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

左手&右手

左手和右手,各自分工,主辅相成亲密无间。除了左撇子,我们习惯先出右手,左手辅助。忽然有一天,轻轻一滑,右手毫不犹豫落地一挡,瞬间手如电击,一阵钻心疼痛。费劲波折诊断结果,手腕骨折,右手被石膏紧紧缠绕,重重挂在胸前。看着石膏尾端露出发紫的手指,欲哭无泪,我的右手,还能好吗?我该怎么办?



一段莫名痛苦的日子开始了。忍痛思忖果断决定,右手无法做的事情,左手都必须学会去做。并且马上练习付之行动。

先从吃饭穿衣开始,用手机,上网点击鼠标,最先学会,最急的是连洗澡更衣都无法独自完成,炎热七月,汗水与冷汗,疼痛交替,梳洗护理只能囫囵吞枣。原本就不精细的日子,连镜子都不敢照,真是粗糙到家了。沮丧至极,暗自落泪。

家里静搁在一边的瑶摇椅,成了本宝的尊座。“葛优瘫”,发呆与静思,成了每天面对天花板的必修功课。手机成了我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单手打字,速度提升飞快,也是那段时间练就。为不耽误必要的与外界联系,很快练习了左手上网,打字速度不断提高,基本上应付日常工作。

那段时间,独享着宝宝待遇,上班下班有人悉心接送,连包包都不用自己背,孩提时代的待遇错时又一次享受。左手写字模式也渐渐开启,从阿拉伯数字开始练习,每天坚持十分钟,慢慢的,一手左体字出现,小心翼翼的,小学生般的陌生笔迹运用起来。

焦虑与紧张慢慢消除,终于接受自己不能用右手做事的事实。有一天,在心里默默地对右手说,兄弟,你辛苦了这么久,歇歇吧,还有左手呢!

左手做事能力日益提高,右手该做的一切,左手默默承担着。尤其是提重物,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左手,成了身体的主要承重力。从练习做简单的事情开始,左手每天都不停地劳作着,右手紧紧依在胸前,陪伴着左手工作。

看着忙碌的左手,调侃自己说,多用左手,权当积极开发右脑吧。多年来的角色,现在互换了。经常用左手轻轻地摸着不能动弹的右手,心里碎碎念叨,快快好起来哦,咱俩好长时间没握手了,想念你了,兄弟!

期盼中,右手终于和左手握在一起。刚刚痊愈的右手,陌生又笨拙,差点认不出来了,颤抖无力畏缩着,根本连手指都弯不过来。尊医嘱咐,需多练习,恢复还需时间。

左手啊,还不能休息,继续着自己的职责。耐心等待右手痊愈,左右双手,再交换角色。

相近一年的磨练,左手完全胜任所有考验,无论写字或提重,甚至握方向盘,都运用自如,在心中,我给日渐粗燥的左手颁发了一枚奖章,这枚只有自己感动的徽章,一直藏着心里。

一个人,一个家,乃至一个团体,如同我们的左右双手,紧密相依,缺一不可。一方有难,他方相助,相互携持,方得圆满。
感谢痊愈,感谢医生。感恩家人,给我无微的照顾和支持,和我一同渡过这一段难忘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