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年发觉记忆出了问题,有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急需要做,可是一转身的时间就忘了。有时别人千叮咛万嘱咐交代的事情,到头来还是没有办成甚至忘得一干二净。

  记得前几年,偶遇一个当年的同学,死党加哥们儿,心里甚是激动。因为多年未见,两人都在各自的记忆里往外扒拉东西。聊得正欢的时候,他说了当年一件对他而言刻骨铭心的大事,当然这件事有我参与。那是初中的时候,我们纠集了一批死党,春游登山,途中偶遇一山神庙,于是大家一时兴起,插草为香,歃血为盟,结拜为兄弟。当时都跪了天,拜了地,排了名次发了毒誓。此事过后一段时间,我们这一帮兄弟确实也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


他说出这件事的时候,我其实也是记得一些的,我知道那时是跪拜了天地,认了弟兄,并且我自己知道我一直都很珍惜这段感情,可我就他麻的想不起当时都有过哪些人。也就是说这件事我记得,但把人给忘了。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我明显感受到那哥们儿脸色由晴转阴,心情由热变冷的过程。我有什么办法?我是真不记得了,那天回家我像犯了罪一样,心里深深地责备过自己:怎么这么重要的事都会忘?你是猪吗?!

  话说到这里,我在想我前几年偶遇我哥们儿的具体时间和场景。很遗憾,当时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在哪里碰的面,这些我全部都又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认为我还是原来那个我,当然老了胖了丑了记性不好了,这些统统都不算。一起跪过天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记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当你把你觉得很重要的记忆和片段跟和你一起经历过这段记忆的人分享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不记得这些事,或者说你觉得对你如此重要的事对他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时候,我相信那时你心里肯定不是滋味,或沮丧,或愤怒,或心灰意冷。其实你们都没有错,只是因为记忆有个强大的敌人,它叫——“时间”。

       
不是每个人都能记住所有的事,不是每件事都能记住所有的细节,所以我们对这样的事不用太计较。跟时间妥协,莫奈何!

        很难得我还记得另一件事情。2004年夏天,那年我23岁。一次偶然的机会,联系上一个10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见面时依旧很激动,但是没有握手,也没有拥抱,我接过他手中的行李,问:整两杯?他一拳捶向我胸口说:两杯不够!然后就直奔主题,一醉方休。我们也是不断的从脑海里搜寻零星的记忆,不停的推杯换盏,不断的寒暄。一顿饭一直吃到华灯初上,能记起的事情应该都说了一遍,可是还感到意犹未尽。没事儿,接着聊,10年的话我们准备扎堆儿地倒腾出来。于是提了一箱啤酒,回到当时我租住的小屋,聊感情,聊人生,聊世界,聊到聊不动为止。那天晚上,都醉了,瘫在沙发上像两堆烂泥。


  伤离别。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短,分离的时间又觉得太长,可是天下终归没有不散的宴席,悲欢离合本就是人生常态。


        昨天晚上又联系上一个十八年里杳无音讯的朋友,通话那一刻,内心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关于在一起的日子里的那些记忆,竟都模糊不清了,约定好见面的日子后便愉快地结束了通话,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关于朋友,总会离别。关于记忆,总会磨灭。有人走近你圈子的同时必然也会有人远离,都是彼此的过客,只是停留的时间长短不一。我认为朋友间就好比是相互平行的波浪线,本无交集,浪到高处的时候就碰到了一起。所以需要不时的出来浪一浪,好让世界发现你。不浪的人很容易被记忆抛弃的。


  传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每当鱼遇到别的鱼时,见面第一句话一定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感觉我就快变成那条鱼了,
希望大家
——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