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在炮火中,成长在旧时代,文盲大半生;老来学认字,举笔写故事,一写就写进了中国作协。她是我国最年长的作家之一、被称为“传奇奶奶”。她曾两次做客央视《读书》栏目。她,就是姜淑梅。

文盲半生,到老成作家

80岁的姜淑梅,在60多岁时才跟着女儿学习认字,75岁开始学写作,80岁学习画画,向着画家的梦想努力。

▲姜淑梅接受采访

2013年10月,76岁高龄的姜淑梅发表处女作《乱时候,穷时候》。该书得到中央电视台《读书》、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梁文道《开卷八分钟》等专题推荐,《新周刊》、《南方周末》、《读者》等专题报道及王小妮、梁文道、许戈辉等名家鼎力推荐,并入选新浪好书榜2013年度三十大好书、豆瓣读书2013年度最受关注图书。

▲姜淑梅做客央视《读书》节目

作品问世后,好评如潮,众多读者和网友成了老人的“姜丝”,姜淑梅也获封“传奇奶奶”称谓。她的故事,还要从1996年谈起。那年,一直陪伴姜淑梅的丈夫因车祸去世,她在儿女面前总是很坚强,但精神还是不可避免的变差,晚上常常睡不着。为了让母亲从悲伤中走出来,女儿张爱玲提出让姜淑梅学习认字写字。

虽然没上过学,但姜淑梅心里一直有学习的想法,想记些有趣的旧事新事,在女儿的鼓励下,已过花甲之年的她开始了自己的识字之旅。

▲姜淑梅和女儿张爱玲

“开始学写字的时候手哆嗦,写的横竖都跟锯齿似的,给我一支铅笔、一块橡皮擦,一天都写不出来一句话。到后来一天比一天写得多,感觉自己进步可快了,越写越有兴趣。写第一本书的时候,我一夜只睡四个小时,白天也不睡觉。那时候是文盲写书。现在写到第三年,我已经是小学三年级了。”

独特人生感悟写就传奇篇章

姜淑梅阅历丰富,历经战乱、饥荒年代,她的文字通俗、生动、简练,带有浓烈的乡土气息,笔下故事篇篇精彩传神。她说:“把一生一世的事儿写在纸上,真是太高兴了。”

她用最朴实的语言讲述了民国时期,抗战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的“乱穷时代”。她不做判断,没有抱怨和痛诉,只是将故事原原本本的讲出来。姜淑梅还爱听人讲故事:


“人家有文化的作家出去是采风,我比人家低,是‘文盲’,我把出去听人讲故事叫‘上货’。能上点好货回来我可高兴了,黑天都睡不着觉,就想把它写下来。上了不好的货,我也不要。我就想让自己写书的质量提高上去。”

新作《长脖子的女人》中所有的文章,都是她听来的民间故事。“我的书很好懂,因为我没上过学,没文化,写的书没什么文言词,也没有成语,都是实话实说,都是大白话。”

▲姜淑梅和老北京刘云江聊着南锣鼓巷故事

姜淑梅把采访叫做“上货”。“上货”的过程特别有意思,她出门时带一个小兜,里边装一支录音笔、一支笔和一个小本,走到哪遇到了老姐妹,她就说:“我是写故事的人,你们有什么故事给我讲一个吧。”对方有时会回绝:“没有故事。”她就会说:“你们没有故事,那我给你们讲故事吧。我这一讲,就把她们的故事都勾出来了,说,那我也会讲这种故事。”

▲姜淑梅与老人聊天

“我写出来让年轻人看一看,知道老一辈子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以前的人都过的什么日子、经过哪些痛苦。大家都知道知道,一代一代传下去。要是我不写的话,那些老事不都失传了嘛。“

心态年轻,精彩人生随时开始

“不怕起步晚,就怕寿命短,千万不要懒。”这是姜淑梅的座右铭。

2014年8月,第二部作品《苦菜花,甘蔗芽》面世;2015年9月,第三部作品《长脖子女人》问世;最近,她已经交出了第四本书的书稿,都是她搜集来的别人的家族史。“传奇奶奶”实至名归,她老当益壮,笔耕不辍,以每年一本书的高产速度书写着自己的人生传奇。她用民间述史的乡土语言,复活了她所亲历、亲见、亲闻的艰难岁月;用普通百姓的生活遭际,表现出了大时代国家民族的风云变幻。


读者们评论道:


“老太太的文字浅白平实,娓娓道来,就像母亲在述说她的陈年旧事一样,却读得我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她的伟大之处。”


“有阅历,有毅力,有力量。一字一句,全是鲜活的生活。每一个字都‘钉’在纸上,戳到人心里。”

姜淑梅一直信奉两句话: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别在困难面前低头,要动脑筋解决问题;做错了事,就不要去想,想也没有用。这让她受用一辈子,让她学会总是用微笑来面对一切。

如今姜淑梅成了名人,说起这个事她倒是开玩笑说:


”我成名了,也有名了。以前,结婚以后没有孩子的时候都管我叫富春他媳妇儿,有了孩子管我叫孩儿她娘,也就是结婚登记用了一回“姜淑梅”这个名字。现在出书了有名了,姜淑梅有名了。


她感叹,以前觉得孩子最重要,自己啥都不重要,而现在觉得自己和孩子一样重要。她认为,身为老年人,应积德行善,适度饮食,不要浪费粮食。“


保持着年轻的心态,不断接受新鲜的事物。

现在80岁姜淑梅又开始学着画画,为自己的新书画插图。她还为自己立下了一个小目标:“要是老天爷能给我时间,我的梦想是90岁之前成为一名画家。” 她也爱和女儿张爱玲去听演唱会,她说:“听不太懂,但我喜欢那个氛围。”也就是在一次演唱会上,姜淑梅听到台上说梦想之类的话,想到自己一直也没什么梦想,但也这么过来了。其实每一个目标何尝不是一个梦想呢?正因为实现了一个个目标,所以走到了现在。

她的写作实践,让“都这么大了”、“太晚了”、“现在学也不赶趟儿了”等借口显得苍白无力,对老年人甚至年轻人都是一种激励,就像有位读者所说:“这已不仅仅是老有所为的故事了,更是一个励志的传奇。”


充实自己,余生便全是精彩。


内容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