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节,我不懂发了什么疯,非要去看你,知道你诸多不便,我却铁了心不顾章法。一秒钟内做好决定,便什么都不管冲出了门。

等你反应过来,我已经上了高速,你心里暗暗吃惊,这个女人真的疯了,同时你也不无感动,因为你清楚,莫不是我太想你,不会如此做。

去你的城市开车需4小时,我一心只想见你,而你,在思忖着该如何见我。你那时正好和朋友在喝茶,虽然你的朋友都知道我,不过也惊讶地如临大敌,不知我会作出什么出格举动。是的,以他们的立场和思维,如何理解得了我的这种行为,世俗和偏见势必会影响对纯碎的一种判断。于是,他们出主意,让你关机,让我见不到你,而后再作解释。可是,虽然你为我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有点不知所措,但你毅然决然地否定了他们的建议,你说,不行,她这么远开车过来,找不到我会发疯,我舍不得她。

你知道当你事后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感动,有多满足,甚至有点骄傲和自得,因为感觉到一个男人对我的宠爱和包容。在这里,我愿意用"宠溺"这个词,你知道,一个女人得到一个男人"宠溺"的时候心是会在一瞬间被融化的。其实他们真的误会了我,我不复杂,也并不具有毁灭性,我只想随自己的心愿在想你的时候,能够冲破束缚去看你。

不计后果的相爱自然会有很多不美好的结局,但在自己掌控之下的疯狂也是我们爱的一部分,真正的爱一个人,不是谁都能遇上,因为这样的爱,有着心里解不开的痴和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甘和情愿,没有对与错之分,没有黑和白的计较,如果要解释的话,我只能借《红楼梦》里黛玉和宝玉的情爱纠葛来解释,一切原是因为前世相欠相依了。所以我总想,是我前世欠了你什么吗?还是你欠了我什么?不在其间的人,一定会笑我说痴话笑我做蠢事,而我也只能笑笑,因为你没有遇到。我们活世一辈子,几十年,有多少次会为了一个人大过年地驱车4小时去一个城市?又有多少次会与所爱的人抛开杂念浮尘,略带叛逆和逃亡的心理去相见?

4小时,你的内心无比复杂,按常理,你不该见我,我也不该去看你,我们都该压抑自己的真实需要,去做大家认为对的事。执念是可怕的,可是,执念也是可贵的,生命的丰富就是因为我们有时不愿意循规蹈矩地做常规的事,我们的理智有时会让自己很累,所以,执念和痴心,才是最真实的自我,我们内心需要什么会在特殊的时刻满足自己,因为这种需要才最真实。世上之事没有对错,只是角度和认识不同,世上之人没有完人,只是呈现在你我面前的哪一面更多一点,所以,有时,执念和痴心才是我们生命中最精彩最动人的部分。所幸,你我为了彼此,在允许的范围内打破了很多所谓规则,我见到了你。

迎着夕阳一路向西,落日的余晖已经洒满整个天际,车停在路边等你的时候,我内心担忧,一脚踏在现实道统里,一脚浸在痴情不解中,哪个方面我都有可能要经受,也就是说,你要是责怪我不懂事,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只要见你一面,就可以立即返程,因为我来的目的就是为见你一面,而这一面有点像我专程为爱设制的一种仪式,一种对爱的朝圣。

看到你从车上下来了,你看上去也是一脸担忧,我的心有点疼。我没有下车,就看着你走到我身边,你走近我,弯下腰,然后,伸出手,轻轻摸了下我的脸,笑着说,傻瓜。这时,我的泪水便汩汩涌出......

我一直都清晰地记得那天见到你的场景,它会像烙印一样刻在我的心里,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