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初,一家搬回了这座八十年代建成的旧房子,当晚就深受鼠辈们彻夜骚扰,这里的老鼠简直猖狂至极,肆无忌惮,旁若无人。正想睡觉,天花上吱吱的奏起交响曲;水管墙角,爬上爬下,如履平地;半夜熟睡,追逐嬉玩,跃过头顶,擦过耳边……。

是可忍、孰不可忍!半夜三更,人鼠大战,往往两败俱伤,有晚鼠辈陈尸三只,而我女婿被小鼠咬伤尾指,我则气喘如牛……。第二晚,又上演新一轮人鼠大战,历经若干回合,始终未能杜绝鼠患,于是在众亲戚朋友同事中广泛征求治鼠良策。

不到一星期,推荐计谋者众,有建议养猫的,有提倡养狗的,有提议用灭鼠胶、装鼠笼的、也有提出毒鼠药的,如此等等。献策的亲友都举出案例加以佐证,诸如猫是鼠辈的天敌,天生灭鼠本能;粘鼠胶强力超常,据称三、四斤重的老鼠也只能乖乖被粘在那里束手就擒;装鼠笼更为神奇,传说朋友农庄有次一只硕大如猪的老鼠闯入后被活活饿死;毒鼠药更不用说了,鼠辈大小通杀……。

由于点子太多,各有优缺点,由我作为家中老大拟召集家庭会议研究决定,并制定规则,倘意见未统一则通过投票取舍,为避免出现大人之间得票数势均力敌无法判定实施的状况,规定八岁外孙也可参与投票,但只算半票。我想想也算合理,反正不会出现票数平均的状况,大家应诺以示公允。

家庭会议上女儿说时下猫和老鼠都是沆瀣一气,主张养狗,认为狗捉老鼠虽然纯属多管闲事,但管它加菲藏獒,捉到老鼠就是好狗;女婿则说最好采用眼下最先进的电子驱鼠器,称其同事用了一个后,竟三房两厅鼠类绝迹;老婆大人推荐鼠药毒杀;我则主张使用粘鼠胶,但遭全家反对,说邻居用了粘不着老鼠,反倒把刚学爬的婴儿粘着哇哇大哭,连老婆大人也起哄,令我的议案流产。

整个家庭会议七嘴八舌、脸红耳赤,半天终未能达成共识。还是小外孙几次尖叫:我要养猫!我要养猫!女儿提出养狗时我认为总有借机养宠物之嫌,且各人所提办法明显也各有利弊,那么外孙这个提案也算权宜之计,最后全票通过。

兵贵神速,第二天是星期天,女儿女婿午后即捧回一只黄毛加菲猫,一看就让我大失所望,何止其貌不扬,简直是一只丑陋的猫!一身长毛四条短腿,眼睛似睡非醒,耳朵犹如锅巴,最不堪的是鼻子,象嵌进脑壳两粒花生的小洞,鼻子下那两撇八字胡子、煞是滑稽,让这只猫去抓老鼠岂非天方夜谭。

这摆明是一只宠物猫,细想起来原来女儿他们早有预谋,之前曾几次提出养宠物狗被我否决,这次竟声东击西让她得逞,唯有叹息“生米煮成熟饭”。只是这只加菲猫小得可怜,我心想:哼,今晚还指望牠去捉老鼠,别让老鼠叨走就已经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了。

当天晚上我十分留意房内动静,岂料出人意料之外,往晚嘈杂翻天的鼠类仿佛一下子人间蒸发,全部消声匿迹,我觉得诧异,莫非鼠类把小猫逮去,正在弹冠相庆大嚼其肉大摆丰美盛宴乎。

深夜特地爬起来奔向猫屋,准备收拾残局,岂料不看则矣,一看令我吃了一惊,那加菲猫正在窝旁抱头呼呼大睡,我捧起观察,牠睡意未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睨了我一眼,又自顾自打呼噜,哈,检查竟然没有任何伤口。

想起当知青时曾听不少老人绘声绘色讲述传说中一种油脚猫治鼠的神奇故事,这种猫经过之处的老鼠都肯定绝迹,据说一条几百号人的大村子,只要有一只这样的猫,全村就没有鼠踪。看来,民间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嘻嘻,这只令我啧啧称奇的加菲猫懒得出奇,整天睡觉,总之一天24小时,牠起码睡23小时,除了早上六点来钟,我起床,牠也起床过来磨蹭你两下,好像頗喜欢做运动,突然来回狂奔,时而跃起空中打个跟斗炫耀一下,大约三分钟后平静下来,又迈着绅士脚步找个地方躺下蒙头大睡。

睡姿百态

竟然懂得沾点文化气氛的磁场,怪不得大多时候看上去都文质彬彬的,也从来不大声“喵喵”的,偶尔一两声也都阴声细气蛮温柔。

我家养着一条鱼,加菲猫开始还很守规矩在为牠特备的水杯喝水,后来不知为什么反而跑到养鱼的盘中吮吸,我怀疑牠心怀不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特地跟踪监视牠好几次。

有次让我撞个正着,牠的爪子伸进养鱼的水中拨弄,但一见我进去原来鬼鬼祟祟的神态马上变脸,假装若无其事喝完水悠闲离开。

但不管怎样,时光也慢慢地让我打破了脑中固有的“那有猫不偷腥”的概念,自那以来,大半年过去了,这只加菲猫面对这条触手可得的美味佳肴竟然就是相安无事、不为所动。

有次一只蜜蜂飞进室内,嗡嗡兜圈,老婆大人被吓得手足无措,这傢伙竟然奋不顾身,跃上窗台,保卫家园。

只是蜜蜂飞上阳台天花顶上,加菲猫也无可奈何,唯有静静地呆坐在那里,仰头警惕地注视着蜜蜂的动态,眼睛一动不动一呆就是三十分钟,最后还是我打开阳台纱窗把蜜蜂驱逐出境。

谁都知道猫是最怕冷的动物,不要说炎热夏天也喜欢依偎着人,有空就直往空调房风扇下钻,寒冷冬天更是整天都躺在火炉边晒太阳不动弹。而我家这只加菲猫更甚,怕冷怕得“离晒谱”,近来天气不断攀升35度以上,酷热难耐,大热天睡觉我们开着空调把牠抱进房内,可牠躺了不一会似乎怕冷,硬是扒门而出躺在过道上。

加菲猫的睡姿可谓丑态百出,除了冬季有几天过于寒冷牠被迫回到猫窝睡之外,其余时间牠似乎是四海为家,到处都能看见牠打呼噜的蜷缩身影。

通过近一年来和这只加菲猫的共处,使我最终明白了猫始终是老鼠的天敌这一真理,这是自然界中各个物种互相依存、相互制约的一种存在形态。我认为有必要推翻一些强加在猫类身上的种种不实之辞:诸如和老鼠同流合污、猫和老鼠嬉戏等等,

诚然,有个别猫中的败类可能如此,但无可否认,猫始终就是老鼠的天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