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之余,翻阅红楼已成习惯。但却从未写过与之有关的文,哪怕只是一词半句。


或许有时就是这样,越是仰慕,越会疏离,越是欢喜,越不敢写。

因为真情,往往是最孤独的。

虽说文学不是励志的格言,不是非黑即白的答案,可我之前看红楼,对王夫人却是由表及里不太喜欢。


一直认为,这位看似喜静寡言,一心“向善”,只会吃斋念佛的主子,其实就是一个虚伪冷酷的阴谋家。她的心可谓并不善,她的手段也从未软。

城府极深,心狠手辣。


这段时日,再读红楼。顿然发现,其实人性的复杂又哪能用简单的二分法,就可评判?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一个人是好还是坏,是善抑或是恶,心随境转,境随心转。


苏格拉底说,好的婚姻仅给你带来幸福,不好的婚姻则可使你成为一位哲学家。


在夫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对女人而言,不好的婚姻成为哲学家倒挺遥远,可变成吃斋念佛的“大善人”,却在转念之间。

比照结婚前和结婚后的王夫人。可以说,一个说话率直、做事爽快,一个呆板无趣,沉闷木讷,性情简直,判若两人。

对结婚前的她,书中刘姥姥是这样形容,“着实响快,会待人,不拿大”。

传神逼真,一语勾勒。活脱脱一个有礼有节、善良率真、干净利落的大姑娘。

可为何结婚后,她就成了贾母嘴里“不大说话,和木头人似的”,成了一个没嘴的葫芦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婚姻,让曾经光彩夺目的“珍珠”变成如此讨厌无趣的死鱼眼?

又是什么样的原因,把一个爽朗明利的女孩儿变成如今沉闷寡言的王夫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亦有可悲之处。


我们常说环境造就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的三观,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生活背景和家庭教育。

王夫人出生于武官世家,是护官符中,“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中的王家小姐。

相比其他三大家族,王家对女儿家的培养一直墨守陈规,遵循不读书、不识字,学当家、学抓权的旧模式。崇尚实干,偏重理财。

由此可见,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女子,个个都是掌权主事的领导料。果敢干练、爽辣明利、礼数周全。

观其侄女王熙凤,我们就不难想到年轻时的王夫人,我觉得除了伶牙俐齿或稍逊凤姐,其他方面才能,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凤姐之所以能成为贾府的大管家,叱咤风云、耀武扬威。背后有王夫人这个大后台在帮衬、点拨、扶持。

而王夫人呢,可谓孑然一身,单枪匹马。上有精明老辣的贾母,旁有千尊万贵的小姑、虎视眈眈的邢夫人,甚至角落处,还有那些咬牙切齿的“贼”。

因此,要想方方面面,拎的清、管得着,站稳脚跟。除了靠家传绝学,真功夫、硬本事。她还需藏拙,忍辱负重,大智若愚。


贾府是钟鸣鼎食之族,诗书簪缨之家。不仅丈夫贾政会吟诗作赋,小姑子贾敏一样才华横溢,甚至就连身边的丫鬟,也是能认一些字,能读几本诗书。


由此不难想象,大字不识一个,腹内草莽空空的王夫人,在这样的处境下,在这样的家庭中。不仅尴尬,而且还非常自卑。

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错,多说多错。

最后,不如索性闭嘴,少说多做。

为人媳,为人妻,她只有将自己位置放的很低很低,孝顺婆婆,纵宠小姑。一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对贾母,这个贾家元老级的长辈。凭心而论,王夫人还是非常的孝顺。哄着、捧着、拍着、宠着,但凡引起一点儿贾母伤心不快的事,也遮掩着,上下瞒着。

