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人停步在路隅,

倾听海声的松籁;

蓝天里有白云盘踞,

转眼间忽又不在。


谁能怀疑人生的情感?

天空有星光耿耿,

冰雪压不倒青春,

任凭海有时枯,石有时烂!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分明是山,水,田,庐;

又分明是悲,欢,喜,怒;

啊,这眼前刹那间开朗――

我仿佛感悟了造化的无常!

等山头,望城里,

只见黑沉沉的屋顶,

鳞次栉比,

街道上尘烟里,

生灵挤挤。

醉心的光景,

给我披一件彩衣,啜一坛芳醴!

舞,在草丛中,颠倒,昏迷。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

不论是生命,或是希望!

便冷骸也发生命的神光。

我要那洗度灵魂的圣泉,

洗掉这皮囊腌臜,
解放内里的囚犯,
化一缕轻烟,化一朵青莲。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哪方或地的哪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它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