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 你也能发这样的图文

炊烟里的往事

2017-09-03 闲云野鹤 阅读 595 又见炊烟 - 群星

  夕阳的余晖笼罩着群山,山道弯弯处,一群地勘队员走来。斜阳洒在脚下,疲惫写在脸上,山谷的风亲吻着袒露的胸膛。远处山下几幢铁皮活动房泛着白光,可以看到缕缕炊烟交织着夕阳的余晖盘旋在烟囱上面袅袅升起,那是驻地,那是家。炊烟中仿佛白生生的馒头香喷喷的回锅肉在招手,炊烟中仿佛郝师傅弥勒佛般的笑脸在欢迎。筋疲力尽的脚步不由加快了速度。

山影慢慢驱赶走夕阳最后一缕余晖,登山鞋的脚步声响在伙房的门前。

笑容可掬的郝师傅迎了上来。“辛苦了!辛苦了!弟兄们!今晚上有卤肉白馍,管够!谁想喝两口也中,哈哈……”

郝师傅做菜有一套,尤其是卤肉,香味能传十里。据说他卤肉有家传秘方。山里的肉很便宜,一头滚坡摔死的牛最多100元,老乡还亲自送到伙房说尽好话让买下。肉吃完了,牛皮拉到山外还能卖80元。野外分队吃饭随便,不用付钱,月底算帐。每到月底卤肉钱能占伙食的一小半,害得大家骂他,他却捧着大肚子乐呵呵地笑。

郝师傅手头还有一绝,就是蒸馒头。郝师傅蒸馒头从不用市场上的发酵粉,用自己留下的面扎头,说这样发的面才好吃。我们最爱看郝师傅揉面,胖墩墩一米六的个子总嫌面案有些高,脚下垫俩块砖头,揉面用力时整个人往上一窜一窜的,短粗的胳膊白胖,像两根洗净的白萝卜。

蒸馒头揉面很讲究,如何推,如何收,讲究个手法。郝师傅不惜力,揉得面团筋筋拽拽,光光亮亮,不软不硬不粘手。掀笼的时候,郝师傅手脚麻利,两手拍得啪啪做响,一个个白馒头如同小白兔般跳入馍筐里,在浓浓的蒸汽中胖乎乎的笑脸始终笑呵呵地忙碌着,使人不禁想起庙里香烟燎绕中的弥勒佛。

刚出笼的馒头最好吃,特有的麦香味使人牙根痒痒发紧,舌根津津生润。用手使劲一攥又筋又喧,松手马上弹回原样。别说是夹卤肉,就是干吃也有滋有味。


  分队司机大老王有三大,个大嘴大牛皮大,自称手劲最大,掰手腕在分队是天下无敌。但五一搞活动却偏偏败在了郝师傅手下。郝师傅部队转业,当年也是团里大比武的尖子,单杠、双杠、徒手操玩的有模有样,大洪拳、六合拳也会两套。

抡方向盘的手没有赢过揉馒头的手,大老王心里窝气的很。看着松软喧腾的白馒头,大老王斜靠在伙房门口不紧不慢地说:“这馒头啊是驴粪蛋外面光,使劲一搦,一口就吃了。”

“谁说的?谁能一口吃了?是说缺斤短两吗?谁能一口吃了,今天大家的饭算我的,我请客,吃吧!”郝师傅一边炒菜一边应声。

“我说的,吃不下去我输你两瓶杜康。”大老王知道郝师傅爱抿两口。

“好!好!一言为定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群人嗷嗷叫跟着起哄。

郝师傅摘下围裙,笑眯眯走出伙房,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冲着大伙一乐。然后说到:“厨子一言,司机难追。吃吧!”

事已至此,大老王是骑虎难下。见他站稳脚跟,揉了揉肚子,抻了抻脖子,运足丹田之气至大手上,五根钢指抓过馒头用力一搦,馒头在大手里成鸭蛋大小。大老王斜眼看看郝师傅,一扬手,塞进嘴里。

只见大老王嘴唇紧绷,两腮慢慢嚅动,喉头一上一下,鼻子哼哧哼哧,脸憋得通红。一圈人看得目瞪口呆。大老王大嘴嚅动了约十几分钟,脖子伸了又伸,没见咽下去。

郝师傅抱着双手说:“咽下去呀,咽下去我好请大家的客。”

