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曾有一个美丽的梦,乘坐着哈桑王子的飞毯,去到“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那个遥远而神秘的王国,领略异域风情。没曾想,年近古稀,梦想成真了!

2017年9月1日,我们随团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从东往西飞越整个中国,横跨印巴次大陆,来到波斯湾阿拉伯半岛的多哈机场转机。

多哈是卡塔尔首都。卡塔尔的人均GDP为世界第一,土豪国家啊!怪不得机场设施现代时尚,豪华程度远超北京、浦东机场。

多哈机场内的商店,阿拉伯风格浓郁,价格却贵得吓人,只好饱下眼福了。

当地时间凌晨,我们又飞越阿拉伯半岛,穿过红海,沿地中海南岸,经过北非广袤的土地包括撒哈拉大沙漠,来到了大西洋东岸摩洛哥的第一大城市卡萨布兰卡。


“卡萨布兰卡”是西班牙语“白房子”的意思。十八世纪时,这里是柏柏尔人的一个小渔村,一批西班牙探险者经海上颠簸,远远望见岸上的白房子,兴奋地大喊“卡萨布兰卡!卡萨布兰卡!”由此成了地名。

我们到达这个神秘的阿拉伯王国时,恰逢穆斯林的“宰牲节”,全民放假,街上行人稀少,店铺关门,异常冷清。

圣人区是卡萨布兰卡的商业中心,人文气息非常浓厚。但因恰逢放假,整个圣人区空无一人,有点扫兴。

据说平时这里熙熙攘攘都是人,商铺生意很好,热闹非凡。我很纳闷,中国一旦放假,城市里到处是人,商店里和风景区更是摩肩接踵,怎么这里一放假倒不见人影了呢?

圆弧形的穹洞式走廊具鲜明的阿拉伯风格。远处高耸的是宣礼塔。

宣礼塔是穆斯林布道宣道的场所,庄严而肃穆。

街上偶尔能见到三两个行人。

来到市中心以先知穆罕默德五世命名的广场,又名鸽子广场,哈桑二世广场,周围布满了法院、警察局、邮局、银行及剧院等建筑。此广场名气很大,游客必到之地,但对于见惯大广场的我们来说,毫不起眼,引不起兴趣。

喷泉后的建筑物为法院。

此为警察局。

与我们的政府机关相比,显得很简陋哦。

漫步在濒临大西洋海岸的迈阿密大道上,吹拂着凉爽的海风,眺望着层层涌来的海浪,聆听着哗哗的浪涛拍岸声,倒不失为一种惬意的享受。

大道旁散布着各具特色的酒吧、咖啡店,海岸边有许多泳场,人们在享受着悠闲的生活。

卡萨布兰卡的出名,与经典电影《北非谍影》不无关系。尤其是里克咖啡馆,店内的陈设和氛围,完全按电影中的原样营造,以致蜚声全球。

白色的内外墙,阿拉伯风格的拱型走廊,低垂的棕榈树,淡黄幽暗的灯光,无处不烘托出摩洛哥怀旧复古、颓废慵懒的气息。

馆内那优雅、浪漫的氛围,令人不禁怀念起那一幕幕发生在这馆内的动人爱情和朴朔迷离的谍影故事。

我们在这里享用了三道式晚餐,体验了一把美妙的西洋生活。

宾馆附近的民居,显得有些陈旧简陋。

在卡萨布兰卡虽只呆了一天一晚,但留下了“脏、乱、差”的印象,与我国的大城市已不可同日而语,无法相比了。

哈桑二世清真寺位于卡萨布兰卡市区西北部,坐落在伊斯兰世界的最西端。它有三分之一的面积建在海上,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海上来。

哈桑二世清真寺占地面积达9公顷,耗资5亿多美元,可同时容纳10万人祈祷,是世界第三大清真寺。

宣礼塔高耸入云,有你想不到的肃穆与庄重。

寺前广场上颇具阿拉伯风格的穹形长廊。在儿时的小人书中,读到阿拉伯故事时,经常会出现类似的穹形建筑插图,以致在我脑海中成为了阿拉伯的印记。

为抗海水腐蚀,清真寺的25扇自动门全部由钛合金铸成。

水池也装饰得漂亮典雅。

巨大而造型美观的喷水池。

寺内装饰风格鲜明,简洁庄重。

穹顶高大华丽。

大厅宽敞明亮,屋顶可启闭,大理石地面常年供暖,是世界上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清真寺,没有之一。

