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这辈子,遇上这样一个风一样的男人,是不是命中注定。我只知道,这辈子,我已经逃不掉、离不开。这辈子,我会跟随着这个风一样的男人,远走天涯,一路随风……

那年国庆长假,深宅六天,打扫,洗衣,饮茶,读诗,日子水一般清澈宁静,很惬意,很享受这样的安然。假期的第七天,送走回来度假的儿子,已是午后一点多,他突然心血来潮,要带我去娄底。娄底,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那些古旧的村落,那些尘封的云烟,一直蛰伏在心底某个角落。可是,半天的时间,还未到达目的地就已经天黑,次日单位有个会议,不可能请假,必须赶回。这样仓促的旅行除了疲累,我不知道还能带给自己什么。于是,极力反对。经过几轮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争辩,双方各自妥协,决定就近去黄陂锦里沟看看,也算安慰一下他那颗渴望远足的心。

小奔奔很尽力,轻快地飞驰,我笑着打趣,说他就像这辆小奔奔,绝对的经济适用型,虽比不上那些豪华轿车的高端大气上档次,耐力动力却丝毫也不逊色,照样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诸多乐趣。他笑而不言,哼着几句不着边际的神曲,驾驶着他的小奔奔,风一样在路上奔跑。因对道路不熟悉,几番打听,几番兜圈,终于到达目的地时,已近黄昏。景区的售票窗口已没有人留守,三三两两的游客正从山径上下来,准备打道回府。我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他眨眨眼,拉着我拐进一处正在修建的亭子,笑着说,没人卖票正好,我带你逃一回票,享受一次免费的旅行。

我不得不佩服他敏锐的观察力和胆大妄为的闯劲,从这修建的亭子过去,下得几十级台阶,便到达了锦里沟景区的腹地。走过滨湖栈道,踱上月光桥,傍晚的风吹过赏月湖,吹过我摇荡的心旌,虽天色已晚,还是忍不住在月湖小岛上拍了几张光影迷蒙的照片。逛到张家大湾土家风情街,本想感受一下别样的民俗风情,整条街却是一片寂静,游人俱已散去,店家也早早关门歇息去了。看来,我们也该返程了。

出得山门,他找人打听了一下路径,小跑过来说,老婆,我们今天走一条新线路,抄近道回家哈。随你啦,反正我跟着你,你说咋走就咋走呗。路上的事情我懒得操心,任由他去。于是,他驾驶着小奔奔带我奔上归途。走了一段,遇到岔道口,正踌躇间,路旁一栋民房门口,一个跨着摩托车的壮汉告诉我们,前面通往高速公路的姚姚线路段正在整修,要过去只能弯小道走山间公路,翻过一座山便到了。那壮汉非常热心地说,他家就住在那座山上,顺道可以带领我们一程。我们愉快地跟着摩托车主上路了。

小奔奔颠簸着驶上逼仄的盘山公路,暮色四合,两旁黑黝黝的山峰压下来,清冷的山风扑进车内,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心底突然萌生怯意。恰逢此时,对面又过来一辆摩托车,骑车的男子和那给我们带路的壮汉嘀咕了半天,让到路边,探头向我们车内张望。我和他互换了一下眼神,我知道,他心底也开始打鼓了。我们跟在摩托车后,小心行驶着,天越来越黑,四周的一切都仿佛陷进一个巨大的黑洞,越来越清晰的恐惧感开始揪紧我的心,连呼吸都变得紧张了。他突然打破死一般的沉寂问道,你说,这人会不会是想把我们骗上山?我吓得一下子抓紧安全带,低声嘟囔道,我不知道,别问我。他感受到了我的紧张,笑了笑,说,别怕!有我哩!他让我记下摩托车牌照号码,发给姐夫,说是万一有事情,得有个能找到我们的线索。我把自己深深陷进车座,蜷缩着,不敢吭声,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谨慎起来。我关上车窗,想把越来越深的恐惧连同越来越冷峭的山风一起关在车窗外。盯着前面微弱车灯照亮的一小块山路,两旁的山峰随着暮色加深越来越凝重,一颗心渐渐沉到谷底。身边的他,腾出手来捏了捏我抱在胸前冰冷的双手说,不怕不怕,一切有我哈!黑暗中,前面的摩托车突然停在路旁,让开道,车主向我们邀手说,我家就住在这座山上,你们一直往前走,走到前面大道上就可以出山了。闻言,我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对那壮汉一叠声的道谢。告别带路的摩托车主,我们继续前行,前方依然是仿佛永远也转不出去的山路,一圈一圈在眼前延伸,心情倒是轻松了些许,但仍旧不敢放松警惕。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旅途是如此的漫长,时间一点点过去,路在车轮下一点点延伸,终于,沉重的黑幕拉开了一丝缝,当遥远的路灯霓虹般闪烁在我们眼前时,我俩如释重负。我们终于转出山了!

重新回到宽阔敞亮的大道,小奔奔也变得格外欢快起来。终于放下恐惧的我长舒了一口气,颇有些内疚地说,看来我们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谁说世间没好人呀?虽然电脑里每天都在不断更新着血腥的丑恶现实,可善念毕竟是人之初。感叹间,又堵车了,他下车打探一番,得知前方修路,眼看高速就在眼前,仅剩几十里路程又得绕道。遇到这种特殊情况,导航仪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所幸这世间终究是好人多,两个骑摩托车的中年男子主动给我们带路,穿街走巷,钻胡同,过小道,终于上了高速。

在黑暗中历经波折,颠簸了几个时辰的我们终于踏上光明大道,看着身边轻松驾车的他,我轻叹了口气,忍不住说道,拜托,以后出游有点计划好不好?总是这样子说一出是一出,人随心走,想到哪儿就走到哪儿怎么成呢?他不屑一顾地看了我一眼,调侃道,你不觉得跟着我说走就走,平淡的小日子会多了一些意想不到么?低眉细想想,倒也是,我本是个安静的人,平日里喜欢深宅,如果不是他时常风一样的转念,想必平静如水的日子是很难得泛起微澜的。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每次跟着他风一样的行走,旅途的风景总是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流走,长久留驻在脑海的总是那些令人措手不及、难以应对的经历。

人在旅途,风又起,人伴行,而我今生,情愿随风,远走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