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浅秋入夜,吟握清风一缕。或剪月光满窗,织一帘秋色!

——题记

夏末秋初,临晚。凉风习习,幕色四合。


小区周边成排的樟树,开始隐没在了夜色里,那葱茏的轮廓乍隐乍现。


影影绰绰的人行道上,渐渐地铺满了淡淡的月光。


眼前不时落下几片叶子,它们随前行的脚步上下翻飞,似乎总也停不下来。一轮弯月浅浅的嵌在天暮间,清寂中略显忧伤。


不由想起“惜春感夏不悲秋”这句,幽幽的秋思总会不经意间翩然于心海,把那扇孤独的心窗点亮。


秋,就这样的来了,它身姿丰柔,穿过薄薄的夜色款款而来。我长舒一口气,欣然的拥它入怀。

树桠上栖着蝉,鸣声微弱但婉转。借着月光,悄悄凑前,手掌空空的罩上去,它便奋力挣扎着欲逃出桎梏它的手心。


稍等会儿你再透过指缝看它,菲薄的双翅安静的合上了,乖巧的黏附在手心,一动不动。倘若缓缓松开手,它便会在一眨眼的功夫振翅飞远。


直到月色洒满夜的每一个角落,虫吟不再嘈杂,蝉鸣不再惊扰,这浸泡在秋夜里的心思,就开始在秋草黄里诗意飞扬。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孟浩然的《初秋》,堪称经典!不知不觉秋已走近,夜,渐长了。


于习习清风里,独拥片片月光,你可以莲步轻移,走出一番浅秋的模样。凄凉与否,也可自去思量。

偶尔有桂花的香息沿着月色,迤逦而过。想象它们饱满的花蕾 ,一朵朵一簇簇,很快就会盛放于整个秋天。


路灯下纤枝舒展的鸡爪红枫叶,一半还绿着。在如水的月色里随风摇曳,色泽参差辉映,风情翩翩。

月缺着,是否还在等待?等待一个泪水涟涟的凝望,等待一个名叫“中秋”的赴约,好把那满月的清晖,洒满人间亭廊。

这浅秋的月光,清清淡淡。你在意与否,她都在身边萦绕,在夜空徜徉,欲带走你心上那一抹忽远忽近的忧伤。

浅秋的风,吹薄了曾经的念想,那岁月深处的吟唱,也随陌上花开的声音,消失在一个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


落叶已作风前舞,又引窗上月。月色融融。些许感伤,秋梦远。


窗外秋风起,明日秋更浓。当落叶厚厚的铺向深秋,从窗外的庭院一直到远方的山峦,我想带其中一片上路,走向心灵不远处的那巷秋……

浅秋,万物日渐饱满。此际的生命与情怀,寓意人至中年,亦感殷实与丰厚。


此时更知晓,不是每一种花开都会蒂结硕果,不是每一个有缘人都会在生命的长河中,能够永远的相依相守!

当飒飒秋风拂过面庞时,有时也会冷冷的刺到你的心,让你颤抖。

这清淡的月色,似薄薄的霜白覆在了浅秋。那疏离的影子也一直清瘦的站在心坎上,无法抛却。前世今生彼此纠缠,无止无休。

捻几缕浅秋里的清风,再凝望那弯熏香的月。于月窗边细数那光阴,在薄如蝉翼的月光里,织一帘渐浓的秋色!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刘禹锡这首咏秋诗,别致清朗!不论是浅浅的初秋,还是浓浓的深秋,都令人心旷神怡,晴空万里鹤鸣,直上九重霄!

当“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暮”时,还来剪,这满窗秋!

(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