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史官笔下的奇女子,她们的美名徜徉在千年之后引人猜测揣摩,或是才艺双绝,或是艳绝天下,她们都曾以为得到了挚爱,或许在做甜蜜之时,她们也曾在感谢上天赐予她们这般缘分,怎奈,最后的最后,她们的结局也不过空得一声,聚散匆匆,奈何情浅缘深。

也曾是婀娜多姿的二八少女,也曾是帝王心中的一朵梅花,一支《惊鸿舞》翩跹出多少岁月,一曲《一斛珠》吟唱出几许心酸?曾帝王殿中,夜夜笙箫,玉液池旁时时缠绵。帝王枕畔,轻轻吟唱,梅花林中,深情依偎。曾恩宠无限,用才情与美貌凌驾于三千红颜之上,以智慧与高洁征服帝王之心。曾花前月下,与帝王许下"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亡休"的白头之约。奈何,君王终究是天下人的君王,女人也只是君王的女人。自玉环入宫,三千恩宠随风飘散,帝王还在,恩宠更胜,只是,那不再是你的帝王亦不再是你的恩宠。

冷宫的岁月是否苍老了你的容颜,黯淡了你的才情,那颗高洁的心是否也被蒙上尘埃。帝王出逃,是不是打破了你所有关于爱情的幻想,关于情郎的等待?当你选择死去的那一刹那,是否也曾忆及那年年岁岁的恩宠,是否也曾感慨帝王的无情?

若说前世的三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若说,今世的果皆为前世的因,那与帝王的之间的夫妻之缘,君臣之缘怎可谓不是缘深?奈何,缘深终究情浅。再深的缘分也抵挡不住帝王的无情,抑或情终究是有的。若果真无情怎会有那般深情的誓言?若果真无情怎会有那四时的梅花相赠?若果真无情怎会有听闻香魂散去的那抹沉重?情,终归是帝王之情。若是帝王之情怎可奢望长长久久?帝王之情怎可期待白首相伴?情是情,缘是缘,所有的无奈所有的悲凉也不过只能轻轻地道一句:奈何情浅缘深。

生长于淳朴的小山村。她本可以凭借出色的外貌觅得一份不错的人家,相夫教子,夫唱妇随过上平凡的生活,奈何,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终其一生也不过是悲剧一场。往昔的翩跹少年终究是背叛了那缠绵悱恻的爱恋,亲手把挚爱推入君王的怀抱,亦成就了自己成为一代谋臣。当初的浣纱的少女眨眼间竟成为帝王的宠妃,那白衣飘飘的少年亦活跃在朝廷之中忙碌自己的复国大计。几千几万个日日夜夜面对着自己不爱的人,强颜欢笑,虚与委蛇,不过是希望早日完成复国大计与情郎相守永久。奈何,幸福来的太突然离开的亦过于猛烈。所期望的幸福最终远去,内心坚守的信念也在瞬间溃塔,国家的兴衰荣辱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个后宫到另一个后宫的转变,情郎最终食了言,她也不过是在他人的皇宫里被迫投湖,结束了美丽但曲折的生命。

感情是真,失去亦非假。这般缠绵的牵挂终究是缘分太深,因为这缘分,彻底改变了西施的命运,因为这缘分成就了西施半生的牵挂,因为这缘分,最终亦使她心灰意冷被害身亡。若说情深,怎会抵不过寥寥疆土,若说缘深,怎会舍得挚爱在他人身畔入睡,若说情深,为何不执意与她厮守,若说情深何必去在意那流言蜚语,若说情深,何必去挂念君臣之道。所有的无奈,所有的悲伤不过是一句:聚散匆匆,奈何情浅缘深。

若说缘深情深能刻画出人世间最唯美的画卷,谱写出世间最动听的曲调,那世间之事悲凉不过一句情浅缘深,若来世依旧匆匆,若来世依旧情未至深处,何苦枉费千年时光求得这段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