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成长,到底需不需要外在的指引与帮扶?


有人说,没必要,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看着折腾吧,折腾个啥样算啥样;

有人说,当然需要,那是必不可少的,在大人的指引和帮扶下,孩子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也更容易走向成功。

小明与小亮是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发小,俩人很要好,经常在一块玩耍打闹。他俩的才智与秉性相差无几,爱好也一样,都酷爱文学。


学校里的黑板报、校刊,甚本上周周都能见到俩人的大作,他俩可一度是校园里的大名人。但遗憾的是,由于俩人偏科太重,因此无缘踏进大学的校门。


毕业后回到家中的俩人,一时之间都感到很迷茫,不知该咋办?他俩是那么喜爱文学,喜欢在文字海洋里遨游的那种感觉。

小明与小亮在上学之前,就能够背诵数十篇的唐诗宋词,而且还能讲一些有关唐诗宋词里的小故事,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呼俩人是“小神童”。

尤其是小明,爱书爱到发痴的地步,光堆放在家中的小人书、连环画册、课外读物、言情武侠小说,足足可以装满五六个箱子,少说也有五六百本之多。

小明就喜欢看书,各形各色的,尤其是故事类的,他一直憧憬着哪天也能像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如今没能考上大学,失去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大大地限制了自己想要追梦的征程。

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光有理想是不够的,最主要的是要有一个好的追梦平台。


小明出身于普通百姓家,家中的生活状况也很一般,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族中更无真正有本事的亲戚。


怎么办?小明苦思冥想,最后想到了爷爷。


爷爷和当地劳动局主管职业分配的领导认识,而且关系很好。爷爷与其父亲是战友,听说还救过他父亲的命,因此两家人一直走得很近,没有断绝过来往。


记得有一年过节,那位在劳动局主管分配的叔叔到爷爷家拜访时,曾对爷爷说过,如果以后孩子们在工作方面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去找他,他会尽自己的最大所能,给予安排。


可爷爷是个老古板,革命了一辈子,从不求人,帮别人办事行,却从不管自家人。


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小明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找了爷爷,希望爷爷能找一下那位主管分配的叔叔,看能不能帮忙找一个适合自己,能对自己继续搞文学创作有所帮助的职业。


可爷爷不仅没答应,反而将小明给训斥了一通,告诫小明做人要怎样怎样的脚踏实地,不要只会空想、好高鹜远。


说实话,小明曾怀疑过,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爷爷?


小明又去哀求父亲,希望父亲能够出面,可父亲和爷爷一样,也是个万事不求人的主,他们放不下自己的脸面,最终小明算是白折腾了一场。


为了生存,只能先撂下梦想,小明应聘到一家工厂,当起了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分白天与黑夜,毫无兴趣和前途可言的艰辛劳作,令小明压抑抓狂。他甚至有时想到过死,可他又不甘心,他每日里都在这种苦闷、矛盾、毫无生机的状态下,垂死挣扎苦不堪言。


看着别人结婚成家,他是一个人;看着别人生儿育女,他还是一个人;看着别人事业有成、步步高升、意气风发,他却最终变成了行尸走肉般的废人。

小亮的父母同样是农民,家境与小明家差不多,也没有什么达官显贵的亲属。


可小亮的人生之路却与小明截然不同,结局更不一样。一个是悲催,一个是幸福,一个是失败,一个是成功。

小亮高中毕业后,其父为了能给小亮谋到一份适合他专长的工作,四处奔走,放下身段到处求人帮忙,可以说能利用到的关系一个也不放过。必要时,他甚至可以为了儿子向人家下跪恳求。

天可怜见,最终通过亲戚的朋友帮助,小亮如愿以偿地干上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从此踏上了通往梦想的人生旅途。

小亮在该结婚的年纪结了婚,在该要小孩的年纪又要了小孩,一切都那么的循规蹈矩、顺顺利利。梦想在一天天逼近,成功迟早也会来临。

有人会说,小明的失败怨不得别人,那是因为他自己没有本事。

是的,可能小明在谋生这方面有一定的欠缺,可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个人在没有外人帮扶的情况下,干着与自己理想背道而弛的工作,最后还能获得成功的。

