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如果你看不惯一些人或一些事,那可能只是你个人的偏执。生活中你能想到的都可能是存在的。如果你看不清楚人性本质和一些现象的发生,那你的正经可以说就是假正经。


——题记

静夜


(一)


喧闹了3个多小时的歌城雅间终于静了下来。
陪锋哥一起来专为琳过生的几位朋友开车回家了。锋哥本想陪好友们同时走,不料琳和秦夫妻俩再三挽留只好留下。
 
秦和锋一边抽着烟,一边闲聊,还在你一杯我一杯玩的正欢。他俩每次在一起见面,啤酒总要喝个没完,哪怕就是冬天。堪比战友同学还投缘,酒量都不错,也没分出过胜负。
 
多年前,琳从市上到锋所在县城,做绿化工程时认识了锋,他所在部门恰好就管理这方面事,一来二往就熟悉了,锋和琳对外以结拜兄妹相称,私下又是极好的男女闺蜜。彼此从心底对对方总有那么点"惺惺相惜",只是心照不宣,关系一直保持很好。
 
琳的腿上枕着小儿子的头,已睡了。她不耐烦看了下表对秦说:"快到1点了,你把娃儿带回去睡,我陪锋哥等会去吃点烧烤谈下月底合作的事"。秦爽快地应声:"好嘛"。
 
"那你回去安排了等会过来"。锋对秦说。
"看情况嘛"。秦抱上儿子边打招呼边离去。朋友送的生日鲜花堆了一沙发,一束也没带走。电视屏幕上只有影像没了声音,整个房间沉浸在一种温暖和惬意的氛围中。
 
柔和的光线使琳原本绯红的脸颊更显兴奋,妩媚,她将长袖往上卷了卷,斟了半杯红酒满含柔情地说:"来,谢谢你和他们过来玩,好久也没见到他们了,今晚好开心噢"!
"开心么,那就好"。锋笑言并顺手夹了两块冰放入杯里和琳碰了下,其实他也有两个多月没见过她了,内心还是想见见。
 
琳"嗯"了声,仰脖将半杯红酒吞下,然后含情脉脉,用手将锋的头发顺势轻轻捋了一下,嘴唇已情不自禁移向对方,锋愣了愣还是略显被动地接受了……
 
这之前,琳一直明示或暗示着对锋的好感,他能感觉得到,只是并不想破坏这几年牢固的友谊,不想发展到那一步,或者说那么快。

(二)


九月的初秋已少了夏日的灼热,大街上还是人来车往,他们步行到闹市区一个叫"丛林"的烧烤店,不少客人正在喝酒聊天。这里环境挺好,绿树荫荫,花草清香。选了张小条桌位置坐下,微风不时吹来,令人心情十分舒畅。
 
服务生很快端来一盘烤鲫鱼,煮花生,韭菜之类及半打百威啤酒。
 
锋掏出手机想呼秦过来一块宵夜,琳说:"不用了,他明天还上班"。恰巧,琳的电话此时响起,锋瞥了一眼,见显示"老公"字样,便没言语。琳拿起电话走向不远处树林旁接听。
 
锋点燃一只烟,欣赏着进店男男女女们来一路去一路的"风景"。
隔了一会,琳微笑着走过来,斟满两杯酒说:"来,我敬你个满杯"!
锋惊讶她的酒量今天有点超常发挥,平时没见她这样喝过,想到既然她高兴,就随她吧!
 
人往往就是这样,如果你喜欢一个人,虽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喜欢。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肯定会有若干个为什么。
 
琳有着男人一样个性,相貌算不上十分出众,却也俊秀温婉,为人特别豪爽大气!平时打扮非常讲究,衣服不但每天换,连鞋子,手表,背包之类都得配套,不嫌麻烦,而是习惯。
 
她明白,锋哥对她也十二分的好,从没有分过彼此。她欣赏他,喜欢他,无论从经济上给予还是身体上付出,都愿意。

"我们结束了,走吧"。锋去了趟洗手间,把单买了站起对琳说。琳怪嗔道"你买单干啥,哪用你来嘛"!锋微笑:"说远了吧。时候不早了,我打的送你回去"。琳瞟了他一眼:"你跟我走,下午订好了房间,我带你去花园酒店"。锋迟疑了下,还是不由自主上了车。

