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致谢原作者。

认识紫君有七八年了,她是之前我在SM公司的同事。如今,我们都离开了那家公司,从一条熟悉的路拐上了另一条陌生的路。庆幸的是岁月教会了我们如何低着头走路,如何躲避路上的坑坑洼洼,车来车往……


平时我们几乎不联系,只是从彼此的朋友圈里了解一下彼此的状态。她经常会在朋友圈里晒一些她和女儿或是闺蜜吃饭或是游玩锻炼的图片。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知道我在练习写小说。于是在微信里对我说,你要写小说不如写写我吧,我的前半生就是个传奇,你可以写个美篇版的《我的前半生》,只不过我这个紫君是紫霞的紫。怎么样,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听听那些似水流年一样已经远去了的岁月记忆。


我当然要了。一起共事时,就经常听到和看到她的“故事”。我原本约她去星巴克喝咖啡聊。可她非要去异度空间,理由很简单——有酒才有故事。用她的话说,酒是她故事的引子。

此刻,紫君就坐在我的对面,并不急于说话。她熟练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盯着酒杯里红酒漫过冰块升起的丝丝气泡……


我知道她在酝酿她的故事。就像酒要发酵才能甘甜醇厚一样。我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看着玻璃窗上滑落的雨滴,静静的等她开口。

紫君30多岁,正是女人最成熟妩媚的年龄段。加上天生丽质,长着一张别的女人要靠化妆才能造就的一张精致的脸。橱窗上印有她的圆润的上身轮廓,脖颈白皙修长,鹅蛋脸,加上刚做的卷发,显的洋气十足,魅力无限。玻璃上的反光显示,对面的那位男士,不时的抬头向这边张望。独自来酒吧的男人要么是来埋头喝闷酒的,要么就是来猎艳的。


我想她是知道这一点的,我收回在玻璃窗上的目光时,途中和她也在收回的目光碰撞了一下。我们相视会心一笑。她轻轻放下酒杯,把背向后靠去,好让自己更舒服一点。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平静的说:“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今晚的故事终于有了最初的开场白。


我来港城之前的事以后在告诉你。今晚就简单说说来了之后的事吧。


我是2000年的时候来的港城,那年我刚满17岁。最初的想法就是找个有吃有住的地方就行了。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纱厂里做细纱工,没日没夜的加班,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干活,像台机器一样。那样的日子,我做了两年,直到有一天遇到阿辉。


阿辉是本地人,人长的很帅,是工厂新来的机修工。刚来那会什么都不懂,但是他眼光好,嘴巴会说。厂里人都喜欢他,有不少女工暗恋他,尤其是外地的,这其中就包括我。不知怎么的,他偏偏就喜欢上了我。正所谓“郎有情妾有意”。他几乎还没有展开攻势,我就沦为他的俘虏了。


毫无悬念的,这之后我们和大多数人一样,热恋,吵架,和好,再热恋……然后波澜不惊的结婚,生女……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着贺函一样外表的辉,过着过着居然变成了白光。他染上了赌钱,不再像过去一样好好上班,常常夜不归宿。开始有人来和我说,看到他和某某某女的在一起……


他的父母早年离异。父亲组了个新家根本不管他,母亲则是完全管不了他。那时我们的女儿还小,隔三差五的,我就和他吵,和他闹,但他总是改不了。而且我发现,我越闹,他回家的次数就越少,时间也越晚。


不知他是不是算准我娘家太远,没法像别人一样,一闹矛盾就可以抬脚就回娘家,他一点都不收敛。而我因为自身的原因也不想回娘家。我每天抱着女儿在等待中落泪,在落泪中绝望。


他在他的朋友面前说我是天底下最不可理喻的女人,说我太敏感,说我管他管的太严,让他觉得呼吸困难……他找其他女人是因为别人理解他,他打麻将只是消磨一下时间。他说别的男人都能这样,为什么他不行。我在他的说客嘴里听着这些丝毫不加掩饰的数落中,变的更加愤怒。


我不知别的女人碰到这种男人会怎么想,怎么做。一个男人把出轨和赌博说的那么正大光明,让我有一种无力感。我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是天下最不幸最痛苦的女人。刚开始被小姐妹们艳羡的幸福感早已荡然无存。


我想到了离婚。可是看到幼小的女儿,想到将来,又没了勇气。别的人包括婆婆都劝我说,他就是图个新鲜,在外玩玩,玩累总会回家的。慢慢的,我似乎相信这样的说词,不然又能怎样呢?我开始麻木自己,开始得过且过,开始对他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我想我也许会等到他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吧。可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来,卷走一切希望……

