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电影《梅兰芳》展现了梅大师的传奇一生,章子怡版的孟小冬,给我留下的印象颇深,我一直期盼章子怡能以主角形象再现孟小冬的一生传奇,而不是《梅兰芳》的一隅。


电影上映至今已近十载,想想也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电影《梅兰芳》对于孟小冬,只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可我认为就是这随带一笔,却给电影《梅兰芳》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划,我在那一划的另一端,真切的想要感受这个谜一样的女人。于是,我查阅了许多资料,一个鲜活的京剧冬皇再现了,急切的分享给大家,谢谢阅读。

梨园应是女中贤,余派声腔亦可传。

地狱天堂都一梦,烟霞窟里送芳年。

张伯驹

1907年12月9日,上海梨园行里的文武老生孟鸿群家中,诞生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由于出生在冬天,给她取名小冬。儿时的孟小冬过得幸福快乐,父亲孟鸿群视她为掌上明珠,然而,作为家中的长女,别无选择的要子承父业。在她5岁的时候,慈父变成了严师,每天的吊嗓练功,伴随着孟小冬走过了童年。8岁时,在父亲的安排下,孟小冬拜姑父仇月祥为师,开蒙学唱老生,一年后9岁的孟小冬就开始登台演出,过早的开始了行走江湖的生活。


这样冰雪聪明的小女孩,台上俊美威武,台下重拾女儿身,这剧烈的反差,让年幼的孟小冬,最终养成了她心高气傲的性格,而正是这样的性格,才造就了她传奇的一生。

11岁学艺初成的孟小冬,开始跟着师傅仇月祥,搭戏班闯荡无锡、武汉等各个水陆码头,天性独特的她,很快就闯出了名气。

三年后,见过世面的孟小冬和师傅返回上海。而此时的孟小冬已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并在各大戏院演出。她扮相俊美,嗓音苍劲醇厚,高低宽窄咸宜,且无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


1920年,在上海滩的梨园界,孟小冬确立了自己的地位,灌制了自己的唱片,名震上海滩,美誉"冬皇"。

心高气傲的孟小冬,不满足现状,她要飞的更高更远,于是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18岁的孟小冬,寻找那属于她自己的梨园梦想。


1925年6月,京城的首次公演,就获得成功,一炮而红,戏迷们都知道京城来了一位扮相威武的女老生。冯耿光是当年的京剧文化名人,母亲的80寿辰堂会,原本邀请的是京城名角余叔岩和梅兰芳,联手演出《四郎探母》,然而,余叔岩临时生病不能赴会了,于是就有人推荐了孟小冬。


当时京城男女虽不能同台演出,但在私人堂会中却不需要遵守这样的规矩,于是,梅孟二人就有了第一次携手登台的机会。

梅先生男扮女装,饰演铁镜公主;孟小冬女扮男装,饰演杨四郎。乾旦坤生,颠倒阴阳,《四郎探母》演出非常成功。之后,凡是梅兰芳的对手戏,必请孟小冬,当时的梅党和捧孟小冬的人,都有意识的撮合他们,北京城一时流传着龙凤配对儿的好事。

1927年的农历正月二十四,20岁的孟小冬和33岁的梅兰芳,正式结为伉俪。


在遇到孟小冬之前,梅兰芳已有两房太太,大太太叫王月华,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之后娶了二太太福芝芳,对于梅孟结合,福芝芳强烈反对。

婚后,二人并没有住在梅宅,而是住在北京东单附近的一个四合院,取名"缀玉轩"。安静的婚姻生活,对于十几年颠沛流离、行走江湖的孟小冬,是莫大的温馨。婚后的孟小冬谢绝了一切演出,全心全意的隐居小院,甘愿做起了梅兰芳身后的女人,偶尔在家中装扮上过过戏瘾。


舞台上,她一生扮演着谈笑间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的大丈夫,生活中,当她遇到了自己的爱情,仍然是那个青春妙龄、举止优雅、气质高贵、楚楚动人的美少女。也正是由于自己的女儿身,想要在个人事业上有所追求,裹足于家庭琐事,感情上要长久,自然是难上加难!

