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非常传统有爱的家庭,在那个年代爸爸上过小学,算是有点文化,他总是说他是和共和国同年的,他对共产党有很深的感情,每当看到黑白电视机里出现天安门,或者国旗升起的时候,他总是有点难以抑制的激动!在我的印象里,爸爸总是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是蓝色卡其布外衣颜色泛白了,也依然穿的整整齐齐,到哪里都要左看右看,从没见过他的衣服裤子上缺一粒扣子,走到哪里都是笑脸,爸爸的眼睛笑起来很好看!

爸爸是一个很有想法,不甘于平凡,他身上除了有那个年代的人特有的勤劳的精神,还有难得的一股子闯劲,在刚刚改革开放后,他就办起了工艺品厂,雇了几个工人,生产登山拐杖,生意一度很红火!后来又在我们那个小山村早早就开起了家庭旅馆,几乎天天爆满!那个时候很多孩子还在裹着厚厚地棉袄的时候,爸爸已经到县城给我们买滑雪衫穿了,自己不舍得买好的,总是把最好的给我们!在我们村里很多家的孩子都要帮忙采茶干农活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们去做,跟那个年代的父母一样任劳任怨!

感恩爸爸妈妈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依然尽力给了我们很快乐的童年,脑海中能够浮现小时候的生活的始终有一个画面,估计也就七八岁的样子,清晨常常是被妈妈在厨房"砰砰砰"做粿的声音吵醒的,通常我们三个都会在床上赖一会,爸爸就"咿咿呀呀"地唱起了京剧,等他梳洗完毕,见我们还没起来,就拿着竹丝子装着要打我们的样子,姐弟三个一二三就穿好衣服了,家中四处都弥漫着油渣子、腌菜裹着玉米粉混合的香味,爸爸的眼里满是笑容的看着我们边吹边等不及吃了,烫嘴的样子,这大概是我记忆中最最温情的画面了!

爸爸自小身体孱弱,几次重病都花光了家中的积蓄,这是爸爸第一次重病初愈,家中的小旅店因为爸爸经营有方,再加上我辍学在家帮忙,生活已越来越有起色,一家人脸上都洋溢着希望!真的希望生活一直这样下去有多好!自小我就非常崇拜爸爸,他很有智慧,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积极乐观,总是跟我说"交友要少做锦上添花,多做雨中送炭",特别是我初中毕业后,爸爸跟我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很多家中的事他都会跟我商量,听取我的意见,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更像是朋友!自小到大,唯一没有听爸爸的就是在谈恋爱这件事上。这也是我忆起往事时唯一的遗憾,年少无知的时候总听不进去老人言!

很感谢我的好朋友的爸爸来帮我们一家留下这张珍贵的照片,半个月不到,爸爸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爸爸离世前那天晚上,他一再地跟我说,要照顾好妈妈,答应她等身体好点一起去北京的都做不到了,照顾好弟妹....爸爸的离去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顶梁柱倒了,六神无主,白天我劝慰妈妈,妹妹,晚上我躲在被窝里哭,那一年我还经历了失恋的双重打击,有好几次走到大桥上就想一死了之,耳畔想起爸爸临终的托付,想起妈妈日渐消瘦的脸庞,想起弟妹还小,生活还得继续啊!那时候我每天都在日记本上写下一句话,我程杜娟是打不到的!我程杜娟是打不到的!其实我不知道,那叫信念,但是在那段日子里真的是这样的信念支撑我走过来的。

感恩生命中那些帮助过我的朋友,在我无以为靠的时候,是他们陪着我哭,陪着我笑,陪着我闹.....真的很感恩有你们!

今天在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斯人已去,唯愿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