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电影《贝隆夫人》的没有不为麦当娜的演技倾倒,更没有人不被她演唱的该片主题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折服…我也因此了解和向往着阿根廷。那年的五月经过26小时的飞行✈️来到了离中国最远的国家阿根廷,去过几十个国家后,却始终对阿根廷情有独钟!

由旅居美国的阿根廷著名建筑师卡塔拉诺设计并捐赠给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府的花卉雕塑是富有特色的城市标志。这朵由铝和钢制成的巨型花卉重达18吨,最为独特的是,这是一尊太阳能活动雕塑,由计算机控制的液压设备在每天日出时将花瓣打开,日落时又自动闭合。花朵的开合程度及朝向还可随着阳光而改变。每逢阿根廷国庆日、独立日、国旗日等重大节日,这朵金属巨花便保持24小时绽放。

阿根廷最高的大教堂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Recoreta陵园美丽、静谧、长长的蔓藤,萋萋的芳草、墓园刻满了岁月沧桑的雕塑,处处弥漫着欧式的浪漫和忧伤,这里是阿根廷富人及历史名人的安息地。

阿根廷人民最为爱戴的前总统贝隆夫人- Evita (Eva Duarte de Perón艾薇塔),其墓室却是最为简陋的,但终年不断簇拥着墓碑的鲜花,时刻都显示着她在人民心中的地位。

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街景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Puerto Madero区有一座女人桥,那是一座斜拉桥,洁白的桥身,倾斜的拉梁,仿佛是那探戈中女人柔软而挺拔的腰肢。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是这样,处处给你精致迷人的感觉。

布宜诺斯艾利斯夜景

阿根廷探戈秀

博卡区以前住的都是西班牙和意大利裔的贫民,没钱买油漆,用港口漆船的剩漆把自己的房子漆上绚丽多彩的颜色。灿烂的阳光下,五颜六色的小房子显得异常鲜艳。

说起阿根廷,很多球迷会想到足球,确实,阿根廷的足球水平让世界瞩目。博卡青年队是阿根廷有名的职业球队,开始他们没有什么队色,后来在港口等船的时候,他们就说下一艘来临的船旗子颜色就将成为他们的队色,结果来了一艘瑞典的船。于是,瑞典国旗的颜色黄和蓝就成了博卡青年队的标志色彩。主场所在的路上有着像好莱坞一样的明星大道,地上刻着队员们的脚印,和守门员的手印。

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伊瓜树瀑布位于巴西和阿根廷交界处,伊瓜树,在土著人语言里是"大水"的意思。伊瓜树河发源于巴西,流到与阿根廷边境接壤的一个马蹄形峡谷倾泻而下,断层的岩石将奔腾而下的河水切割成270多个瀑布,宽度达4千米,落差约80米,年均流量1750 立方米/秒,雨季时瀑布最大流量更可达12750立方米/秒。

穿行于瀑布栈道,只觉得仿佛受着倾盆大雨的洗礼,豆大的水珠劈劈啪啪的打在身上,整个人都笼罩在水雾之中。

在伊瓜树瀑布附近遇到巡逻的警察一起合影😊

阿根廷大冰川机场,建于1960年

准备降落阿根廷的火地岛,右边的一条直线是机场跑道,四周被雪山围绕。

乌斯怀亚是火地岛的首府,是一个别致美丽的小城,依山面海而建。街道两边全是在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可爱小木屋,但清冷的空气和抬眼处白雪皑皑的山峰,又让人恍惚想起这里是最接近南极的世界尽头的地方。

火地岛小木屋

从火地岛再乘船800公里就到南极了,而这里离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却有3200公里

乘坐游轮观赏火地岛的海豹及企鹅鸟

世界末灯塔

邮轮靠岸时夜幕降临的火地岛

火地岛森林,水濑是这里的主人。它们用锋利的牙齿把树根咬断,然后用枯死的树筑坝,围成一个个水塘。

世界最南端的邮局,从这里寄了两张明信片回国却一直没收到

在护照的末页盖了世界最南端的邮戳留作纪念

美丽的阿根廷湖(Lago Argentino)

前往卡拉法特大冰川,远处正是安第斯山脉,大约八千万年前,在南美洲的土地上,一系列剧烈的火山爆发不断撼动着这片大陆。深层的地壳运动造就了一座拔地而起的山脉,巨大而又漫长,贯穿了整个南美大陆,这就是安第斯山脉。这座山脉的长度超过九千公里,跨越七个国家,是世界上最长的山脉。而今,我竟置身于它的环抱之中,心里一阵激动掠过。

冰川的前沿是一块块错落有致,千奇百怪的冰柱。由于冰川一半在水中,一半在水下,阻力不同,前进的速度也就不同。水面上的冰川运动的快了,就会霹雳啪啦势如山倒的崩裂下来。冰块落入水中,形成巨大的轰鸣声,湖面也掀起很大的涟漪,宛如海啸般的气势。

远方的雪山在湖水中也是巍峨耸立,漫步在湖边,犹如身临梦境之中。在这里,时间仿佛都静止,而巨大的生命力却又在其中酝酿。我有些醉了,闭上眼睛,置身如诗如画的美景之中,感受着那清新的空气和拂过的微风,顿觉心情舒畅。

游船一路开过几座雄伟的冰川,停在了一片密林前。下船穿过密林,来到一片湖的跟前。那湖水极静,只有微风拂过,才泛起轻微的波澜,湛蓝湛蓝的湖水上静静的浮着无数雪白的冰山。冰山的形状千奇百怪,有的壮观,有的精致,有的嶙峋,有的狰狞,有的妩媚,有的安宁。明媚的阳光下,每一分,每一秒,每块冰都在慢慢变化,不知不觉中。

火地岛的树木也很有特色

冰川栈道,完全没有国内景点的人山人海

虽然到了世界最南端公路的尽头,但美丽的人生仍在延续 ,沿途的美景依旧等你去用心灵和镜头记录与感受。


来了,又走,走了,又去,我们一直在人与自然的旅程里走走停停,或远眺或近观,人生有那么多故事或在旅途或在尽端,或难以忘怀,或过眼烟云。


对于阿根廷而言,我终究只是一个过客。

可是,我,必然,与你相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