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忽见窗外电闪雷鸣,风声如哨,急忙奔到窗边,手忙脚乱的关好窗户,还没等缓过神来,大雨哗然而至。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索性关灯躺到床上,静静听雨。

最爱窗前听雨。



那是一种温馨惬意的情怀。雨像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大手笔一挥,穿梭的车流,喧嚣的人声,焦躁的空气,各种鸟鸣虫啾,瞬间了无声迹。雨,掩盖了一切的杂乱无章。静静的夜里,只有窗外的雨声哗哗,闪电不时划过黑黢黢的夜空,雷声滚滚,相约紧跟。雨,电,雷,唱和交织,像一首激越的琴曲,欢畅的奏响夏日的乐章。



夏日的雨,热情奔放,来势汹汹,我是个感性的人,却尤爱这干净利落的疾风骤雨,许是性情互补的需要吧。羡慕她的酣畅淋漓,不拖泥带水,不优柔寡断,润泽着干涸的土地,洗刷掉闷热潮湿。



雨声渐渐小了,嘈嘈切切,滴答作响,打开窗户,清风徐来,雨丝飘进窗里,凉爽舒适。这样的雨夜,思绪跨越时空,关于雨的记忆如桢桢胶片一张张划过脑际……

春雨像未出阁的少女,多情又迷人。爱上春雨,源于朱自清笔下的《春》。葭茁迎春的绵绵草,芬葩艳丽的妖娆花,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沾衣欲湿的杏花雨,轻颂着,低吟着,期盼着,欣喜着,春天,就这样沸沸扬扬的来到了我们身边。



童年的春雨里,田野是我们的乐园。冀中大地上,春天常常黄土漫天,春雨贵如油。潇潇暮雨中,鸡鸣一两家,村路板桥斜。戴个草帽,披件蓑衣,撒着欢儿的在春草初萌的乡野里,蜿蜒迂回的小路上,丁香弥散的街巷里,奔跑嬉戏,全然不顾妈妈的呼唤,奶奶的叮咛。蓬勃的精气神如雨后的冬麦苗一寸寸窜着长,仰望雨雾霭霭,无处安放的快意撞击着年少的心扉,肆意挥霍着富裕的光阴,流金的岁月。

快乐的日子美好又短暂。


升入中学,发现来自不同学校的同学个个都是学霸,顿觉压力骤增,人不聪慧,唯有刻苦念书。终日埋头于题海书卷中,生怕掉队。于是沉静寡语,更加钟爱善解人意的细雨。校园里有一片垂柳,每到春天,柔枝舒展,摇曳生姿。细雨蒙蒙的课间饭后,喜欢到柳树下漫步,风淅淅,雨纤纤,倍觉春愁细细添。轻抚青葱秀丽的枝条,轻轻的把心事诉说给她听。


多年之后,依然记得那片雨中的垂柳,她就像一个挚友,藏匿了我诸多不知如何排解的烦恼,陪我度过了紧张难忘的学生时代……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刘禹锡以阔达的胸襟热情讴歌着秋日的美好,激越向上,励志冶情。这样的清风杲阳里,雨也充满诗情。



读书的城市地处长白山区,一年里春夏秋三季多雨,尤到秋日的周末,细雨总不期而至。在寝室呆的人都要霉了,索性撑一把花伞出门,校园的小路上铺着一层细细的白沙,踩上去沙沙作响,与头顶的雨声相互应和,别有趣味。远处的美女峰,黛色青眉,娴静雅淑。山下崎岖的小路,稀疏的房屋,整齐的菜棚,层层的梯田,错落的果树,潺潺的山泉,别致的小桥……温情地在雨里静默着,像一幅绝妙的水墨画,渲写着独有的风情。


此情此景,妙不可言,只需静静欣赏。

有时几个好友相约到山下,热情的山民会拿出热腾腾的煮红薯,刚出锅的粘玉米招待我们,起初还拘谨,伯伯说,你们这些娃,离家出来不容易,吃吧,咱自己种的,管够。便不再斯文,风卷残云般大吃一顿,屋外凄风冷雨,屋内热气腾腾,温暖的感觉如同坐在自家床头。


我特别爱吃煮玉米,说真的,离开那之后,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玉米,那条泥泞的小路,那个简陋的茅舍,胖伯伯憨厚的笑脸,唇齿留香的甜玉米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

听雨是一种心情。

清清的雨,冰爽凉洌,丝丝落入眼幕,流入心海。雨是有生命的,只有摒弃芜杂,才能感受雨的灵性与温度,她悦纳了我们的惆怅困扰,分享着精彩快乐,感受着怀恋思念,此时此刻,静静地伫立窗前,且听风吟与雨唱,那些千回百转的复杂情绪有了寄托,心格外澄净安宁。

优雅的雨,不惑于心,不乱于情。用心听,如花静默绽放,有花语有过往有思念;用心听,如诗轻捻时光,有沉默有淡然有伤痛。


到中年,请你陪我深情地听一场雨。听着雨声,把心的沧桑洗去,把烦恼冲刷,心澈如泉,心明如镜,心朗如天。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浮生若梦,漫漫的时间长河里,珍惜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小确幸,把心中的风雨化作虹霓,把粗糙的日子过得精致,有木石心,具云水趣。




窗前听雨,邂逅一场心灵之约,思绪自由翻飞,杳远的,切近的,翩然而来……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