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七夕,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爱人!

前言

  妻建议每年拍一张结婚纪念照,并对一年来的生活和工作做一总结,又恰逢七夕,遂认真回顾了三十年的生活和工作,把那些记忆中的瞬间串连起来,就是我们一路甘苦与共却甜蜜幸福的足迹,谨以此文记之。

  我和妻是大学同学,从相识算起正好三十年,婚姻生活二十三年。

回顾过去的岁月,用一对明星夫妻的话,这三十年过得细碎,变成一段完整的故事也没有跌宕起伏,若是戏应该不算精彩。记忆是整包整捆地来,一点一点地散,回过头来再细细地想,甚至有些模糊不清了。就是这种感觉,似有千言万语,到头来却无语凝塞。想了半天,还是像国家发展规划那样以五年为一个周期来说吧,算是一个简单的总结。

"一五"(1987—1991)—从相识到相恋

  1987年考入南京林业大学,看到妻第一眼就怦怦心跳,算是一见钟情吧,不过是单相思,虽果断出击但遭无情拒绝。有很长一段时间心情灰暗,也很自卑,觉得不会有女孩喜欢我。那时没钱,带她到扬州玩过一次,回程时售票员忘了让我买票,我也假装不知,逃票回校后口袋里的钱仅够请她吃一碗馄饨。

大学时妻是一个天真快乐的女孩

  四年匆匆而过,到了大四忙着毕业分手的时候,她突然决定接受我,有种被牛顿苹果砸中的感觉。我问妻当初为什么拒绝,她说年龄比我大,我当即晕倒,爱情跟年龄有毛关系?妻第一次高考意外落榜,我开玩笑说不是意外,是等我呢。重点大学我俩第一志愿报的都是兰州大学,到哪也逃不过,这就是缘分。我又问现在为什么接受我,她说我可靠。那时我还不懂女人的心,反正在一起就行,因为可靠我们开始相恋。

恋爱是甜蜜的,也是短暂的。毕业我分配到合肥在机关工作,她分配到淮南的安徽造纸厂。虽然距离只有100多公里,但还是觉得天各一方。很多人大学恋爱毕业分手,我们是毕业恋爱命运未知,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巩固了爱情基础。

1991年毕业那年夏天,我在淮南蔡家岗老家等待从学校寄回的行李,得知她的家乡寿县发大水,我不顾父亲的反对,偷偷去找她。寿县古城墙被水围困,我坐船从东门入城,然后从地势较高的西门出城到建设乡。正值酷暑烈日炎炎,很多村庄被洪水淹没,四顾茫然,下车后我沿着淮河向西走,渴了就喝淮河水。感觉不对了又往回走,正不知所措时遇到了认识她家的人,天黑时终于见到她。有缘,你总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她家和许多人家一样,露宿在淮河大坝上,她父母都是典型的庄稼人,淳朴而厚道。那晚我躺在大坝仰望着星空,心里甜丝丝的,暗想这辈子就她了,我也喜欢这个和睦的家庭。后来妻半开玩笑说,如果我没去找她,父母还没有那么快决定把女儿嫁给我。

"二五"(1992-1996)—从相思到成家

  这五年有一半的时间是两地的日子,聚少离多,饱受相思之苦,见面时幸福甜蜜,离别时执手相看泪眼,感情渐浓,几乎每天都有书信来往,这些非网络时代的书信如今仍保存完好。有时想见面了,从合肥到淮南当天来回,爱是疯狂的,也不需要任何理由。1994年国庆我们终于步入婚姻殿堂,实现质的飞跃。

93年摄于合肥四牌楼天桥

  我出生工人家庭,妻出生农民家庭,都是标准的无产阶级,门当户对。没有房子,没有存款,连结婚照也没有(没房子挂),但我们拥有世上最珍贵的东西—爱。不仅是夫妻之爱,还有父母之爱,母亲为我们操办了婚礼,妻的父母没要我一分钱,就把女儿交到我手上。我感恩,感恩这一生所有给予我爱的人。