接下来大老王腮帮子越鼓越大,眼珠子也越瞪越大,嘴里呜呜着就是说不出话。

“你们想出事啊!”拨开人群,冲上来医生小王,看着脸色发青的大老王是哭笑不得,赶快让人拿来筷子一点一点地掏出被口水泡涨的馒头。想那馒头满满当当地放在嘴里,舌头动弹不得,牙齿咬不住,不能嚼碎,怎么咽得下去。只是此时想吐也吐不出来了。

大老王两天见人不说话,不是不好意思,是腮帮子疼的说不出来。

疼是疼,说过的话要算数。大老王让人捎了两瓶杜康给郝师傅。


  郝师傅好酒,只要有菜就得弄两口。他的口头禅:“吃肉喝酒,越喝越有。”有时候吃饺子,他也要喝两口,别人说他,他还有理:“嘿嘿,吃饺子就酒,越吃越有。”到后来吃面条也就酒了。

郝师傅好喝杜康酒。分队后来转战到温州,郝师傅无奈只好喝温州的分金亭酒,郝师傅说:酒好酒坏,多少来点。花钱不多,图个娱乐。

喝酒归喝酒,说笑是说笑。郝师傅工作从不耽误,菜还是喷喷香,馒头还是香喷喷。

南方人不会做馒头,也没有馒头。温州人管馒头叫包子,有馅的叫包子,没馅的叫实心包。放点糖、奶粉,随便揉扒揉扒蒸出来虚虚囊囊,没嚼头还不耐饥。

郝师傅嘴一歪说:那也叫馍?!

简易的伙房竹笆围就,就在工地旁边,每每飘出的炊烟勾引着正在紧张施工的人们。透过竹笆可以看到郝师傅穿白大褂的身影灶台案前忙个不停。屋顶冒黑烟时是郝师傅叮叮当当正在忙活,屋顶冒白烟了,是笼掀开起锅了。热气腾腾的炊烟冲出房顶,告诉人们,准备开饭了。

炊烟黑白之分也有奥秘噢。


  有一天,甲方老板到工地视察,正赶上馒头出笼,老板闻香而至,在项目经理的陪同下,先啃了两个卤猪蹄,又尝了两个热馒头。吃罢抹抹嘴那是赞不绝口。原来这老板早先也是河南人,1949年随国民党部队到了台湾,退伍后发点小财,这次又回大陆投资创业。北方人喜爱面食,特别是历经沧桑,四海漂流多年的游子,又见家乡饭,自然是情不自禁,食欲大开。吃后拉住郝师傅的手说长道短,还附在郝师傅的耳边私语一阵,方才尽兴离去。

这个老板很有意思,开工典礼那天,他上台讲话,开口一个官府 ,闭口一个长官,还说大家要精诚团结,共谋大业,诸位弟兄共同发财,发财。一副国军的腔调,引得台下哈哈大笑。

甲方老板走后,有人问郝师傅,那个“国民党”在你耳边说点啥?

“说啥?想请我到他家做家庭厨师。”

“那你还不麻遛去。”有人打趣道。

“要去你去!我一个堂堂国家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受党教育多年,能去吗?当年在野外,局长视察工作还和我握过手,合过影呢!我咋能离开弟兄们,给他一个‘国民党’去干。”说完,围裙往肩上一搭,拿起酒瓶闷了两口,揉面去了。

郝师傅一直干到退休,口碑甚好。

退休后,毕竟年纪大了,又常年好酒,身体大不如从前。去年就有了病,大家去看他,有人故意问:郝师傅,还喝两口?

“当然,当然。吃药就酒,越喝越……咳咳…咳咳咳……”

(文中人物为化名)

(以上图文无关)

作者:刘耀

网名:闲云野鹤

阅读 595举报

最新评论

1505530339
行船风顺

😊😊美友好,佳作有益! 互动分享 共度周未https://www.meipian.cn/sfpkqe6?v=4.1.2

1505397099
小范

老兄的文章像坛陈酒,越品越有味道👍

1505361505
眳來

拜读互赞

1504487383
长袖扇舞

人生如梦,梦如炊烟,往事不堪回首!

打开美篇查看全部评论

推荐文章

美篇书,圆你一个出书梦!

 2351611

薛之谦|感情可以暧昧,钱财却要分明

 2493

人生不过一碗温暖红尘(原创)

 6995

来生我为婆你为媳,还你今生一世情

 28348

老夫妻谣

 30527

烟云婵荷

 14387

一道花开富贵虾,让你的家宴餐桌倍儿有面子!

 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