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I applied my mind to know wisdom and to know madness and folly. I perceived that this also is but a chasing after wind. For in much wisdom is much vexation, and those who increase knowledge increase sorrow.

" 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识也是。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旧约.传道书》第1章)

在凉山深处,有个叫西昌的地方, "据说"那里发射过卫星让国人骄傲!

还有一个叫布拖的地方,那里的孩子们穿着一秋未洗的补丁,脸上挂着春天留下来的鼻涕泡!

卫星发射基地成了一个空架子!

那里成了爱国基地,门票收入中饱门缝里笑的不彻底的"大凉人"!

"架子"门票加游览车120元,布拖的孩子们一颗糖就是他们的天堂!

"就在这美丽风景相伴的地方",我在韩红的歌声里走近布拖,走进西溪河!

西溪河区因西溪河从境内穿过而得名,这么想来,西溪河还是一条温暖而知性的河流呢!

我和小哥(朋友)从西昌乘公交于中午抵达布拖县,然后转车至西溪河区补洛乡!

到县城的车一路坦途,倒让我觉得极不踏实!

凉山是目前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国家要求凉山在2020年脱贫。全国两会的时候凉山州委书记当场表态,说2019年脱贫。

一路上听到车上有人聊起G4216高速即将开通的消息,颇感欣慰!

下乡一路颠簸,脚深脚浅的让我觉得路之艰难,也暗暗体会领导人的任重道远!

当地村民说,路修通了,不知道是否就能"脱贫",好在还是有希望的!

最少州委书记也有个交代!

人这辈子最难的就是要对人有个交代!

西溪河区位于县境东部,距县城25千米!

区北与衣某区接壤;东与西溪河为界与金阳县南瓦区、派来区、对坪区相望;西部和南部分别与布拖区、拖觉区交界。

补洛乡政府驻地补洛村,原是一片森林,因林边长有许多野草,故名补洛!

看来肥马轻裘的酋长一定是要选粮草肥沃的地方扎营的!

凉山彝人分为"黑彝"、"白彝",彝语称"黑彝"为"诺"或"诺惹","白彝"称之为"曲"或"曲惹"。

传说彝族等级社会里黑彝是奴隶主贵族,一言九鼎,豪华富有,仆妾成群;白彝是奴隶,被统治阶层,卑弱贫穷。

后来才知道,其实都是鼻孔向下的人,所谓的尊卑只是一时得势而已!

还有一种我自己的理解,我把补洛当成是"部落"!

我和小哥在"部落"里补了午饭,还算丰盛,魔芋豆腐,煎鸡蛋,还有油炸馒头!

擦掉唇边丰厚的油分,我对结账时的费用疑惑了半天,十二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土司的待遇!

在我坐着的小板凳旁边另一桌有4个20出头的年轻人!

他们叫了一桌菜,还喝了啤酒,结单36元!

走后老板告诉我其中一个小伙儿是一村的村长!

村长和我们聊起附近几公里的乐安湿地!

乐安湿地位于西溪河区乐安乡境内,彝语称"依莫火尔 ",意为水草丰美的地方!

乐安黑鹳自然保护区是目前已发现的四川省唯一的黑鹳种群越冬地。(黑鹳是世界濒危动物,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布拖境内已发现18只群居的黑鹳。)

黑鹳在湿地公园是绝对的土司了!

甘地说: 贫穷的人往往富于仁慈!

镜头下的老人除了和你要糖给那些孩子们,折射他们最大的智慧!

剩下来的就是满脸的皱纹和年久失修的笑容!

我知道我读不懂他们的故事;村长们也不懂!

他们的胡须爬上了烟斗!

然后在烟草的明灭中看淡尘世烟火!

他们坐在村中间的溪边桥头,两人一组,趁热聊一些荤素之事,打发日渐寂寥的时光!

没有天荒地老,只有日渐生情!

孩子们简单的哭着笑着,远不如大人那般狡黠!

他们在母亲的怀抱里成长和得到慰藉!

那是他们的河流,是比西溪河还要温暖的母亲河!

在补洛,我拍了一个多小时的照片,镜头下大多是孩子和老人!

年轻人都去了西昌或离卫星更近的地方!

在我的想象里,他们的脸上应该是写满了悲伤!

这张照片是布拖到西溪河公交车上一个17岁的妈妈和她的孩子!

可事实上,孩子们除了小泥巴脸外,他们的世界无比干净快乐!

拉美贫困国家有句名言,"你要感谢我给你帮我的荣幸"

我理解那些想要帮助或致力于解决贫困问题的人们或"土司族"!

也真心希望飘扬的旗帜背后如这群小泥巴脸孩子纯净的内心!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凯怡老师发过来的,关于《新京报》记者陈杰无法刊发的新闻!

作为摄影记者,其中有关于布拖贫穷的采访文字及照片!

心里被堵了一阵子,去四姑娘山高原反应的那种感觉!

陈杰拍过一副上蔡艾滋病孩子的照片,后来死在了他冰冷的镜头里!

孩子的眼神让后来的陈杰变的不再懦弱,他用镜头记录真实!

陈杰当过兵王,立过二等功三等功,身体力行,心理过硬!

文章里谈到内蒙环保问题的采访,我相信里面的周旋!

也是那几年,我最好的朋友参与了焦点访谈关于内蒙环保问题的跟踪采访,和陈杰一样经历利诱、恐吓等一系列责难!

来布拖前,朋友嘱咐我说这里是吸毒和艾滋病高发区,一定要小哥和我一起下来!

当时我笑了,心痛的眼泪都要出来!

我愿意站在阳光底下,看明媚的日子照在西溪河上!

愿天底下没有忧伤!

在布拖,我看到了贫穷,看到了藉贫穷而来的幸运!

这儿的鸡鸭8块钱一斤,当卖到80块钱一斤的时候,世界仍洁净如初!

西行记,一路7人,作为掉队者,我到了布拖,是我选的!

我就是要睁大眼睛看看大凉山深处孩子们的世界!

看看在离卫星发射中心不远的地方这条美丽安静的河!

此刻,我的心里,没有诗,只有远方!

『西行记』Day15


我看不见尘土与炊烟的颜色,这些笑容与炉膛不是他们的根;我热爱生活,也心酸难过!


为孩子们祈祷,愿他们健康快乐![玫瑰]🙏


(摄于布拖县西溪河补洛乡)

图/文 成钢 微信 yq2004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