  婚后继续是两地工作、两地生活,直到1995年10月儿子出世。妻从未抱怨过什么,似乎只要有我她就满足了,坦然接受生活给予她的一切,可为人夫为人父我必须要改变现状。我问妻是否愿意到其它城市生活,她一句话:你决定吧。这句话以后说了很多年,几乎成了口头禅,我也一直认真维护着这份信任。

那时正赶上要取消福利分房,我无法在合肥弄到房子,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工作的质疑。机关工作太过清闲,白天一张报纸一杯茶,晚上天天泡在录像厅里,几乎看遍了港台明星的电影,直到有一天从录像厅回来,看见我的单身宿舍淹没在火海中,消防车停在狭窄的马路上朝着浓烟滚滚的五楼喷水。第二天新安晚报出了一个"豆腐块",说明失火的原因可能是线路老化,我从未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登上报纸。大火烧掉了我所有的东西,似乎也烧掉了我的青春。

1996年3月,我申请调到马鞍山造纸厂工作,从皖A"下放"到皖E,从机关到工厂,我唯一的条件就是把妻也调过来,厂里同意了,还临时给了一间平房。房子位于厂区后面的半山腰上,是一间大通铺隔的,进门是厨房,中间是卧室,最后面是一个仅能容纳一张小床的房间。我们把天棚和墙壁用白纸糊起来,但仍有很多山里特有的火车虫。门口的梧桐树没人打农药,春夏季节会掉下数不清的毛辣子,如果不小心落在皮肤上会火辣辣地痛半天,每天早上都要把门口和路清扫出来,否则路是一片绿色,无法下脚。遇到雷雨天,炸雷一个接一个,好像就在房顶上,令人心惊肉跳。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那种幸福感无以言表!

儿子抓周就是在那间有火车虫的屋子里完成

"三五"(1997-2001)—从贫穷到负债

  "三五"期间,我和妻因工作认真负责得到公司提拔,妻提升为品质部经理,我先是任技术中心副主任,2000年调任证券部主任,都成为公司的中层干部。

精神是快乐的,物质是贫乏的,没有钱是不争的事实。刚毕业时大学本科生按国家标准每月105元,一年后定级是125元,我们俩省吃俭用一年存500元,还加上妻带家教挣的钱。结婚时买了两个家电—21吋长虹电视和181型美菱冰箱,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97年好不容易存了8000多块钱,为学习CAD制图买了一台电脑,瞬间存款额又变成零。妻是个简朴的人,不化妆不戴首饰,结婚时母亲送她的金戒指,她嫌麻烦一直放在抽屉里,自结婚那天卸妆后我再未见她化妆,至今仍是素面朝天,我想象不出一个男人面对爱化妆的老婆是什么心理。我只有一个不良嗜好—抽烟(抽烟的故事可以写一大篇,此处不再赘述),花销很少,可存款始终像弹簧一样,弹起一点随即落回,最终归于零。我们已习惯这种状态,不以为奇,好像谁都不屑去抱怨,日子过得清贫而快乐。但不能有非份之想,2000年我偷偷买了一个手机,那时手机早已普及,但这是我人生第一个手机。妻知道后不高兴,好几天不理我。冷战是我们之间最严重的结果,其实这种冷战极少发生,也不会持续,总有一方找个理由先说话,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是一个不爱新潮的人,妻比我更淡定,好像这个世界发生什么完全与她无关。

眼看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我和妻筹划在好学校附近买个学区房。2000年房价还没涨,市区最贵的房子每平米1500元,我们看了一年到2001年春节后才定下来,二手房71平米12万多元,算来算去还要贷5万元才够。咬咬牙买了,从此过上了负债的日子,这回弹簧不仅回到零还成了负数,不知何时才能弹回来。

负债的日子不好过,尽量不逛街,逛了也只能看,连吃个麻辣串都被妻直接免了。但妻从未逼我戒烟,她到哈尔滨出差还给我买了一条烟,这是烟民最喜欢的礼物。为此我常向同事炫耀,幸福感有时就是这么简单。

