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

2016年11月手机拍摄于红石寨菊花节期间

红石寨与竹泉来过多次,每一次对我来说仍是初见。因时节不同,结伴同游的人不同,景致自然有异。有朋自远方来,东篱下,喝茶赏菊话桑麻,岂不乐乎!

每次站在红石寨的脚下,仰望高耸云端的城门,就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绵延起伏的城墙像一条巨龙盘坐在山坡上,霸气十足。两门大炮终日站立在寨门两侧,不知疲倦,任劳任怨,俨然两尊门神,威风凛凛,忠实的守护着山寨。站在巍峨的城门下,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无助,恍惚间仿佛穿越到冷兵器时代。

城墙上所插的旗子,也印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标志,在秋风里猎猎作响。我的耳边隐隐回荡着战马的嘶鸣及咚咚咚的战鼓声。整个人瞬时被这扑面而来的巨大气场所震慑。仰面高大威严的城门和刷拉拉作响的旗子 ,恍惚两军对垒,自己就是前来叫阵的士兵,战事犹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红石寨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形成一道天然屏障。铜墙铁壁,固若金汤,确是个避乱安身的好去处。站在城楼上振臂一呼,定会应者云集吧。

这次由于菊花姐妹的参与,战争暂时止戈。没有了那种惊心动魄的视觉观感,整个山寨沉浸在一片温馨祥和的氛围中,到处都洋溢着淡淡的菊香。一年一度的菊花展让红石寨变成了花的海洋,菊的王国。

通往山寨的108个台阶上摆放着造型各异,吉祥有趣的菊花。它们有序地排列着,生长着,舞蹈着。十几盆,数百盆甚至上千盆菊花聚拢在一起,装饰成一个个灵动逼真的人文景观。它们不畏严寒,傲霜怒放,在秋风里尽情释放着自己的美丽。

这些菊花没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孤标傲世,也没有“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的豪迈与霸气,更没有丝毫“谁怜我为黄花瘦”的寂寥与惆怅,它们具有一种平凡的大众情怀,相携相扶,和谐共处。

“一从陶令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自陶渊明后,菊花就与隐者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文人孤高绝尘的一种象征。其实,菊花是一种非常平民化的花卉,秋来漫步在乡下,漫山遍野的小野菊随处可见,随手可摘。它们命贱,无需专人管理。春末夏初随便剪下一段菊花的叶茎扦插,便可成活。秋风一吹,菊香就跑满了山坳,卷起满山的阳光。剥除了被人格化和赋予精神内涵的承载,它们只是现实中最普通的一种花,不加修饰,自然而然,心怀蓝天的宽阔与大地的无垠,展露着太阳般的微笑。它们是遗落在旷野的精灵,不经意间,就打湿了你的目光。

临街而立的店铺恬淡古朴,错落有致。房屋外墙皆是用此处的红石块堆砌镶嵌而成。茅草屋顶,片片青瓦勾连成屋檐,瓦楞凹凸有致。脚下踩着的红石块也是取于此地,用之于此。相传古代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时,将山石烧成了今天的颜色,山寨因红石而得名,故名“红石寨”。

长长的水沟像条带子环绕在房前屋后,流水淙淙,清澈见底,依傍地势从高处流到低处。若是赶上雨天,雨水顺着屋檐缓缓流下,落到水沟,溅起水花片片,必定是水帘洞天。此时,撑一把油纸伞,踩着湿漉漉的石板路,可不就是雨巷中的那个丁香一般的女子。在小巷中穿梭,如穿越到了古时小镇上一般,让人回味无穷。

人在花里游,花香随人走。一路上,水声风声,声声入耳。菊香酒香,香香扑鼻。这一刻,颇有点羁鸟归旧林,守拙归田园之感。正是“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邂逅最真实的自我,感受全新的意境,静享这份清新恬淡。

东边的红石渡,菊花开的更是恣意,因地势的高低起伏,菊花开的错落有致。风一吹,像卷起的雪浪花,在涌动,在舞蹈。据说王献之当年送桃叶过渡口,桃叶鬓角插着一枝素菊,手提长裙,沿着石阶,踩着细碎的光影,翩跹舞下。“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沿途,黄英引路,菊丛绕舍,遍绕篱边。行走在红石铺成的蜿蜒小路上,如同步入陶家。“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难怪陶公对菊情有独钟呢。“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菊花究竟为谁开,这个话题从古说到今。

红石渡码头上系着几只小舟,渡口无人,小舟横在风里。风吹皱一湖碧水,水面上笼罩着轻纱一样的白雾,夹杂着水汽的清凉,菊花清瘦的影子在水面上缓缓弥散开来,透明的寂静中多了几许古典的清幽。

菊花并非孤高傲世,它只是不畏严寒,不惧风霜。在这个落叶潇潇,百花凋零的季节里,忙碌的蜂蝶也早已收拢起翅膀,人心也随着萧索起来。菊花选在此时盛开了,一朵两朵三朵,像黑夜里点燃的灯盏,将灰尘尘寂寥廖的冬日点亮,你郁闷惆怅的心情瞬时也跟着明媚起来。飒飒秋风里,她宁可抱香枝头,不随黄叶舞秋风。这种不随波逐流,守得住初心,耐得住寂寞的气节让人钦佩。休言举世无谈者,就让我停下脚步,与你解语片刻吧。

秋光叠叠复重重。东篱下,我已泡好了一壶青菊茶,你,来么?

不知这些菊花的名字,就按其神韵随手涂鸦

飞瀑流霞

独立寒秋

红袖添香

金龙玉女

粉勾抱香

香雪绣球

繁星闪烁

桃红柳绿

盘龙舞曲

晓妆梳罢

风飘绿绮

紫嫣舒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