说到这里,紫君拿起酒杯轻轻泯了一口。转头向着玻璃长长嘘了一口气。


我知道接下来是紫君揭开伤疤的时候了。对于她说的意外,之前有点耳闻,但所知并不详细。


紫君又一次拿起酒杯,边摇晃边幽幽的继续说了下去:


那年国庆节阿辉不知是在外面玩累了,还是一时良心发现。他突然说要带我们一家三口出去玩几天。


去的是浙江,一路风景秀丽。表面上我们和每个幸福的家庭一样,和和睦睦的让人羡慕。在大溪谷玩漂流的时候,我看着开心大叫的阿辉和女儿,突然觉得幸福的感觉又回来了。那一刻,我对自己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回去一定和阿辉好好的,为了女儿,把将来过好就行了。


那几天,我极尽一个妻子的温柔,希望能把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感长久保存下来。


然而,游玩结束刚回家的当天晚上,阿辉就说要出去喝喜酒。那天外面下着雨,我劝他不要去了,同时劝他少和那些狐朋狗友们接触。谁知阿辉一听就火了,说那些不是狗友,是兄弟。喜酒是特意为他补办的,他一定要去。


我一听也火了,原本想着回来和他好好过的,谁知他又恢复本性了。一气之下,口不择言,冲着他大叫,叫他快走,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那时我哪里知道我的咒骂会那么灵验。

和往常一样,到了半夜,他也没有回来,我就以为他和往常一样住在了别人家里了。没有多想,甚至还一直在生他的闷气。


我是凌晨的时候接到阿辉出事的消息的。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自称是派出所的,说是阿辉出事了,我一下都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在做梦。直到电话里传来连声的催促,叫我赶紧到某某地点去。


我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又不敢吵醒女儿,怕吓着女儿。我不知事态发生到什么地步了,我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叫醒了婆婆。和她一起慌里慌张的向出事地点奔去。


那个地方离我们家很近,是一个大路口。远远地就看到警灯在闪烁,我和婆婆连忙捧着忐忑不安的心跑了过去。距离近了,看到有人举着灯光,有人在拍照,路沟边缘那里或站或蹲有几个白大褂在那儿忙碌。


婆婆的脚步一下子僵住了,她哆哆嗦嗦的喊不出话来。有个警察扭头看到我们,向我们奔了过来。


我突然也觉得很可怕,我也不由自主的僵住了。我和婆婆一样害怕那个可怕的结果。短短几分钟的路程,我试想无数种可能。当奔过来的警察说,你们快过去看看,人已经不行了。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婆婆一下子昏倒了。急的那个警察赶紧大喊医生。


我看着奔过来的医生,又回头看看婆婆。瞬间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样。奔过来的医生扶起婆婆,同时催促我,赶紧的快去看看吧。


我拖着仿佛灌了铅似得腿终于挪了过去。入目的景象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了。昏暗的路灯光下,阿辉浑身是血,身体扭曲着,仰天躺着,一只右手弯曲的样子显然已经断了,左手放在右边的裤袋上,一只钱包掏出了大半个,那只左手紧紧拉着它。


仿佛一瞬间,冥冥中我就知道他是想要干什么了。一个白大褂在边上例行公事一样无情的说,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节哀顺变吧。她边说边试图想要扶住我,我推开了她的手,在阿辉面前,在那只左手前面跪了下去。


我一只手轻轻放在那个冰冷的左手上,一只手轻轻抽出了那只钱包,打开,左边的透明夹层里是我们一家三口前天的合照,阿辉最后应该就是想看这个吧。


我将照片那一面转向阿辉已经闭上的双眼。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崩溃般大声的哭喊起来。我扑向阿辉,我一只手捧起他的头,一手举着照片,向他拼命的喊叫,要他挣开眼睛再看看我们。

说到这里,紫君满脸是泪水,她接过我递去的纸巾,默默的拭去泪水。看着梨花带雨的紫君,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残忍,要她在这样的夜晚重新揭开伤疤。我试探着说,要不我给你叫杯咖啡吧?我们接下来谈点别的。


紫君幽幽一笑说道,不用,没事,这样的场景在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我几乎每天都要从中走过,我不能原谅我自己。说着,她伸出左手臂,拉开护腕,指着上面的伤疤对我说,你看这里。这就是我那段日子留下来的印记。


