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滩位于辽宁省盘锦市,虽然去过多次,但每每想起那一抹嫣红,铺天盖地舒展于天地间,似盛开的夏花如火如荼,年复一年酿出绝妙的自然奇观,绿色的芦苇间杂其间,红绿相映,美丽如画,令人心驰神往。

  从家驱车近2个小时到达目的地,红海滩廊道全长18公里,可以自驾穿行其间,也可以乘坐环保车,或是漂亮的马车。

  又见红海滩,炫然如血,蔚为壮观,远处的油田钻井台和一排排的采油机,宣告盘锦是个富得流油的地方。

  潮汐涨落时间不同,一定要赶在刚退潮时,才能看到最红最美的画卷。因为海水没褪尽或是涨潮时分,只有零星少量露出海面,少了一望无际的辽阔,而退潮后阳光下暴晒时间过长,碱蓬草没了海水的滋润,颜色发暗而不鲜红,所以看景是需要缘分的,但也因此造就了多样的红色,变幻莫测,绚烂夺目。

  浓烈的色彩撞击着视觉,一望无际的滩涂蜿蜒着无数的小河,或宽阔或纤细,一条条流水的曲线是那么幽美诗意。

  不同于名花贵草,纤细的碱蓬草,一株株虽貌不出奇,连成片竟会带来如此的视觉震撼,它还是生命力极强的植物,于光阴春秋中,经无数次潮涨潮落的洗涤,由碧绿慢慢孕育出火红的生命色彩。

  沿着悠长的木栈道前行,空气被湿地过滤得纤尘不染,清新湿润,呼吸着天然的大氧吧,感觉整个人都通透离尘。

  渐渐深入绯红的世界,耳畔除了风声,偶尔掠过鸟儿的鸣叫,幽静深邃,惊艳它的壮美,感叹它的辽阔,我迷失于眼前动人的红颜。

  栈道之上的木制廊桥,形状各异,既可以遮阳避雨,又丰富了单调的视野,凭栏而望,红海滩旁停靠一只小船,颇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

  看过电影《廊桥遗梦》,对廊桥有着特殊的情感,影片的成功不仅因为符合观众的欣赏口味和观念,还有那段短暂而漫长的恋情,浪漫不失优雅,热烈而又洒脱,悲剧的结局带给人无限感伤和蹉叹。

  云卷云舒间,阳光忽明忽暗,那片绚红随之变幻,朱红、大红、橘红、玫红......深浅不一,仿佛忽而炙热忽而淡然的情感,无法预测,捉摸不定。

  栈道尽头,滩上的碱蓬渐渐稀疏,但那红草绿苇衬着灰色的泥地,颜色却愈发的娇嫩欲滴。

  碱蓬与芦苇是湿地最常见的植物,交界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嫣红碧绿相映成趣,你侬我侬。古人称芦苇为蒹葭,犹爱《诗经·秦风》中的一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耐人寻味的“在水一方”,可望而难即的境界。

  清风徐来,草绿的底色之上,紫红的苇花迎风摇曳,浩浩苇海碧波起伏,纱纱之声,宛若低吟浅唱,缠绵于耳畔,妙不可言。轻荡于秋千,聆听苇荡深处传来的声音,难得的安然与静美令我沉醉,心仿佛尘埃落定般透彻空灵。

  行车于景观路,一侧是红绿相间的红海滩和芦苇荡,一侧是一望无际的稻田,秋风乍起,金黄色的波浪起伏涌动,一直舒展至天的尽头,沿木栈道旖旎前行,曲径通幽,沉甸甸的稻穗长势喜人。

  陇上有些用草绳制作的人像,形象逼真,惟妙惟肖,而且草的天然材质,背衬一望无际的稻田,浑然一体,别有风味。

  丰收的原野仿佛一幅风景画,一座座小巧的农舍点缀其间,炊烟袅袅,悠远闲适的田园风光,令人欣喜。

  稻田画源于日本,以地为纸,通过种植不同的水稻来作画,从高处俯瞰,国旗、中国梦、贝壳、卡通图案十分醒目,美轮美奂。

  稻田地里养了很多盘锦河蟹,记得小时候去四姨家串门,夜里大人们打着手电下地了,田里横行着无数螃蟹,第二天我们就可以改馋了,味道十分鲜美,但现在野生蟹几乎消失殆尽,最常见的是稻田养殖蟹,看它们张牙舞爪的样子,确实美味。

  栈道极处,蔚蓝的天空下,渔船儿搁浅在满是皱褶的沙滩上,优美写意,赤脚走在沙滩上,像踩着软软的海绵,如果感觉脚下有硬的东西,挖下去不是白蛤蜊就是文蛤,意外的收获,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御封文蛤为“天下第一鲜”,今晚有口福了。

  暮色里,太阳收敛了白天的锋芒,柔和的照在红海滩上,晚归的渔船靠在滩头,世界好像静止,只剩慢慢下落的斜阳。

  河水把滩涂自然分割,蜿蜒的河道里,隐约可以看到有鹤舞动的身影,更添深远和韵味。

  滩上水鸟啁啾,这些可爱的小精灵,寻食着退潮时没能及时返回大海,留在浅水洼里的鱼虾,还有泥洞里爬进爬出的小螃蟹。

  它们悠闲的踱来踱去,好似闲庭信步于自家的后花园,黑嘴鸥、野鸭子、白鹭、灰鹤等等,炫美的红海滩愈加灵性生动。

  碱蓬草不仅可供观赏,还能食用,它含有人体所需的多种物质,常食可增加抵抗力,既能降糖降压,又可防治心脏病,据说还有抗癌的奇效,真是个宝贝。

  夕阳斜照,海上波光淋漓,鸟群低飞徘徊,幽暗的红海滩回归静谧,渐渐消失于夜幕之中,朦胧空寂,唯美极致。

文字:超然

摄影:超然

图文均系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


此篇收录于旅行栏目《在路上》

 网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