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听故事,尤其是行走在山山水水之间,听谙熟此地的人娓娓道来一个关乎脚下这方土地的浪漫传奇,这山,这水,这我不曾触及的过去和未来,立刻就生动起来,就含情脉脉起来了,这些美丽的传说就像一颗颗小星星,不肯堙没于历史的长河,伴随着山川风物倔强地闪烁着光芒,在恰巧相逢的旅客心间织出一片锦绣。


你可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名叫达戈的男神,热烈地爱恋着美丽的女神活洛色嫫,并送她一面宝镜,作为爱情的信物。活洛色嫫接过宝镜,欣喜不已,爱不释手,可她不慎将宝镜跌落,失落的宝镜碎成114块,从天而降,镶嵌在山谷幽林之中,变成了114个澄澈透明的海子,成就了一个童话般的人间仙境。

听此故事时,我心中暗自思忖:这女神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心爱之物跌落?可倘若不是她大意,人间哪能有幸拥有这般仙境?


有诗赞曰:


瑶池本是在人间,
堪笑凡夫安学仙。
有路天堂通九寨,
此中仙境任盘旋。

此仙境就是人间天堂——九寨沟!在她香消玉殒之前,我匆匆看了她一眼,一眼生情,凝成永恒的纪念。


8月8日清晨,天下着小雨,为一睹她的芳容,即使身披雨衣抱着孩子狼狈不堪,也不肯停下亲近她的脚步。


坐在观光车里,我目光贪婪地捕捉着车窗画屏,恨不能长出100对眼珠来才能将这角角落落的美尽收眼底:温柔多情的箭竹海,安静优雅的犀牛海,色彩斑斓的五花海,轻盈灵动的珍珠滩,朦胧神秘的五彩池,热情豪放的瀑布,冷峻飘逸的长海……来不及一一从眼前闪过,哦,怎样的语言才能描述出这只应天上有的奇幻仙境?



那水是摄人心魄的,通透、碧绿、湛蓝,那蓝,比海更澄澈透明,比天更灵动娇媚,我惊异于她的空灵透澈!


柳宗元在《小石潭记》中写道“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正适用于此景,一个妙绝的“空”字恰如其分地绘出纯净澄澈到仿佛不存在的水,只不过小石潭深不过膝,而此海子深数米,依然可以一眼到底,潭底枯木碎石历历可见,加上光线折射,让人误以为那水不过数尺深,偶有翠叶不甘被这一汪清冽透亮的绿比下去,轻悄悄地随风飘转而落,挑逗着湖面,或有蜻蜓掠过,窥见了宝镜里女神的绝世芳容,情不自禁去亲吻她的面颊,漾起层层涟漪,将这水面波纹与水底细石大致目测一番,才会发现太小觑了这水深,至少应以米为单位来估量。



我驻足池边,目光痴痴抚过这一尘不染的琼浆,想变作一尾鱼,在其中轻快畅游,想鞠一捧饮下,那必定是人间甘醴!



在为自然惊叹的同时,我也为人们对她周全的保护而深感欣慰,虽然游人如织,但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纤尘不染,皆保持着原始生态之美,据车载宣传片介绍,九寨从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到举世闻名的自然保护区,这条路走的颇为艰难曲折。



上世纪60年代,这里还是两个林场,美丽的九寨差点为建设新中国而捐躯;


70年代,一群颇有远见的伐木工人手下留情,这片神奇的土地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


80年代,九寨成为国家风景名胜区对外开放,但知名度并不高,直到《西游记》在此取景才被世人所知,但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且设施简陋,游人寥寥无几;


90年代修建公路以后,游客增多,生态环境一度遭到严重污染;


2000年开始进行整体规划和可持续发展建设,直到2010年后逐步成为全国首个“智慧景区”,才有了今天我们可以随时亲近的倾世容颜。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易逝的,或者是因为短暂易逝而美丽,人们从发掘这块宝藏到真正拥有她,不过短短数十年,如今,上天又吝啬地收了回去,只在人间留下一声长叹!



回想8日中午,雨越下越大,又不甘就此离去,仍冒雨游览五彩池,湖面溅起水花朵朵,雾气氤氲,已不见五彩池的本来面目,也许是她知道自己将要离开,依依不舍而流下的眼泪吧。




9日凌晨,心中还漾着一泓幽蓝匆匆归来,正与家人描绘她美到极致的容颜时,传来地震的消息,一时间,惊诧、惶恐、哀伤、惋惜、庆幸、感恩……齐齐涌上心头,百感交集!



打开新闻图片,我们刚刚逛过的街道酒店垮塌、人群混乱,刚刚驶过的公路巨石崩砸、路面塌陷,我们刚刚驻足流连的海子一滩浑浊、水体流失,那辆似曾相识的小车面目全非,沟外遇见的那一家人已生离死别……


突如其来的灾难像上天在人间导演的巨大悲剧,不敢看,不敢想,只是用手捂着胸口,祈求上苍垂怜,九寨安好!


大自然就像一个脾气乖张的母亲,把最甘甜的乳汁和身体发肤血肉骨骼毫不吝啬地奉献给孩子,当人们对她的恩赐由衷赞叹感恩时,她又突然抽出一把尖刀,刺向怀中的婴孩,无情的灾难,撕碎了幸福和憧憬,孩子的恐惧和迷惘,撕心裂肺!



九寨啊九寨,第一次落笔写你,便要颂歌挽歌一起唱吗?那狭窄的山谷里,是不是充塞了太多的惊喜爱恋和迷醉,要添一抹哀伤才符合物极必反的自然规律?是活洛色莫女神要拾起这遗落人间太久的宝镜?还是她与达戈的爱情横遭变故,连昔日的信物也黯淡销蚀了?



九寨,九寨,我何其幸运,既一睹了你最后的绝世芳容,又躲过了你震怒时的地动山摇。与灾难擦肩而过,仿佛这余下的日子是上天格外的眷顾和恩赐,必得细细品味寸寸珍惜惴惴感恩,才对得起这窃据的静好岁月。



“九寨归来不看水”,那水已不复存在,又永远地澄澈在心底,栖成一泓旷古绝今的水之物语,喃喃对我说:


与其悲悯,不如安生;与其奢求,不如珍惜!



有一些风景,来不及看就已经消失,有一些人,来不及回报就已经走远,而我,可以一万天平安无恙,睁眼可见阳光、爱人、子女,享受着父母的恩泽,有书可读,有美食可享美景可赏,有万般胸臆可抒,若不情深似海,何以对天地福泽?



幸好,我有一支笔,可以把目之所及心之所念的美好留作永恒;


幸好,我不必等到失去,就已经懂得珍惜。

幸好,我已邂逅过女神遗落的宝镜——九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