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天的魔鬼行程从9月2日下午到达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的那一刻开启。

在新疆的那些日子,我们几乎天天"日出已作,日落不息"。除了禾木和五彩滩两个景点,见到日出和晚霞的时候几乎都在行进途中…

克拉玛依是以石油命名的城市,"克拉玛依"系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得名于市区东北角一群天然沥青丘黑油山。克拉玛依到处可见每日不停工作的"磕头机"。

离克拉玛依市不太远的乌尔禾魔鬼城壮观雄伟,有着与众不同的雅丹地貌。

位于北疆布尔津的五彩滩是新疆的著名景点,景区比我七年前去时扩大了很多。不仅有了纵深还设立了制高的观景台。

在新疆处处可见的风力发电机。

喀纳斯湖(Kanas Lake):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中国自然保护区、国家自然遗产、全国低碳旅游实验区、中国最美湖泊,喀纳斯湖雪峰耸峙绿坡墨林,湖光山色美不胜收,被誉为"人间仙境、神的花园"。

神仙湾

月亮湾

神龙湾

禾木村是著名的图瓦人村庄之一,也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全乡现有1800余人,其中蒙古族图瓦人有1400多人,以蒙古族图瓦人和哈萨克族为主,他们的木屋散布在山地草原上。

这是我们在禾木山庄也住过的小木屋,虽有腔调,但性价比不高。小木屋隔音极差,夜半睡在咯吱作响的木床上左闻围栏里的老花牛哞哞叫,右听隔壁卫生间里"沙家浜的流水声"。

湍流不息的禾木河。

世世代代图瓦人居住在这样的小木屋里。

都说赛里木湖是"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她的美不容分说,只是我们逗留的时间太短暂了!

七年前路经果子沟时大桥正在建设之中,现在雄伟的果子沟大桥成为塞里木湖通往霍尔果斯口岸的必经之路。

行进车上抓拍的果子沟秋景。

那拉提草原又名巩乃斯草原,突厥语意为"白阳坡",在新源那拉提镇东部,距伊犁新源县城约110.0公里,位于那拉提山北坡,是发育在第三纪古洪积层上的中山地草原。

我们到达那拉提草原的那天正好是白露节气,山草和部分树叶开始泛黄。让人感觉到了秋天的脚步正在迫近。

流经那拉堤草原的巩乃斯河常年流淌。

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区,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牧场。优美的草原风光与当地哈萨克民俗风情结合在一起,成为新疆著名的旅游观光度假区。

新版的"葛优躺"是这样滴!

如果说草原天路是自由自在,那独库公路呢?大约是领略天地奇绝,蔚然壮观后,独有一分风轻云淡。 (一周前我为游摄独库公路做过一个美篇专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开围观。)

雪后从云层缝隙中钻出的"一米阳光"照射在略有积雪山顶上煞是好看。

朋友说,九月初去新疆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时间,既见不到秋黄又过了薰衣草花期。其实不然,位于伊犁河谷的霍城,九月初正是薰衣草的二茬花期。只是花枝较矮小、也不茂密。在薰衣草田边短暂逗留时太阳高悬头顶,显然不是拍摄的最佳时段。只匆匆拍几张作个见证。

保存较好的霍城县惠远古城被称为"伊犁九城"之首,城内还保留着将军府旧址。 游惠远古城 让我们和当地人文有了亲密接触。

感谢新疆朋友们的热情款待,让我们在品尝正宗的新疆美味之后还着实疯了一把。

时隔七年再次踏上新疆的土地感觉一切既陌生又亲切。谢谢同行的十二位朋友和三位司机,让我度过在新疆的美好时光。(感谢德强兄弟更正了我第一次入疆的时间,应为201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