我顺着她说的看了看,错综复杂的疤痕触目惊心。我抬头疑惑的看向她还没开口问,紫君微微一笑说,你以为我这是自残吧?开始不是自残,是女儿咬的。而且这事不怪女儿,我还庆幸是她把我咬醒了。


那件事情过后,警察说,阿辉是喝了酒之后,骑摩托车回家经过那个路口时,可能是天雨路滑,也可能是酒喝多了,也可能是转弯的时候速度太快了,总之先是撞到了电线杆上,然后又弹落进路边的排水渠里。路边是他自己爬上来的,水渠边上有爬行的痕迹,渠底还有他脱落的一只鞋子。


可惜那时天太晚,又下着雨,根本没人看到。后来还是一位赶早市卖菜的发现报的警。交警根据牌照查到了我们家电话。他们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阿辉的葬礼过后,我深深陷入自责当中,我认为是自己的咒骂害死了阿辉,我没法原谅自己,我不吃不喝不睡,想着就这样陪阿辉一起去吧。我每时每刻都在反刍刚认识阿辉时,我们在一起时,那些美好的快乐时光。自然的也想到了那些争吵时光。


不知为什么,阿辉在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之间所有的争吵都是阿辉的错;可现在,当我意识到阿辉不在了,再也不会站在我面前和我争吵了,我才从那些细节当中发现,其实好多争论都是我的错。有时候,我真的是逼得他太过分了。虽然我知道我是因为童年生活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结婚后处处想要控制住阿辉。但是爱有时真的就是像手中的沙子,握的越紧,流失的越快。


我每天恍恍惚惚的像个行尸走肉一般,好像完全忘了还有一个女儿需要照顾。


婆婆看到我这样,极力的劝慰我。我也知道,婆婆心里其实比我还要痛,她中年离婚,阿辉是她唯一的依靠。失去阿辉,她等于失去了一切,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个孙女,我估计最想和阿辉一起去的人是她。


可是人在绝望的悲伤中,有些劝是听不进去的,那怕是最亲近的人的劝慰。

那年快到年的时候,婆婆为了开导我,叫我带女儿去大润发逛逛。女儿那时只有七岁,还很稚嫩,有些事,她还在懂与不懂之间。


到了大润发,女儿到处瞧稀奇,我呢,则看什么都一样。两眼发直,像个傻子一样。女儿在一排书架前,停下了脚步,她取下一本书,抬头看了看我,然后自顾自埋头看了起来。


我向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都是行色匆匆的人流,一时恍惚,突然觉得好累,好想找个地方躺下来。这个念头一起,脑子好像只剩这个指令了,其他什么都没有了,就想着赶紧回家,进屋,关门,上床,躺下。也不知自己接下来是怎么走出去,然后又是怎么上的车回的家。


就记得到家刚打开门,婆婆问我,囡囡呢?然后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醍醐灌顶一般,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我顾不上回答婆婆,也顾不上解释。立马转身,向大街上奔去。在街上我几乎是跪着哭喊要一个司机赶紧送我去大润发。路上我按着自己狂跳的心,心中想,要是女儿有什么意外,我就立马去死。


到了大润发门口,车还没停稳,我就打开车门奔了出去,我甚至连车钱都忘了付。我还没有冲进大厅,我就听到了女儿歇斯底里的哭喊。我长虚了一口气,紧绷的弦总算可以放松一点了。


我哭喊着向女儿跑了过去。女儿看到我,大声尖叫起来,她也迎着我跑了过来。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女儿大声哭喊着妈妈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我听了女儿的哭喊,心都要碎了。我放开紧拥的女儿,伸手想要给她擦拭眼泪。女儿突然抓住我举起的左手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股钻心的痛从心底涌起,那感觉就像是当初躺在产房生养她的时候,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一阵阵痛。我没有阻止女儿,我甚至伸出右手阻止想要涌上来阻止女儿的人群。我突然觉得这是一种多么幸福的痛。觉得还能被女儿咬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后来,女儿不止一次指着伤疤对我道歉,她说妈妈,你不知道,我当时多么绝望,我知道爸爸不在了,我也知道你很难过,我看不到你,我以为你也不要我了,我以为你也和爸爸一样,要消失了。所以我想咬咬看,你到底还在不在。

你知道吗?我就是在被咬的那一瞬间清醒过来的。就在那一瞬间,我决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了女儿,我必须坚强起来。


后来,我还遇到更难的事,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曾经用烟头烫过那伤疤处,就是为了要告戒自己——我必须活下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面前的纸巾盒已经空了。玻璃上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