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如烟般飘缈,仓促间又是周末。也许是年龄大了,总喜欢简单朴实的日子,简约的生活。在老去的渡口,与某人一起,择一处偏隅,或行走陌上,或静坐风里,共看秋水与长天一色,望夕阳西下,一起静观日落烟霞。

浅秋,淇河岸边,依旧风光旖旎,一切依然是葱茏的模样。满树的叶子依然葱茏着,人群依旧熙熙攘攘着。迎面而来的风,却有了些许凉意。不过是一个朝起暮落,就变幻了季节,有些仓促,有些不舍。夏天,就这样不告而别了。

将岁月磨成墨,以天地为屏,画一幅天长地久的水墨爱恋。挽下青春年少的线,绣成一个同心结, 挂成岁月的帘。春来有声,秋去留迹,夏时的风,冬日的雪,折叠成一本记忆的书,读起有景,品而有味。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喜欢用文字来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快乐的,忧伤的,温暖的,薄凉的。习惯将心安置在文字里,以温柔的姿态,描摹着时光的静好,寂然着一份清欢。   

日子,大多时候平淡如水的度过,许多时候都是重复着同样平凡而琐碎的内容。曾想把生活过得起伏宕荡,活色生香,才算是不枉此生。或许是理想终归抵不过现实,亦或随着年龄的增长,心境在岁月风霜的磨砺下渐渐失去了锋芒。也或者生命的历程有了太多的感悟,懂得了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才是生活的本真。

生命中,一些人来来去去,宛若季节的交替,不管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去的依旧去了。然,总有一些温暖,无论风起雨落,不曾走远。红尘陌上,能够相携走过最美的年华,走过美丽的风景,就是一份淡淡的温暖。

白落梅说:“若是可以,我愿意一瞬白头。”一瞬白头,可以省略人生历程中所有的悲欢聚散、苦辣酸甜,可以让人生永如初见的模样。可我不愿,我喜欢依着季节的时序,尘世中的风雨、红尘中的聚散、凡世中的酸甜苦辣,都去经历、去品尝。即便,生命中总有太多无法预知的风雨,无法抵挡的沧桑,无法到达的彼岸,无法言说的凄凉。生命,因为千回百转的经历而厚重,因为有爱的陪伴而温暖,因为苦难挫折的磨砺而淡泊。   

黄昏时分,当夕阳给鹤城涂上了一抹淡淡的余晖,当白日的喧嚣渐渐归于宁静。漫步在杨柳摇曳的淇河岸边,任思绪无尽蔓延,搜集一路的心情,浅浅文字记录,在流年的故事里,感受秋水长天。

将心,安放于文字里,滤去生命中的繁杂、忧虑,只将美好收录、铭记。那些饱含着水色山光的记忆,那些摇曳于岁月枝头的清欢,如这连绵起伏的秋色,绚烂成一幅旖旎的人生长卷。

道不完的人生故事,看不尽的淇水悠悠。

图片: 手机摄于鹿台阁淇河岸边。

文: 尘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