母子俩

父子俩

一家三口,摄于马鞍山上

"四五"(2002-2006)—从温饱到小康

  此期间,我们俩的事业继续向好的方向发展。妻在品质部干得有声有色,领导满意下属拥戴,还获得了市先进个人称号。2003年我通过高级工程师认定并提升为董事会秘书(公司2001年上市,董秘是上海证券交易所指定联络人,属公司高管),2004年负责集团改制,年底成立马鞍山山鹰创投公司任董事长。

随着收入的提亮,我们很快还清了贷款,日子终于过得舒展一些了。2003年我拿到驾照,不可否认在有些事情上我比妻超前,她学驾照已经是9年后了。刚拿到驾照那会儿车瘾特大,做梦都想买一辆车,妻不同意,我也只好作罢。她建议在好的中学附近再买一套房,儿子要上中学了,没人照顾,家离学校近好一些。我想想有道理,她妈妈帮我们带了6年孩子,我们基本不用做家务,老人家身体不好,儿子6岁时回老家了。我和妻分分工,她做饭洗衣,我洗碗拖地。2002年儿子上小学一年级,没人接送,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要起来,先把他送到老师家。好在家离学校近,儿子一直脖子上挂钥匙自己来回。小家伙天生谨慎从未丢过钥匙,有一年冬天下雪,他忘记带钥匙,站在寒风中等我们下班,不巧那天我俩都出差,到家时天早已黑透,妻看见儿子站在雪地里抱着他就哭了。

2006年在东方明珠买了一套110平米的三居室,就在全市最好的中学旁边,没想到随后房价就开始飞涨,事实证明妻是对的。我是感性的,而妻的理性和淡然超出我想象,她不是什么都懂,但常能作出正确的选择,轻描淡写地就把问题化解于无形,甚至会产生惊人的效果,我笑她傻人有傻福。

2005年摄于杭州富春桃源九霄碧云洞

"五五"(2007-2011)—从舒适到闲适

  2007年父亲急病没能走下手术台,早年他因病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长年只能喝粥,身体瘦弱,谁也没想到他挺不过这次手术。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我跪在父亲的灵前泪如泉涌。我们猛然意识到父母正一天天老去,亲人对我们是多么重要。以后每年清明我和妻都坚持回老家扫墓,逢年过节总要抽时间回家看望老人,我把妻的父母完全当成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都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每次从妻的老家离开,妻的母亲都会抹眼泪,这世上父母为儿女流下的泪比儿女多,我们永远也报答不完。

儿子如我们所愿考上了最好的中学,超前购买的房子排上了用场。妻2008年调到集团控股子公司天顺港口任副总经理,完全脱离了本专业,有一些挑战,其它就没什么波澜了。我们俩对生活都没有太高的要求,继续粗茶淡饭,偶尔一家人或跟要好的朋友下一次馆子,从不穿名牌衣服,只是我的烟档次提高了一些,可以抽20多元的玉溪和黄南京了。

妻除了看书别无爱好,我给她的评语八个字"大智若愚,无欲而刚"。电脑游戏只打新手练习鼠标技能的扫地雷,高级一点的就是连连看,至今仍乐此不疲。值得一提的是她开始喜欢喝茶了,我笑话她终于有了欲望,人有欲望就有了弱点。我的爱好广泛,踢过足球,打过排球、羽毛球、乒乓球、台球,吹过笛子,弹过电子琴,后来陪儿子锻炼又迷上了篮球,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写作、围棋和书法,不过都是三角猫的功夫,没有一样坚持去做。2010年开始种花,没事剪剪叶浇浇水,还买了一大堆宣纸,练了一年书法。妻打趣我:看来你老了。我握着毛笔惊出一身汗,40岁就老了?

