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产妇事件发生后,小美在美篇里让大家聊聊对这件事的看法,对于这件人为惨案的发生,我感到十分震惊和不解,实在不明白怎么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事件,一个产妇带着肚里即将出生的孩子坠楼自杀身亡,我不明白这个年轻的准妈妈是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和挣扎,让她有勇气如此决绝的纵身一跃,我也不明白家属是无知愚昧冷血到如何地步,才能固执己见地坚持顺产,并无视产妇的苦苦哀求和医院的诊治判断,我更不明白医院这个治病救人并有着绝对权威的地方,怎么就做不通家属的思想工作,任由事态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因为我不是当事人,也不在现场,不能中肯客观的评价分析此事,但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就来谈谈生孩子这件事吧。

一对男女,在茫茫人海中遇见,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不管出自两情相悦,还是完成人生任务,或者夹杂着其他一些功利性的原因,总之能够走进婚姻,总是做好了能和对方共度一生的准备,也作好了为人父母的准备吧。在享受鱼水激情的同时,也一定明白极致的快乐后,一个小生命将会悄然而至吧。对于相爱的人来说,这个小生命是彼此爱情的结晶,就算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这个小生命至少也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一定也会为小生命的到来而雀跃欢喜,寄予厚望吧。


我母亲因病不能生育,受尽了世俗的白眼和嘲讽,而我从小听母亲叙说着她为了能有个孩子所吃的苦受的委屈,心里对不能生育这件事耿耿于怀,婚前我时常害怕担心,怕自己也和母亲一样,受母亲受过的苦和痛。所幸结婚后没多久我就怀上了宝宝,那个开心劲啊,一切的担忧都烟消云散,当我把医院诊断书拿给父母时,父母亲都流下了激动的热泪。此后,我便成了重点保护对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要心想总能得到满足。当我还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时,妊娠反应也随之而来,剧烈的恶心呕吐,让本就清瘦的我更加羸弱,八十四斤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为了供给孩子足够的营养,强忍着难受努力进食,尽管吃了即吐,还是努力下咽,心里想的都是孩子的健康,孕吐再强烈,明白这是孕育必须经历的过程,也就坦然接受,勇敢面对了,并且心里还有几分骄傲,觉得自己很伟大,就这样终于熬过了一个多月的反应期。小生命一天天的长大,第一次胎动的惊喜,让我感动无比,觉得这是一种神奇的联系,每一次悸动,都让我由衷的觉得开心,仿佛宝宝在和我互动,告诉我他很平安健康。带着对宝宝的期待,从不会织毛衣的我买了好多编织书,竟然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织毛衣,看着一件件可爱的小衣服,无限欢喜和憧憬。自从有了宝宝,也听那些过来人同事描述了很多生产的经历,特别是在电视剧中看到分娩的女人,那种嘶吼声仿佛穿透了我的心,都说女人分娩如同鬼门关前走一趟,可是我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害怕,因为对小生命的热爱和期盼冲淡了恐惧,而且也在医院建立了定期检查的孕检卡,也安心许多。终于到了分娩的那一天,早上起来,我仍然和往常一样准备上班,突然有点异样,原来是见红了,顿时紧张起来,家人马上带着必备的用品,送我去了医院。办好住院手续,来到病房,隔壁床上的产妇也正在待产,另外一个刚刚荣升为父亲的男人说,今天夜里是困不着觉了,两个生孩子的要闹腾一夜了。他还讲给我们听昨晚上另一个生孩子的女人,叫的惊天动地,大骂自己的男人,说只顾着自己开心,让她来受这种罪,骂了半夜,后来顺产不了,送城里大医院去剖腹产了。我在他的絮叨下,也紧张不安起来,怕自己撑不住也会失态喊叫。然后宫缩开始了,可能各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伴之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酸麻,仿佛整个腰都快断掉了,四肢无处摆放。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我强忍着难受尽量低声呻吟,家人也尽力帮我抚摸按摩,缓解不适。在度时如年的宫缩阵痛中,我使劲想着马上就要见到宝宝了,或者是个帅气的小男孩,或者是个漂亮的小姑娘,长得像我还是象爸爸,想着马上就能把他抱在怀里,似乎酸麻减轻了不少。就这样捱着捱着,五个小时过去了,宫缩更频繁了,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让我立刻进产房。这个时候早已浑身无力散了架似的,丈夫把我抱进产房,医生打趣说,现在的女人都娇气了,路也不会走了,还要老公抱了。我也顾不上解释了,躺在产床上就当自己是砧板上的肉了,汗水打湿了衣服,正是冬天的时候,一阵阵发冷,撑着的两条腿无力的东倒西歪,医生让我找母亲或者婆婆进来扶着腿,那时候母亲迷信自己属虎,又没生过孩子,怕呆在医院孩子不肯出来,早早就回家躲着了,而我根本没有见过婆婆,早已经过世几年了,实在没有女眷陪伴,医生就破例让我丈夫进来了,握住他的手,我安心很多,想到父母亲的殷切期望,想到十月辛苦马上就要熬出头了,想到即将见面的宝宝,顿时又有了勇气和力量。女人永远不要低估了自己对痛苦的承受能力,为母则强,在医生的帮助挤压下,终于听到了孩子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是个男孩,医生大声告诉我,我忘记了疼痛酸麻,欣慰地笑了。

