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许魏的歌词是这么说的!

每一段旅程,都有各自的缘法。8月中旬的西行之旅,既是“蓄谋已久”又是“仓促成行”,各种机缘巧合而确定的目的地。

  为“坐着火车去新疆”而飞兰州转动车,因踏入兰州城的城市气味而改变原定的“兰州城1日游”,促成拉卜楞寺、桑科草原“甘南1日游”。

虔诚的转动经轮,想象喇嘛们在经堂诵经,闭着双眼,晃着身体……

诵经的声音低沉而齐整,音乐般从天上传来,拂过心底,带走心上的浮尘,悠远而又绵长。

虔诚朝拜者用身体丈量着寺院的周长,摇着经筒,念着经文的身影一个个从眼前掠过,偶尔与之四目相对,穿越你不解的目光却是坚定和执着。

纵然眼前金碧辉煌、眼花缭乱,却无法印入心中,而心底竟是风吹尘去的光洁,高山泉水般清澈……

  桑科草原是距离兰州最近的草原,这个迷人的草原会让人忘记所有的忧愁。这里少了一份城市的喧嚣 ,抛开钢筋混凝土的禁锢,看着远方,胸襟豁然开朗。

  天空蔚蓝而纯净,云朵雪白而缥缈,远处的经幡随风摆动,好像诉说着什么......

  只想在这天与地间,策马奔驰,撒上一场纯粹的欢。

  赛里木湖,被称为“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天空和湖水蓝的沉静,白云层在空中,天鹅在水中,那一刻仿佛万物都静止了。

面对赛里木湖,发呆是最好的选择。

  最懂湖水的,也许就是这湖边的芦苇了。

  夕阳西下,有乌云遮挡,一湖水成5色。

日出前的迷人蓝调,丝绸般的湖水带我进入童话仙境。

慢慢染红的天边,马儿静悄悄的早食中。

  凌晨迎着浓浓寒意的晨雾等待,就是为了看一眼赛里木湖的朝阳。

人生如桥,降生是桥的开端,离开是度过了人生之桥。人生之旅,就是从桥头走向桥尾的过程。

过桥不是人生的最终目的,而是为了去寻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从赛里木湖到夏特途经天马故乡昭苏,在特克斯河边虽没能看到天马浴河的状观景象,但还是近距离接触了正在食草的天马。

  著名的夏特古道(又称夏塔古道),聚考古和探险为一体的高危徒步探险线路。

沿线景观由河流、雪山、高山草原、松林、温泉、冰川构成。

这里有湍急奔涌的河水、接于天际的云杉、巍峨兀立的雪峰、漫过膝盖的草原等等。

  古往今来商旅不断,行者络绎,留下了很多历史名人的足迹与故事。

  进入夏特古道的路一直在我们脚下蔓延,就如同翻阅一部厚重的史书。应该没的路,有的只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和千年古道的沧桑和神秘。

蜿蜒曲折的木扎尔特河,赋予夏特古道动感灵气。

  雪山、森林、草甸,永远无法抗拒的魅力。

白皑皑的雪山,青翠的雪岭云杉,欢快的骏马,构成一幅幅美丽的自然风光。

行走在夏特古道,更多时候我感叹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进而产生对生命和自然的敬畏。

  这种敬畏,源自一种对木托尔特冰川的热爱与向往。

   从木扎尔特冰川回来,走进热情的哈萨克族牧人的毡房。

在以戈壁滩红柳为骨架,以牛筋为脉绳的毡房里,围着火炉,吃地道的手抓,喝纯正的马奶酒,听热情的主人讲夏特古道的传说……

  走出毡房, 第一次能用肉眼观察到银河!当时的心情,不是漂亮、震撼等词汇所能表达的!

下图取名:敖包相会银河下

翻乌孙山到特克斯必经山道旁,一个山坡上石坡叠的“八卦城”标志。

  最早由丘处机设置的这座城,完美体现了周易文化内涵和八卦奇特的奥秘文化。八卦城一环八条街,二环十六条街,三环三十二条街,四环六十四条街,这些街道按八卦方位形成了六十四卦,并充分地反映了64卦386爻的易经数理。路路相通,街街相连,神奇迷宫般的街道布局,堪称是一部凝固的《周易》、有形的《周易》。

城中心的八卦坛

喀拉峻草原,系高山垂直分布,由雪山、荒漠地貌、高山草甸、亚高山草甸、雪岭云杉、混交林和低山草甸构成的立体草原。

举目四望鲜花遍地,雪山巍峨,徒步、骑马都是爽爽朗朗的体验。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感悟和行走,我怀念所有一切独自走过的时光。

  那个时候,我可以和我遇见的每一座雪山精灵、每一个花草树木、每一片白云对话,和内心真实的自己交流。

从喀拉峻出来,走上只有6——10月开禁的独库公路,去巴音布噜克。

独库公路风景美如天堂,公路狂野激情,故事传奇震撼,风俗绚烂多姿。

忘了在哪本书上看过《东归》的悲壮故事,却对“巴音布噜克草原”落下了深深的被招唤魔咒。

  进入巴音布噜克草原,雪山,绿草,溪水,是否在告诉人们大自然的神奇!

  巴音布噜克的美景——九曲十八弯!这是高山雪水,流经平缓草原而自然形成的曲线美景。

  为了等待画中的夕阳美景,忍饥挨饿,忍着瞬息万变天气中的风吹雨打、高愿烈日、刺骨寒意。

  终于等来这神景!

所有的饥饿、寒冷、疲倦,都已被眼前的美景所覆盖:此景只应天上有!

荣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此对是否正合景!?

  天鹅是袭统巴音布噜草原的贵族。

天鹅湖畔,住进土尔扈特人的蒙古包,追赶他们的牛羊,体验草原人的游牧生活。

  从巴音布噜克出来,也就走上了此行的归途。

  旅行,不在乎于目的地,而在乎于旅行的途中。

  在乎于看风景心情与是否有酒相伴!

一段旅途,山水兼程,走过草原,踏过高原,穿过风沙。回首,看自己一路上留下的深深浅浅的脚印,生命因此更丰盈,人生因此更绚烂。一辈子,短短三万多天,无论我们走在哪一程,只要心有大爱、面带微笑、坚强执着,就一定能不畏路途坎坷,不惧浪遏轻舟,只要生命之桨不停划动,我们就能一路劈波斩浪、披荆斩棘、拨云见日,就能把一切的经历和风景都婉约成诗。

以梦为马,诗酒趁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