摄于六安球拍路

妻永远是我们最忠实的观众

"六五"(2012-2016)—从沉溺安逸到重拾梦想

  我那一身冷汗还没干,公司就把我调到纸箱公司任总经理,从管理不足百人的厂到管理五百人的厂,还不懂纸箱,我的挑战来了。妻什么也没说,我知道她对我有信心,她常自称是我的粉丝,公开场合也是这么说。我给员工培训讲课都会邀请她来,她总是坐在第一排认真听,给我鼓掌,夸我讲得好,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很高兴。

2012年情人节,和最要好的朋友三家聚餐,饭后沿着大街散歩,路过一家花店,摆满了玫瑰花,不知谁提议我们三个男士每人买了一枝玫瑰送给老婆,虽然这枝玫瑰只花了5元钱,但三个女人都笑得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送花给妻,上一次送她礼物还要追溯到10年前,那次我到香港出差花了2000元给她买了一条当时流行的心锁铂金项链。女人都喜欢浪漫吗?我很傻,真的不知道。

2013年妻升任天顺港口董事长兼总经理,我们俩成了公司最有派的双职工。我压力大,为了让我专心工作,妻默默承担了所有家务,从无怨言,两个人还经常交流工作经验和管理心得。天顺港口在她任期内扭亏为盈,利润年年攀升,我的纸箱公司销售额也首次突破3亿元,达到历史新高,连续2年入选全国纸箱彩盒50强企业。

  这五年对企业的理解和管理能力的提升方面,我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但我的梦想并不在这里。有生之年我还想做三件事:写一本书、开一家公司、帮助需要帮助的人。2014年儿子考上大学,家里一下清静下来,我和妻都想得开,空巢不算事,况且孩子只有离开家才会更好地成长。我要留一点时间做我想做的事,2015年底我毅然辞职。妻并不赞成我辞职,不过最终还是尊重我的选择。

  2016年闲下来我想出去走走,妻跟我说:想去哪?我陪你。我们去了很多一直想去的地方,最远的到达南美洲的智利,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这只是开始。我和妻同时报考了会计资格考试并拿到证书,我和朋友在扬州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同时我也成为马鞍山公益善食馆100位爱心股东之一,这种具备造血功能的慈善荣获2016年创新中国特别奖

  也是在这一年,为了创业我们又过起两地的日子,生活似乎在重新开始。一年多我瘦了20斤,但追梦途中精神是愉悦的,妻好像有点担忧,总跟我说:你快乐就行!

  新的故事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2017年元宵节摄于黄山

结语

  风风雨雨三十年,就这样平凡而真实地走过,似乎什么也没付出,似乎又倾尽所有。从未认真思考过幸福是什么?婚姻的真谛是什么?因为自己一直快乐并幸福着。

妻子、情人、知己、秘书、保姆…妻开玩笑说可以身兼多职,她居然真的做到了。

在你给我的世界里

我可以高谈阔论,也可以一语不发

我可以意气风发,也可以垂首而还

我可以纵马驰骋,也可以依偎港湾

风雨时,我可以看见你的从容

犯错时,我可以看见你的宽容

困难时,我可以看见你的坚强

生气时,我可以看见你的退让

悲观时,我可以看见你的力量

消沉时,我可以看见你的期望

受伤时,我可以看见你的温柔善良

风光时,我可以看见你的淡定目光

当经历岁月,铅华褪尽

我们的爱依然如初恋般晶莹剔透纯洁无瑕


有人说婚姻像一桌酒席,爱是主食,宽容、理解、信任、尊重是一道道菜,欣赏、幽默、趣味就是酒水饮料,同时具备才算完美无缺。也有人说婚姻是一场精神上的门当户对,需要保持可持续性成长才能维持爱的平衡。可我更喜欢"灵魂伴侣"这个词,那种深入骨髓而又自然流露的相知相携相伴,婚姻让我们彼此都变成了更好的样子,这应该是对爱最好的诠释吧。

三十年,我们感悟人生,淡泊名利,与人无争,却未变得世故而失去那份纯真;我们平凡生活,知足常乐,与世无求,却未消极沉沦而失去前行的勇气和追求。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些艰难岁月,撒下一路幸福和欢乐,如今这一切并未淡去,反而随着时光的沉淀变得更加浓郁,更加醇香。


爱永恒,心永恒,我们的爱将超越生命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