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叫你福弟,来自福建漳州市的小同学。几十年前的印象,只因都是校队的--你游泳健将,实打实的校游泳队队员,我因校女子蓝球队需板凳队员,所以得以混进校队。我们都得到一套学校发给各运动队的弹力纶质地,印有华东师范大学大字的队服。记得那队服是海军蓝色的,袖缝和裤腿缝两道白边,从肩膀直达脚踝。男的穿上帅呆,女的穿上英姿飒爽。拿回寝室,小女生们争相穿起照像呢!不知道男生那边是否一样。总之我俩偶尔会撞衫,回想起来,脑子里还有你穿着队服时神气的印象,不知道你看我穿队服时是否同样印象?

大学时因着你属小屁孩儿类(班里的小男孩),和你交集不多,但你总是满月般的笑脸,绝对印象深刻!毕业后,天南海北,时光匆匆,几十年就溜走了。后来知道你在家乡市里主持一方事务,很认真,很能干,很勤政!小男孩成长为有担当的男子汉了👍 同学们那里了解到你小楷写得像打印出的,超级棒!同时,也知道你生大病了,与病魔抗争着......
本来说好今年三,四月来看望你,不慎三月摔坏了膝盖,未能成行。一错过成

千古憾!

不时会和你在私微上互相问候。七月中还在和你说我八月的行程,邀你来美治疗,散心。而你在新的疗程中,且在力量,精神上倍感力不从心。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我在旧金山的行程还没完呢,就传来你己去的消息。微信停在了八月十九日,而你选择了七夕飞向天堂!

你好聪明,会选日子。你要我们毎逢七夕就纪念你!

蝴蝶飞舞,它们为离魂而舞!为我们的纪念而舞!福弟,一路走好,天堂不再有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