(三)

 
的士穿过静谧的市区,跃上大桥。桥下江边客轮灯火闪烁,空气难得的清新。十多分钟来到酒店大厅,琳登记取了房卡,绕拐搭乘电梯径直到达楼上。
磁性房卡对着门"嗞"了一声,打开了。
这房间够气派!锋心想,一切都是那么精致,干净。米黄色沙发高贵典雅,茶几上摆放的鲜花含苞待放,娇羞动人,两只"红富士"苹果像两张笑脸亲切地招呼着客人。一切设施和摆布都上档次令人感觉很愉快。

"怎么,这架式不打算回啦"?锋打趣问道。
"你不觉得这是句废话吗"?琳反唇相饥,语气不容置疑!"刚才在电话里我已经和老公说好了,晚了不好喊大门,二姐那边去"。她醉眼迷离的望着他,心想,笨男人!

他笑了笑,起身拿起一只苹果冲洗了,用刀子削好了皮,分了一半给她,说:"吃块苹果吧"!
 
"好久变得婆婆妈妈的,你让我有点不开心啊"!琳边嚼边抱怨。锋明白她的意思,只顾低头吃苹果,装哑。
心里却不安,对秦良心上泛起阵阵的歉意。秦的个性与琳其实相反,对妻子一向言听计从,有些女人习性。
 
此刻的锋明白自己是明目张胆的"劫持",觉得当着别人老公将人家老婆带走总不是个事,多少有些心里障碍,他想,为什么不错开一个时间段呢,为什么人在某种特定环境下非要失去理智而孤注一掷呢!
 
他突然感到内心有种痛,真正的绞痛!说不清为谁。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十分地纠结。
燃起一只烟,眺望着夜空,那些远方偶尔忽暗忽明的星星,是否也和人的心境一样,潮起潮落?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洗漱声音,内心难免惆怅,他清醒的意识到这种不道德,无论什么理由和借口都难以抹平对秦魂牵梦绕的伤害。

(四)


琳披着睡衣戴着浴帽落落大方地走出来,之前心存的那些美好,甚至幻想过的一些情景,此刻就呈现在眼前,他内疚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茶杯,木讷而百感交集地斜视着她……。
"时间也不早了,去冲一下吧",琳似乎看透了他心思,又似乎在检讨着什么,毕竟从渴望到失望,总还是不舒服。
"你先睡"。他轻声地回应。
走向浴室,打开喷头,温热的水珠从头顶上一股一股淋下来流淌至全身,平常偶尔也产生过对她强烈的占有欲,可是此刻,尽管也喝了那么多酒反而还如此理智和清醒,什么原因?
脑海里始终是抹不去秦倒酒端杯那些动作,以及憨厚纯朴的笑……。
他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没有吹干头发,是有意拖延时间以避免不必要的窘境。他明白,这样的"不作为",对琳苦心营造的这个地方至少有些残酷。
静悄悄地走近她,听着她轻微的鼾声知道她已熟睡了。他穿好衣服重新坐到沙发上,内心翻滚起太多的思绪,当某种好感转换成情爱的时候,接下来的放纵可能会顺理成章。但他心里警醒着,这不是爱,至少激情还没有燃烧起,而她也仅仅是喜欢自己,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或放不下而已。
夜已深,万籁俱寂。
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窒息。
站起身,回望了一眼床上熟睡的琳,怀揣着抱歉,最终,轻轻地开门离开了酒店。
秋天的深夜,似乎凉意更浓,穿上外套,行走在空旷的大街上,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或许真就是:

古今秀色倾心里,明月当知梦里人。

〔2017.08.27晚/初稿/09.02定稿〕原创

谢谢留言,浏览。

《读后感杂志》平台09.16.已推送,同步收录《天天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