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相隔多遥远,仿佛你从未走远;无论分别多少年,好像你一直在身边。



红墙、白杨、青瓦,谁在八舍窗前弹着吉他?柳絮、枫叶、雪花,谁在小白楼长长的灯光下?借给我饭票的兄弟,你还好吗?图书馆为你占座的姐妹,她怎样啦?那谁和谁在哪儿呢?那谁和谁可成了一家?老同学,说不完的话;老同学,时光雕刻的花;老同学,最真最美的笑;老同学,喝不够的酒。

图书馆为你占座的姐妹,她怎样啦?那谁和谁在哪儿呢?那谁和谁可成了一家?老同学,说不完的话;老同学,时光雕刻的花;老同学,最真最美的笑;老同学,喝不够的酒。老同学,说不完的话;老同学,时光雕刻的花;老同学,最真最美的笑;老同学,喝不够的酒。

无论相隔多遥远,仿佛你从未走远;无论分别多少年,好像你一直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