半年后,一个秋风萧瑟的午后,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在公馆宴请朋友,这一天,梅兰芳也是宾客之列。

下午两点多,畅饮正欢时,一名叫李志刚的男子,持枪闯进公馆质问梅兰芳,抢了他的梦中情人孟小冬,并索要5万抚恤金。正当《大陆晚报》的社长张汉举与他交涉时,军警赶到,慌了神的李志刚,枪走火打中了张汉举的胸口,张汉举不幸身亡。他准备夺路而逃时,被军警乱枪打死,随后被削首示众,还张贴布告昭示京城。


血案一经流传,便成了各类报纸的头条,争相炒作,引发了各种版本。更有甚者,把孟小冬说成了凶犯的未婚妻,其实凶犯只是孟小冬的一个铁杆儿粉丝。这在当时,牵连到了梅兰芳的事业发展,给梅孟二人的婚姻罩上了阴影。


半年后,梅兰芳带班出访美国,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本是台上绝妙搭配的夫妇二人,梅兰芳的美国之行,却没有带上孟小冬。返程回国时梅兰芳接到了一个噩耗,抚养他长大的伯母去世了,梅兰芳立即赶回北平奔丧。

三天隆重的葬礼,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然而却没有人通知孟小冬。第三天得知消息后,孟小冬一身素衣、头戴白花出门了。当她准备进入梅府大门时,却被梅兰芳的二太太福芝芳挡在门外,梅兰芳软弱且无奈的劝她回去吧。

在梅家门口得不到一句认可,心高气傲的孟小冬想不通,带着怨气去了天津,而这一别,两个有情人就再也没有相见。

世事沧桑,人世间的事或许就是这样无常,本来的双飞燕却成了陌路人。四载情缘空成恨,独处的她怎能不伤心欲绝?纵然一代名伶,仍然是一个女人,经此打击,也是痛不欲生,一度在天津居士皈依佛门。


两年后,性格高傲的孟小冬,对于世上各种对她的非议,做出了一件让世人叹为观止的决定。她连续三天包下了天津《大公报》的头版头条,刊登了她亲笔所写的《孟小冬紧要启示》,文中不禁叙述了事情的原委,还道明了自己的心声:名定兼祧,尽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

1931年,梅孟二人正式分手,一个生活在天津,一个移居到上海。

孟小冬也曾说下狠话:我今生要么不唱戏,再唱戏不会比你差;我今生要么不嫁人,再嫁人也绝不会比你差。

1937年,日本占领北平。孟小冬在日本占领北平期间,拒绝登台,但她并没有离开京剧,而是拜余叔岩为师,成为这位京剧泰斗的关门女弟子。一学就是5年,在余叔岩大师所授的学生中,她是最优秀的弟子,是余派当之无愧的传承人。

1943年5月19日,余老离世,享年54岁。


在日寇铁蹄蹂躏下的北平,孟小冬凭着坚韧的意志、非凡的才气和对艺术执着的追求,成为余孟流派的一代宗师。


1947年8月,上海大亨杜月笙六十岁寿辰,当时恰逢广西、四川、苏北等地水灾,杜月笙决定组织祝寿赈灾义演,当红名角齐聚上海,孟小冬便以一曲《搜孤救孤》,再次轰动上海滩。许多人乘飞机来上海看孟小冬的表演,盛况空前,一票难求。

舞台上,孟小冬的每一次举手投足,都博得戏迷票友的热烈掌声。谢幕后观众根本不走,想看看她的便装,结果还是杜月笙上后台的一番劝说,心高气傲的孟小冬才谢了一次幕。然而,就是这次演出,被梨园界称为"广陵绝唱",从此,冬皇再也没有登台演出过,浮华如梦的上海滩,却留下了她那叫人难忘的惊鸿之影。

杜月笙那骨子里的邪气、霸气,横扫上海滩几十年,而对于孟小冬,他是待她最温和的男人。不久,孟小冬便随杜月笙迁到香港,嫁给了叱咤风云的"上海皇帝"杜月笙,开始了深居简出的隐匿生活。

然而,此时的杜月笙已非盛年,病痛缠身,孟小冬素衣侍疾,一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1951年,杜月笙病逝香港。

之后,孟小冬独居香港,专心教授弟子,1967年移居台北,由绚烂归于平淡,1977年5月27日因病去世,享年70岁。自此,一段梨园传奇,悄然落幕。


20世纪60年代初,周恩来总理曾托人捎话,请她回大陆,但她始终没有回来。以孟小冬和杜月笙的关系来说,若她回到大陆,恐怕也过不了"文化大革命"这一关。

虽然,她孤独客死异乡,但还是平静安详的。


曾经沧海,都已成旧年烟花,灰飞烟灭,无从追忆!我们只有偶尔听到黑胶唱片里那苍凉的唱腔时,才会想起那个赢过时光的优雅女人,为戏而生的一代冬皇。

孟小冬在张大千先生家里留影

孟小冬和马连良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