当丈夫把孩子抱到我枕边,看着这个皱着皮小老头一样的婴儿,亲着他柔软的面颊,初为人母的喜悦席遍全身,我为自己感到骄傲自豪,我终于成为一个母亲了,十月怀胎的辛苦,分娩时的折磨,都忘记到九宵云外去了,除了感动还是感动,除了幸福还是幸福,因为这个小生命的诞生,我的生命圆满了,并且在二十几年的成长过程中,他给了我无数的惊喜和欢乐。六年后,我又怀孕了,临产时,因为是二胎,比生儿子时快了许多,从发动到进产房,一个多小时,医生都手忙脚乱的说,慢点慢点,我还没有戴好手套呢,随着一阵阵自然的宫缩,女儿呱呱落地了,但是由于速度太快了,反而缝了好几针,倒是扎扎实实的感到了深深的疼痛。后来,在以过来人的身份对年轻姑娘讲述自己分娩两次的过程时,总是很豪气的说,不就生个孩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忍一忍熬一熬就过去了。

可是那个年轻的孕妇在即将成为幸福伟大的母亲之际永远的离开了,以这种惊天地泣鬼神般惨烈的方式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了,她将永远见不到孩子可爱的小脸,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也永远体会不到初为人母的喜悦和快乐,而把无尽的悔恨和痛苦留给了活着的人,让他们永远被钉在舆论的十字架上,终身煎熬。我同情她的遭遇,也理解她在亲人的冷漠中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可是孩子何其无辜?生命何其珍贵?难道非得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吗?有这种悲壮赴死的勇气为什么不能奋而求生呢?用母子两人的性命为代价,你究竟想要给谁惩罚?可怜的宝宝从一颗微小的小蝌蚪,挤过千军万马的独木桥,才能成为一个小生命,九个多月在妈妈肚子里蜇伏等待,一点点的生长,却在即将看到这个世界时,被永远定格在了生命之门外,年轻的妈妈呀,你可感受到他奋力的抗争和无声的呐喊?顺产或者剖腹产,没有绝对的好和坏,也不是产妇和家属任何一方可以独断专行的,必须视情况遵医嘱而定,能够顺产的当然尽量自然分娩,但是有时胎位不正或孩子头围过大的,还有羊水破裂时间已久,会造成孩子缺氧窒息的,都应该听从医生的建议选择剖腹产,避免自然生产的风险,一切以母子平安为前提。而作为孕妇的家人更应该给处于人生非常时期的孕妇以更多的耐心和爱护,毕竟她如此辛苦孕育着新的生命,应该体贴照顾好孕妇的情绪,并且给予开导安慰,让孕妇安心待产。建议婚前都要参加培训,充分做好进入婚姻的准备,通过婚姻心理学了解婚姻发展规律,懂得夫妻相处之道,婆媳关系的沟通,学习正确的性知识以及孕期知识,在思想和心理上有充分的认识和提高。不至于面对生活时手足无措,茫然无助。医院在建立孕检卡,定期给孕妇产检时,也可以加设孕妇心理疏导,在精神上给予孕妇减压安抚,增强孕妇的心理素质,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愿血的教训能让更多愚昧无知的人惊醒吧,愿每个生命都得到尊重,让人间多一点关爱和温暖,少一些伤害和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