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海岸。

在这个南方城市,之所以有驻守多年的坚持,原因之一,便是滨临海岸。
其实,我的家乡亦是滨临三江汇流处的宽阔江面。无奈,一旦踏上这柔软的沙滩,眺望着了无边际的大海,顷刻间觉得自己的胸怀也随之宽广延伸到了遥远的天边。心,便再也收不回去了。
之后,爱上摄影。
之后,爱上拍海。
跟着大师们无数个清晨黄昏如夸父追日。
每每见到最温柔的一线晨辉自地平线悄然而现,漫染水天。
或日落时分看彤红的彩霞飘飞满天,看如上帝向世间众生播撒福音般的霞光四射的美妙。
那一刻,人间天上,不过如此。
自此,便是乐此不疲的在晨昏里追寻沉醉这红蓝交融的梦幻海岸。
时至今日,方才见到海岸线上的另一面。
这些傍海而居的渔民,他们赖海生存的方式,在海与岸间,却是这样的人间烟火。

关于渔民。

记得电影《阿甘正传》里,有一个画面: 阿甘与上尉战友合作捕虾,在海上,那网一撒出去,一拉上来,一大网活蹦乱跳的虾便哗啦啦的堆满了甲板,阿甘与上尉喜笑颜开得合不拢嘴。
现代的渔民,只要有船,一出海,一撒网,便会收获个盆钵金满。
如今,全民都崇尚高蛋白低脂肪食品,这海鲜,在哪都是受人追棒最贵的餐。
感觉海边的渔民,虽不敢说个个是富翁,起码也大都是日子过得相当不错的翘脚老板。如同曾经在惠东后门码头上与遇见的四川老乡聊天所知的一样,本地渔民,大都已雇请了外地人为他们捕鱼撒网。
但,在电白海岸看见的渔民,却是完全的不一样。他们如同海的儿女,早已在此自力更生世代生息。
他们得白天织网晒网,夜间出行撒网,早上拉网收鱼。
清晨,趁着月明星辉,便要挑着竹框带上渔具在岸上等待天光。
天一微亮,便要跳进海浪里,一步一挪的收拉重逾千斤的渔网。
也有机械辅助拉网了,不过得待网被拖至近岸。
或着防水衣裤,或者赤脚湿身。怎么样的收网上岸,有鱼可倾,便是最大的欣慰。
在蓝袍湾拍摄时,鱼网上岸之时,差不多已是早上八九点。因是景区,早已有游客近网近船围观。
许多游人便近水楼台的购买一些。同行的一位大姐,买了一箱,仅花了几十元,还可以免费的加上冰块。
想来,一大群人的一早上浪里深浅的忙活,每人所得,不知又会有多少。

公众微信: szluwei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