飞不了,对待自己所写出去的字,照旧认真,爱惜自己。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