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路口,一缕清风拂过的秀发,轻轻的撂在心口,回望,便遇见那个如菊优雅的她。只是回眸,便锁住了那一世的守望,静静的痴等,一袭白月光。

  
  有些人,总要遇见,相逢的约定在前世就已经注定,没有赶巧,没有失约,不急不待,捧着素香倾泻在某个人的脸颊,如阳光般温馨若霞;有些人,总会擦肩,在时光的画册里,彼此都远远落痕在墨痕深处,不愿提起,只叹缘浅;有些人,有些事,属于幸福,残缺抑或唯美。
  
  只是不经意间让我们在那里相遇,熟悉的音韵,依旧如桃花般烂漫;眉黛娥弯,浅浅的挂着笑意,阑珊处的柔情落花成冢,在那个夜晚悄悄的筑起了竹苑幽帘;水波横银,月明霭雪,洁净的竹林深处,回荡着簌簌而落的琴声。
  
  是谁,在那里浅唱;是谁,在那里沉吟;是谁,在那诉说着久远的往事。只是余音绕竹,翠墨滴痕,那声叮咚的碎片敲打着三生石的封尘,飘荡在耳际的那根丝弦深深染红了身后石,依旧落殇。一念之间,一念缘浅,那一世的遇见,就许诺了来生,你就是我仅有的幸福。
  
  青丝,红烛,梦碎。路口,秀发,重逢。原来真的有来世,原来还可以遇见,原来我们就在那里乱了情缘。
  
  遇见,轻轻的舒展着眉睫,跃动的气息扑腾在那一弯层峰,仰望着相遇的感动;静静地,任晓风挽柳,青色的摇曳在凝望中幻化成泪,落在指尖,缓缓的聆听瑶琴故梦;帘动竹香,等着夜阑花开。
  
  执手步入清幽,依偎肩头,静若寒蝉的凝噎拨动着颤动的心弦,暖流般的光绪流离在左右手,止不住花香的氤氲朱唇,攀沿着情长,在那个静谧的光影里诉着相思,剪一段感知的离愁。
  
  我们都会相逢,在最唯美的邂逅里相知,携手走一程山水卵石,埋一泉岁月浅歌,掩一卷书香回首;也许还会拾一片落叶,串成风铃,轻奏着如梭年华;同四季齐看花开花落,和清风叹世事无常,随烟花惜繁华尽后的落寞;愿意,就这样,世间的如烟往事,陪看,浮华若画。
  
  幸福,一束光的斑斓,折成飞舞的彩蝶,回旋在额头;掠过的弧度,在天空谱曲成歌,声声慢,不能忘却的依恋。
  
  拥有幸福,彼此守护,等那一树花开,在烂漫里缤纷红尘;撷一页芬芳,嗅在鼻尖,清淡的雅香扰了心扉,任岁月轻擦;窗外云舒,蔚蓝的纯白染就旧梦,纤指抚过瑶琴,情深如昨;我们终究在那树下,醉眠香帘。
  
  遇见,我们想要的幸福,紧紧守护,等枯枝结出嫩芽;遇见,我们的阳光,透过空隙藏在脑海,等楼台烟雨淅沥结痂;遇见,我们的缘,诉一世情长,翩跹惊鸿的相约,在水一方;遇见,我们想遇见的。
  
  杯盏浅,壁垣悬,故梦在侧,琴音稳稳;千叶窗,月影残,庭院喧哗若昼,一场守望,一帧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