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深秋,夕阳西下,草地上纷纷飘落的散叶,荷塘里的荷,已不再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姿,此刻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黄晕的光,像彩霞忧伤的脸,又像是在时光里划破了脸,千仓百孔,枯枝败叶,折枝断颈,心疼的像那荷塘里的涟漪泛了去,隐隐约约的,忽淡忽浓,一阵阵,一阵阵的疼。


看着满塘的枯荷在秋风里摇摆残生,一簇簇倒影在水面上,荷叶,莲蓬已然枯萎扭曲却是饱经沧桑,曾经一身烟翠成了褐黄,短短数月,昔日朵朵开呀开,开的没了边,没了际,开的是又妖又灿,一任群芳自赏的开着,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要多妖娆有多妖娆,要多华丽有多华丽,曾经这一塘的荷都是美醉了的风景。


如今秋来了,一场冷风,一场苦雨,就支离破碎,暗影一片,枯萎成这样,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盛开时纯洁壮丽,枯萎时让人生出一种心疼之心,心疼,惋惜,终是无用。终究抵不过生死荣枯的轮回。这是缘劫,也是因果,更是宿命。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闲走于荷田的堤梗上,梳理着已经被秋风扰乱了的思绪,凝视着时光甬道的曾经。


曾经你小荷才露尖尖角,那时你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喜欢你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而今,遥望你驼屈躯干,枯焦卷缩的叶片,似乎整个荷塘都在叹惜你光华的瞬即,这是生与死的对照吗?这是记忆与泯灭的思念吗?这一切仿佛又显得如此珍贵。


我们在惋惜荷的生命如何短暂,却忘了她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精神,她高风亮节的一季等于人的一生。人,受欲望的支配,总是贪婪的。觉得美的,就合该天上人间,千年万年。

想想,有时还真觉得人不如一支荷豁达。芳菲了一季就托身于一阵熏风,纷纷的,也总是纷纷的,花香拂了一身满,如果你此时正打这池塘而过。莲把容颜示给了有缘人,便觉此生无憾。而人呢?人不如荷,总是计较太多,失去的被无限放大,却看不清已拥有的,等到拥有变成失去,又陷入悔恨中,一生便虚度于如此重蹈覆辙的循环。怪不了这个世界给得太少,即使再多,填不满的也是人心欲壑。


此时一个人在夕阳西下的荷塘边看一塘残了容颜的荷,恰好。默然相对,寂静欢喜。便似是时光都静止了。
我向来都是独自倩影,跟这池塘的荷花一样。夏天碧绿一池的艳红,荷塘周围是那样的热热闹闹,游人,摄者,访客接踵而至。枯梗残叶落寞时,渐觉池旁空地多。

或许,这也是我这个季节来看荷的缘由,人都来时,我悄悄地离开。人都离开时,我专程为你而来。无意撩拨你的伤心往事,只想静静的独对你,此时此刻,真的想有一曲忧声吹响,为你唱一曲别离,伴我为你送行,来年再见,再见你倒影一池湖水,看你玉盘婉转凝露。


突然一阵莫名的风起,终觉得,世间万事到头来,都摇落。荷收敛了绰约风姿,那轻盈、炫目、灵动所有的绚丽被岁月的使者季节掩埋在那一泓绿波之下,留下枯荷在秋风中独舞,负载着无语的前世和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