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翻越二郎山,一路大雨,浑身湿透,下山就进入泸定城,远远望见大渡河,泸定桥就横架在大渡河之上。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看到泸定桥就会想起主席的这两句诗,就会想起红军二十二勇士,想起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
在冷兵器时代石达开没有渡过金沙江,而拥有机枪大炮的国军竟然也没有阻挡住红军的脚步,时也运也命也,天意如此?
当真正身历其境的时候,脚下滚滚江水,眼前十几根铁链,对面枪林弹雨,能冲过来的人们可能也只有信仰坚定的红军了。

泸定城

泸定桥

高呀吗高万丈的二郎山

晚上小郡肝串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