(摘录部分,字里行间,各位慢慢体会。)
吃饭时。贾母正面榻上独坐,王夫人直立一旁进羹。得到贾母允可,方才就坐。饭毕,贾母说:“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王夫人听了,忙起身,又说了两句闲话,方引凤、李二人去了。
第三十八回,湘云请大家赏桂花吃螃蟹,贾母问哪一处比较好? 王夫人立刻道:“凭老太太爱在哪那一处,就在哪一处。”
第四十三回,要给凤姐过生日,贾母说她出个新法子,又不生分,又可取乐。王夫人连是什么法子都不清楚,就忙着表态说:“老太太怎么想着好,就是怎么样行。”
配药用人参, 贾母提供的不能用, 她嘱咐道,“倘一时老太太问, 你们只说用的是老太太的, 不必多说”。
迎春所嫁非人, 回来哭诉。王夫人抹泪含悲,耐心劝慰的同时,仍不忘嘱咐宝玉:“ 不许在老太太跟前走漏一些风声, 倘或老太太知道了这些事都是你说的。”

在孝道礼节上,王夫人不仅算称职,还非常贤淑。事事让老祖宗顺心,时时让贾母欢心。除了沉闷寡言,不爱说话。她简直可以说是贾母心中模范媳妇的典范。


水滴还能石穿,更何况人心。生活,从不辜负努力有心的女人。


王夫人的忍辱负重,默默付出,最终不仅赢得了丈夫的尊重,也赢得了贾母的欢心和信任。

她一跃成为贾母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实权派人物。而最让她欣慰的是,自己的肚子也非常的争气,一儿一女,儿女双全,真可谓怎一个“好”字了得。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

儿子贾珠早逝,女儿元春进宫。这一连串的变故让王夫人肝肠寸断。而中年丧子,又让她的地位岌岌可危。她的性情也日渐转变。

如果说,以前话少是她在刻意控制,那么,如今的寡言倒真是心灰意懒。

随着婚姻的新鲜感一过,她与丈夫的关系也开始越来越疏离淡漠,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渐渐地浮出水面。

翻遍全书,我找不到夫妻两人的琴瑟和鸣、举案齐眉的画面,亦没有寻常夫妻的甜言蜜语、打情骂俏的场景,哪怕拳打脚踢,大吵大闹。

所有这些,通通没有。

有的只是王夫人的端凝庄重,不苟言笑,贾政的一本正经,装腔作势。他们就像戴了两副面具,卖力演戏,貌合神离。

这里我摘录文中,林黛玉进贾府时两处环境的描写,各位看官不妨对比一下,就可明白这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在审美情趣上,有多么的截然不同。

一是王夫人住处的描写。金钱蟒靠背、金钱蟒引枕、金钱蟒褥子。
二是贾政的书房描写。一张炕桌,磊着书籍茶,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

合适的鞋,脚知道。合适的婚姻,只有心知道。

对于精神上无法引起共鸣,心灵上找不到归属契合的两个人,即便婚后相互隐忍,彼此压抑。最后也只是疏离淡漠,渐行渐远。


幸好,上帝是公平的,为你关闭一扇窗,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门!

中年得子,母凭子贵。王夫人一潭死水的生活开始又有了一线生机。与其说贾宝玉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倒不如说是王夫人的真正命根子。

贾宝玉是她掌权的筹码,是她未来生活的全部依靠。在这个唯一的儿子身上,年过半百,再无生育希望的王夫人,可以说是倾尽了所有的母爱。

她吃斋念佛,只为保佑她的宝玉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成长,她俸诵经文,只愿她的宝玉可以顺顺利利,成为贾府名正言顺的接班人。

甚至为了更好的看管宝玉。她退居二线,遥控指挥。把诸如费脑子、动口舌、鸡飞狗跳的复杂繁琐事,都一并交给她的内侄女王熙凤去料理。

对所有人,包括自己孙子贾兰,她常常是一副苦大仇深、遗世疏离,可唯独关乎宝玉,哪怕只是极小的事,她也从来无法淡定。


女大不中留,儿大不由娘。


小时候嬉笑打闹,顽皮捣蛋倒还情有可原。可长大后,宝玉仍这样没大没小,没上没下,不分尊卑,不受约束,却着实令王夫人倍感头疼。

每次看着这个叛逆的混世魔王,王夫人不禁就会想到早逝的贾珠。泪如泉涌,以泪洗面。

假如他还在的话,如果他还继续进学的话,以他的聪慧,他的才华,他的懂事,又何须她现在如此心力交瘁,担惊受怕?