楼上是专供妇女祈祷而用的,男人一律在楼下地面上祷告。

由此进入地下大厅。

设在地下室的净手大厅,规模宏大,有几十个洗手池台,每个池台上开有12个水槽,便于多人净手。按伊斯兰教规,在膜拜祷告前都得净手,以示尊重、虔诚。

我们中午用餐的饭厅。餐后即驱车奔赴摩洛哥首都拉巴特。

拉巴特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此为位于市中心的皇家宫殿大门。

宫殿周围戒备森严,游人不能靠近,我们只能站在远处拍照。

宫殿附近的麦克苏尔清真寺,具有北非建筑风格。

穆罕默德五世陵寝大门口的卫士,骑着高头大马,英俊威武。

穆罕默德五世陵寝宫整个建筑庄严雄伟,风格典雅,体现了阿拉伯穆斯林优美的建筑工艺和摩洛哥特有的建筑风格及装饰艺术。

陵寝宫四周的每个门前都有卫兵站岗。

陵寝宫旁边建有王室陈列馆,藏有阿拉维王朝历代君主画像和五世遗物及其统治时期的历史资料与文献。

陵寝宫前面是拉巴特的象征一一哈桑塔及哈桑大清真寺遗址。

哈桑大清真寺原是北非最大的清真寺,建于12世纪,毁于1775年的大地震,从仅存的312根大石柱仍可想象其昔日的雄姿。

这一根根一排排粗大的石柱,似严城以待、忠于职守的卫兵,近千年来默默地守卫着清真寺遗址。

乌达亚堡是拉巴特市内的古城堡,至今仍保留着柏柏尔民居和街道。

由此城堡门进入,别有洞天。

一大片园林呈现在眼前,让你惊艳万分!

城堡内部分街道和民居为蓝白色调,相当谐调,别具风格,极似希腊的圣托里尼。

我们兴致盎然地穿行于城堡内狭窄的街巷中,一座座别致而古旧的民居,似打开的一页页古书,展示着它的历史。

由于摩洛哥2016年6月1日才对中国公民免签,故中国游客稀少。本地人对我们很友善,热情相邀合影。

这蓝白色能让你的心顿时宁静下来。

登上城堡远眺,这里是拉巴特河流的出海口,河水流入浩瀚的大西洋。

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可能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中国人,觉得好奇,在城堡上一直跟着我们转,引得一旁她的家人哈哈大笑。

面对浩瀚的大西洋,感慨世界之大,人之渺小。

一路驱车向北,从拉巴特赶到梅克内斯,游览皇家马厩粮仓。这是一座苏丹穆莱.伊斯梅尔16世纪时期建筑,主要用途是存放供给皇家御马用的额粮草和部分皇室专用的粮食。

柏柏人的塑像。

粮仓由20多个相连通的拱穹式的谷仓所组成,高约12米,间隔着一道道厚厚的墙壁。

粮仓开着天窗和通气孔,据说当年储备的粮食可用上15年,可见其仓大粮足!

当年的汲水池,将外面的河水可直接引入仓内,有点类似我国以前农村的水车,看来人类智慧是相通的。

皇家马厩其中大部分的屋顶在1775年那场著名的大地震中遭到损毁。

虽然已过去了数百年,但我们在远处仍能闻到一股马粪味,真是百年不散哪!

在古马厩内转悠,想像着这里曾养着成千上万匹战马,马嘶兵嘈,随时准备出击迎敌的情形,不由得情绪亢奋起来。

梅克内斯古城墙以有“胜利、凯旋”之意的曼索尔城门而闻名于世。

城门前广场上的集市,商品玲珑满目,热闹非凡。

市场内显得有些拥挤,环境不是太好,但品种丰富,生意看来还好。

摊位上的货品摆放整齐,蛮艺术感呢!

马车与汽车,传统与现代和谐共处。

我们用餐的餐厅,装饰颇具民族特色。

当地特色菜肴:“他金”锅。味美料足,我们大快朵颐,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