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封存多年的相册,记忆的闸门如潮水涌来。岁月的消失容易淹没人们的记忆,历史的长河难以抹去我们的曾经。

我看了很多评论或回忆知青经历的文章,提的都是文革中六七年以后上山下乡的知青经历,提到的都是1700万。为什么漏掉了文革前大批上山下乡知青?我们就是那时大批的重庆市初高中应届毕业生奔赴农村和山区的。而大部分都是品学兼优的初高中生,因为家庭政审问题不得升学的。
我要说的是,别把我们忘记!
若要加上六四、六五年的应该是2000多万了吧!

当我们听说二十个大小同学被安置在花丛区,花丛公社,花丛林场时都被这赋有诗意的地方激动着,我们兴奋过憧憬过,虽然现实打破了美好的憧憬,但我们还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虽然当年历尽艰辛,付出辛劳,但我们仍然很怀念留下我们最美好年华的青涩岁月。

青涩岁月并非不堪回首,灰色年代仍有值得回忆的温暖!

这是我们的公社书记和林场场长。

到达那天天下着雨从公社到林场一路泥泞,老天首先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但我们受到了场长和社员们的热情欢迎。虽然递过来的毛巾已经发黑,盛水的碗是大土碗,我们的顾忌早已被那份真炽的热情击碎。后来才知道我们公社的罗社长是全国劳动模范,曾参加1958年的全国群英会。当我们知青见到他时印象最深的是,他那黝黑的脸庞特别是那永远卷着裤腿的发紫色的两条脚,社员们告诉我他很少坐在公社里长年深入田边地头和社员一起劳动在第一线了解生产信息。在这说点题外话,我一生中遇见三位全国劳模,第一位是我的小学王校长,罗社长是遇见的第二位。第三位是我的纪瑞昌师付,他(她)们那种对工作的热爱和高度的责任感深深影响着我。

你是我们女知青的头,你总是以你的思想来约束和要求我们,有时虽有小小的不满,但我们仍尊敬你,爱你。

我们怀念你!

你是女生中体质最弱的一个。

羞于面子,总是藏着掖着,但姐妹们没有视而不见,都在留守班时(轮流值班煮饭)为你翻晒,生怕你柔弱的身体更加不堪。

大家都不愿说破彼此心照不宣。

就在这里我学会了关心,学会了不图回报的给予。

但你还是在回城后不久先我们而去了。

虽然这样,每当聚会的日子仍不忘想念你。

我可不会忘记你鼻尖上那小疤痕的来历。

那天油灯下我们正聊天,姚在油灯上烤着一粒子弹……嘣,子弹头朝你飞去正中鼻尖,从此就留下了……。但并没有损坏半点你美丽的容颜。

扯秧(扦秧前要专人到秧苗田里拔秧捆成捆均匀地抛在扦秧人的周围)、扦秧,劳累了一天的我半夜都梦见扯秧:嚓一嚓一嚓一,突然醒来才发现蚊帐外有两只大大的蜈蚣正在贴满报纸的墙上追逐,吓得我一动不动只好叫醒大家,还是正惠大姐的胆子大,她用火钳夹住它们,在油灯上判了它们的死刑。

当过知青的人都知道每年一到扦秧季节也是最快乐的劳动竞赛季节,社员知青一人五行你追我赶稍慢一点就会被快手围堵赶出去。咏霞你是我们知青中的扦秧能手,有时比社员还快。不仅如此,所有农活都是那么麻利,真让我望尘莫及。

肖民朴一一知青中屈死的冤魂。你多才多艺但命运多舛,因牵扯一桩知青斗殴事件,你屈死在那个年代。我没能和大家一起送你最后一程,但我永这不会忘记你表演的曲艺小品《秀才过沟》维妙维俏让台下的十里乡亲笑得前仰后合。你混厚的男中音和悠扬的琴声,总能驱数我们一天的疲备。

肖民朴,这些有你的老照片当年让我留下了不可擦去的印记,实在对不起了!

我们十位女声中的金嗓子,回城后你虽过早离去但那美妙的歌声仍好象回荡在花丛林场的桑林和山沟,余音不断时常回荡在我们心里!