就算有,那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凑巧而已。也有天资过人的,但那毕竟只是少数,他们也需要相应的机遇。

人生如棋局,起步至关重要。第一步走好,步步为营,势如破竹;第一步走错,陷入被动,步步受人牵制,最终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下棋之时,如果有高人在旁提示、指点一下,那你被打败的几率就会很少;如果高人可以不吝赐教、真心的帮助你,那你赢的机率相对也会大的多。不光棋局如此,人生更是一样。

小明的家人在有条件帮助小明,选择一条他向往的人生旅途时,却选择不管不问,甚至推诿和误导,致使小明的人生走向了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一条怎么看都看不到希望的坎坷之途。

而小亮的家人却在甚本没希望的情况下,尽自己的最大可能去为小亮寻求一条出路,最终为小亮的人生点亮了征途,让小亮充满自信的踏出了人生的关键一步。

走到今天这种境地,小明的内心其实是有怨气的。每当看到他的发小小亮那光彩照人的样子,他就会恨自己的家人,为何他们当初会那么自私,自私到为了自己的脸面而放弃他的出路。


长时期的压抑怨恨,对人生的迷茫和不甘,让小明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他不喜欢与人交际,更害怕去人多的地方,他自卑、自弃,对世间的一切美好都视而不见,他的眼中只剩下不公与灰暗。


他不但远离了朋友,还远离了亲人,甚至远离了父母。他害怕逢年过节,害怕家人团聚的时候。


在一个人独处,看电视、看书的时候,每当看到动人情节,他总会情不自禁流下眼泪,甚至于无法克制地泪流满面。


小明的内心,一天比一天变得脆弱、敏感、多疑,他有时甚至怀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整日里忧心忡忡。


他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已经到了无法正常工作的地步。他害怕与人交谈,在与他人当面说话或接打电话之时,他不知怎地就会无端地冒出一身冷汗。


小明最终辞去了工作,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一呆就是一个周,甚至半个月或更长时间。


失眠、发呆、自言自语,成了小明现在的基本状态。


曾经的梦想,对于现在的小明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他的人生里,早已没了梦想这样的词汇。他对自己的人生毫无半点儿期望,他只是在等待着时光,将自己一层层的剥丝抽茧,直至剩下最后的空皮囊。

都说养儿为防老,但像小明这样的状态,你估计他能为你养老送终吗?他能不能活到你死的那天,都是个问题。


生儿育女,不光是要把他养大,还应教会他怎样去正面人生。不光是饿不死、冻不坏就行,而是要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去帮助孩子,让他尽量走上一条属于自己的理想征途。


脸面是很重要,但与儿女的前途比起来,与将来能有条件和儿孙们共处一堂,其乐融融,那又算得了什么?


小亮早已名声在外,功成名就,都说母凭子贵,一点不假,孩子出息了,做为父母的脸上自然有光,不但有光,生活条件在孩子的回报下,也会大有好转,一家人相亲相爱,相互帮衬,既让人感动又令人心慰。


要想将来依靠孩子,就不能只想着坐享其成,该你低头付出时,你就必须去低头付出,不要顾及那所谓的脸面,脸面没你想得那么重要。


为了孩子,不管多么难办的事,你都应该去勇于面对。就像小亮的父亲那样,那才是一个父亲应有的伟大体现。


退一万步讲,就算最后没能成功,最起码孩子不会对你心存怨念。你还可以留住孩子的人,留住孩子的心,留住彼此间那份最真挚无私的暖暖亲情。

简介:姚传江,山东烟台人,喜欢将日常中的所见所闻,或是生活上的切身感悟倾注于笔尖,用以记录、以作留念。人生苦短,惟有爱与文字不可辜负,是我一直秉承的信念;愿用一枝生花笔,写下你我人间事,更是我今生无悔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