只是,人生没有“如果”,生活也无法“假设”。摊上这个活宝,王夫人是说也说不好,打又打不怕,可真要勒死他,又怕老了无所依。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儿子之所以成天沉浸风月诗酒,沉湎儿女情长不务正业。王夫人以为,肯定是他身边的狐狸精们在旁挑唆指使。

那么,首当其中脱不了干系的就是林黛玉。因为他们两个,打小一块儿吃饭,一块儿玩耍。而宝玉对这个孤标傲世的林姑娘,又非常上心,早被迷的七荤八素。

对林姑娘,这个贾母钦定的儿媳妇。打第一眼看到她“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时,王夫人心里就一百个不赞同。

身子太弱,长的太娇。不由就想起了当时待字闺中的贾敏。

连出身显赫的王夫人都禁不住艳羡小姑,感慨万千,"未出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是千金小姐的体统!"

在实干家王夫人眼里,诗词娇媚都当不了饭吃,眼前的苟且还是要会当家主事。

自家胞妹的女儿薛宝钗,无疑就是做老婆的上上人选。知书达礼,身体健康。以后如由她来帮忙打理贾府,那可真是锦上添花。

虽然老太太的意思,明面上,王夫人是不好拂逆,也绝不敢违背。因为在贾府,最高话语权仍是贾母,为儿媳,三从四德是本分。

不过在林黛玉来贾府不久,王夫人就寻到了一个合适的由头,不动声色,不甘示弱。她把薛宝钗一家子接入了府中,参与这场宝二奶奶宝座的竞争。

碍于篇幅有限,有关婆媳两人对贾宝玉婚姻的明争暗斗的过程,我就避开不写。

反正最终,在宝玉的婚姻上,王夫人不显山不露水,一步步成功架空贾母,促成了这段“金玉良缘”。

至于有人说,王夫人心狠手辣,虚伪冷酷,杀人无形,不眨眼。

我只能感叹,那个时代,女人不狠,地位不稳。耳濡目染,过往经验,都足以让王夫人心有余悸,如履薄冰。

所以,她平生最恨,莫于“长着一张狐媚子脸,专门勾引主子的丫头”。更何况这些妖精们还胆敢太岁爷头上动土,来招惹她的宝贝儿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了杀鸡给猴看,她只有杀一儆百。于是,她逼死金钏儿跳井,逼走晴雯死于非命。当宝玉挨打后,她内差外调,搜检大观园,排队甄别,设立专案。甚至她还埋伏线人,进行清洗整顿。

所有这些,铁腕手段,她都只为了宝玉。为了儿子的前程,为了家族的命运。她只有“两害相权取其轻”。

在宝玉身边这一群丫鬟里,为何独对袭儿青眼有加。不仅仅因为她的勤劳忠心、体贴入微。更重要一点就是,这个女孩识大体、知分寸。

她不仅不恃宠而骄,不迎逢宝玉淘气,她还时时旁敲侧击,让宝玉好好念书,孝敬父母,改掉拈花惹草到处留情的坏毛病。

仅凭后者,就足以让王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于是,利用袭儿力争上游的心理,王夫人给了袭儿一颗定心丸。以便以后她更尽心尽力,死心塌地。

都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王夫人把自己的命运,押在了宝玉的身上,到头来,注定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真可谓,红楼门深坐莲花,一烛香尽燃慈华!可怜、可悲、亦可叹!

(图片来自网络,个人浅见,欢迎吐槽拍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