保存了多年的照片中唯独没有吴安寿同学的,但他的样子仍历历在目,最难忘的是地维妙维俏学人走路的姿态,学谁象谁,让我们苦中做乐,使劳累的身心得以放松。

丁爱芳,王名跃我们从小学就同班一直上山下乡。

这是文革中回渝的留影,前排的左右两位回城后不久就离我们而去了,特别令我感动的是雪渝为了做母亲,为了爱,不顾自已心脏有病执意要生下孩子,结果……。

那时候我们多年轻

想想那时的我们真是单纯,再苦再累也不会装病,只是盼望下雨,羡慕生病的姐妹,盼望自己也生一场病,现在想想也真是好傻。

  朝气蓬勃的我们,走在再教育的路上。

世芳(上右),你也是我们知青中的歌手,你优美的女中音直到今天仍在我耳边萦绕。

那年回渝探亲,男生们在南温泉合影,前排右是男生中年龄最小的。

南温泉的全体合影

那年全县知青文艺汇演,演出后我们在巴中大桥上合影。

1966年巴中县上山下乡知青代表大会,这是花丛区金山林场和我们林场全体代表的合影。

五个,如今只剩四个😭

1967年重庆市组织慰问团来大巴山区慰问上山下乡知青。这是慰问团成员我的母亲和知青代表合影。

1981年国家规定已婚职工可以四年一次探望父母,我从长春回渝探亲,参加了我的第一次知青聚会。

张德金(后排右起第二位)那次聚会,也是你唯一一次,现如今你在哪儿小弟弟。

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岁月,怀念那些已去的兄弟姐妹!

每张照片都少一人?

寒冷的冬天用胸口暖我脚的那一位一一易大碧。冬天我总是手脚冰凉,常到半夜都暖不过来,夜里是她常抱着我的双脚入睡。现在想来不知她睡得怎祥?

但是斯人已去,愦憾恩情难报!

1967年林场解散,20个知青分别扦到各生产队,我们四个分配在一个队,从此相依为伴相互照顾,一起劳动一锅吃饭。

正惠是我们的大姐,咏霞最能干,素兰最小。

正惠,我们的大姐,你多才多艺,每次演出舞蹈都是由你编排

我永远不会忘记刘祥英你的善良(穿祺袍者)时常为队里一位头上长满癞的小姑娘洗头。我真的做不到,虽然我的父母都是医生。

我不会忘记祥英你的善良,时常为队里的一位头上长满癣的小姑娘(又叫癞)洗头。说真的我真的做不到。心灵纯静才不会嫌弃。

张得金,你是男生中最小的一个(右一),反城几十年了只有这次的聚会你参加了,以后的几十年大家都没了你的消息,你淹没在重庆的人海里。你在哪里?我们都很想你!

还有三位没来。曾经相依相伴的十姐妹,一张通铺心相连。

咏霞,你还记得吗?那年参加县城知青文艺汇演我们住在招待所咱俩一个被窩,等回到林场发现我的凤尾花背心里每个花眼几乎都有虱子,而你一个都没有,嗨!虱子都欺负人那😭😏!



一九0二年知青聚会。妹妹不是知青(穿条纹上衣者)但几乎每次知青聚会她都会参加。

比起现在我都还年轻呢😄😂。

四位曾经朝夕相伴共患难的姐妹,现在都安好?必须的!

常见面的朋友,忘不了兄弟姐妹情!

二0一五年在咏霞家聚会。

咏霞不仅当知青时农活麻利,在家里也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几次知青聚会都在她家,因为她烧得一手好菜。谢谢啦,辛苦了!

二0一三年的这次聚会,是黎卿走后,朋友给我的最大安慰。谢谢你们!

这是在我校秋中湖畔合影,身后塑像是我校第一任校长一一廖承志,今年正是纪念他诞辰100周年的日子。

泉州闽台缘合影,就缺咏霞你了😂。

穿越,和孔子一起问礼于老子!😄

道教名山一一清源山老君岩前留影。

知青相处几十年,几多回忆,几多思念,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人仅用几张照片几许文字何以表达?

这美篇做了多次又放下,今天才完成。

不过下乡五十周年,我们集体返乡的那次是最有意义的聚会。下次吧,做一个更有意思的美篇给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