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1

在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的收获季节,山西汾阳战友冯旭、王秉万、王和平、殷有正、张学铭、张建宏、郭春生等带着家属一行12人,从8月17日至29日,满怀当年从军的激情,重返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一一大兴安岭嫩林铁路。

他们从山西汾阳出发,直达哈尔滨。然后从哈尔滨前往嫩林铁路的中心站一一加格达奇。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铁道兵纪念碑就座落在北山峰顶。山上苍松翠柏,山下花开怒放,更显得纪念碑雄伟挺拔,巍然壮观。他们打着横幅标语,穿着整齐的服装,站在纪念碑前,举行了庄重的瞻仰纪念仪式。看吧,他们个个精神振奋,心潮起伏;人人庄严肃穆,眼含热泪,向纪念碑鞠躬,敬礼。最后,在雄壮有力的《铁道兵志在四方》的嘹亮军歌中,结束了嫩林铁路第一站。

第二站,他们走进塔河。塔河是仅次于加格达奇的一个大站。过去是进入林海腹地的边防检查站,无论什么人没有”三证“是绝不允许进出的。他们到塔河后不顾旅途疲劳,不辞辛苦地直奔塔河烈士陵园,缅怀和悼念为修建嫩林铁路而牺牲的战友。大家打着横幅,抬着花圈,缓步走到基碑之前,向已逝去的战友三躹躬,行军礼。大家满眼泪水,告慰英灵:好战友你安息吧!愿你在九泉之下军魂永驻!

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心潮澎湃。当他们来到阔别三十多年的第二故乡旧址时,热泪盈眶,浮想联翩,仿佛又回到了战天斗地的军营之中。战友们抚今追昔,情深意切,恰似激情燃烧的岁月就在眼前。他们时而左看右看,时而拍照留念,心里总有一种无怨无悔的军人情感。

第三站,他们踏上祖国的最北部边陲重镇一一漠河和阿木尔。这里铁路到头,国境到边。曾几何时,深山老林,渺无人烟。最低温度零下57摄氏度,无霜期不到百天,素有“高寒禁区“之称。而今的漠河之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乌鸡飞龙,上跳下窜。麋鹿狍子,到处都转。山珍野果,随处可见。北极村夜,色彩斑斓,北极之光,如同芬兰。好一派北国风光,让人流连忘返。这里是艺术家出神入面的圣地,是文学家奋笔疾书的源泉。你听,那山谷间的阵阵风声,恰似铁道兵军魂在回旋!

第四站,8月23日至28日,他们先后来到鹤乡盘锦和浪漫之都大连。与老排长毛玉国、王振江老军医霍孝成及田开文等老战友推杯换盏,促膝长谈。虽三十多年未见,但一见如故,兄弟一般。那《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战友亲如兄弟》、《打耙归来》等雄壮有力的歌声,把我们带回了那如火如荼的年代。这正是:

军营结下战友情,常思常忆记心中。

今生今世难忘怀,延续友谊待后生!


王振江家属及外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