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岛

在公元前约2000年前就有人居住

  塞班及马里亚那群岛的本真靓丽

被真正揭开面纱

  是在1521年著名的航海家麦哲伦

环球旅游后发现该岛开始的

  

麦哲伦发现该岛后

  1565年西班牙人登陆该岛

  按照当时“谁发现谁拥有,谁统治”的殖民地原则宣布永久占有为其领地

  并用西班牙皇后的名字起名为“马里亚那”

  这一去就是400年

  

1898年德国从西班牙手中购买了该岛

  统治不到廿年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后

  德国将这一殖民地永久权转让给了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

日本军队和美国军队

为争夺该岛展开了激烈的战争

  日本战败后

  联合国将北马里亚纳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群岛,帕劳岛和马绍尔群岛

  一起划给美国政府托管

  托管期40年(1945——1985年)

  

在托管期结束以后

  北马里亚纳群岛在美国政府的策划下

  于1986年经全民公投决定,归属美国,成为美国版图的新成员

  管理则由当地政府自治管理一段过渡时期

  因此,岛上居民自1986年起,全部持美国公民护照

-----------------------------分割线------------------------------

遥瞰塞班浩淼烟

  远离尘世一隅偏

  瀛台仙境矗大洋

  恍兮惚兮童话间

  

凤凰花开红艳艳

  拖伞摇曳梦蓝蓝

  云卷云舒笑缘分

  风扬风收发已散

  

夕照游艇偶语冉

  琴声顿挫意正酣

  籁音倦寐觅闲时

  几羽鸥鸣立眉尖

  

窈窕浴女挥柔绢

  椰树轻飏步履款

  涛吻暗香亦微醉

  波光粼粼妒红颜

  

朝阳落日燃海天

  飞鸟白浪舞蹁跹

  二战炮声犹在耳

  倭寇命断悬崖边

  

橘色潜器龙宫探

  周遭鱼游色斑斓

  日舰沉底思过往

  世事轮回惊当前

  

晚霞恣意金黄绚

  夜市喧嚣舌尖馋

  珍馐嬉戏饕餮客

  朵颐纵酒需尽欢

  

海容百川纳万般

  浪来月边银链穿

  千堆雪前说沧桑

  大道无声是至简

。。。。。。

从浦东机场起飞

  当地时间凌晨5点(与北京时间有两个小时时差)

  抵达塞班岛

  

塞班机场

  二战时原日军军用机场的基础上改建而成

  候机大厅的规模

  相当于我们这里的一个县区级汽车站水平

  

过关后走出机场

  迎面而来的和煦微风

  让人神清气爽

  

初升太阳

  给空旷四周涂抹迷醉金黄

  抬头仰望

  湛蓝天空

  有丝丝白云在酣然徜徉

  



  阳光透过云层

  无数金色豆子在天空中黄澄澄的笑

  

生命渐渐苏醒

  我仿佛看见

  一串绝美的音符

  在天籁悠扬的飘

  

久违的蓝天白云

  久违的清新美好

  去特么滴雾霾

  去特么滴桑拿闷热

  一路无话

  酒店里将行李一放

  6点刚过

  

一早一晚

  正是拍照的好时机

  

拿起相机

  直奔外面海边而去

  

银色阳光斜撒海面

  绿的草

  蓝的海

  白的云

  恣意搅合在一起

  湛蓝了一个灿烂的梦

  晨曦抚摸树叶

  滑向大海怀抱

  天空漂浮的白云

  对着远处绿萌最亮处

  笑意连连

  

我用虔诚的目光

  默默注视

  哦

  那最灿烂的地方

  一定是我梦的所在

  红红的凤凰花开了

  蓝蓝的青春梦走了

  

每逢凤凰花开

  学子们就要毕业了

  

以前是盼毕业

  毕业这么久了

  眼见这火红的召唤

  心里不禁有些淡淡愁伤

  

我的青春我的梦

  我的年华我的情

  都随这淡淡花香

  渐渐远去

  

变的是容颜

  不变的

  依旧是执着与等待

  该来的来

  该走的走

  过往之间

  落红满地

  

繁花虽已凋落

  阳光依旧遍撒

  那擦肩而过的缘分

  仿佛也嗅闻出随性与淡然

  

不管你在还是不在

  生命书写的

  永远是本真的色彩


晨起健身的原住岛民

从我身边风一样的飘过

落红车轮

顾盼无言

动静之间

琴瑟恋眷

  凤凰花树下

  日军二战时被摧毁的坦克

  随处可见

  

美丽之地

  也有曾经的血雨腥风

  风雨如磐

  阳光投下的阴影

  拉长慨然叹息

祈愿世界和平

远离战乱戕害

  蓝洞

位于塞班岛的东北角

  是与太平洋相连的天然洞穴

  被《潜水人》杂志

评为世界第二的洞穴潜水点

  这里常可看到潜客们在此练习下水

  

蓝洞

  是石灰岩经过海水长期侵蚀、崩塌,形成的一个深洞

  水深达到17米,最深处达到47米

  

蓝洞与外海有3条相连的水道

  光线从外海透过水道打进洞里

  蓝洞水池内能透出淡蓝色的光泽

相当美丽


  走近洞口

  一股凉爽清风直扑脸面

  蓝得让人要发疯滴海水

  荡漾神秘和梦幻

  

说话声

  海浪撞击石壁哗哗声

  在洞内低沉而悠长的交织缠绕

  恍惚中

  已经进入童话世界般

  一位意大利母亲

  带上8个月大的儿子

  独自旅行到这里

  

  小男孩

  洋娃娃般天真神情着实可爱

   童真与母爱


  羊肠小道

  崎岖蜿蜒

  车行颠簸

  终于登上了岛上的塔巴乔山

  它是岛上的最高峰,也是“世界最高峰”

  

世界最高峰不是珠穆朗玛峰吗

  哈哈

  因为山脚下的海洋深处

  是著名的世界海洋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

  深度为10914米

  

如此相对高度远远超过珠穆朗玛峰

故而当地人戏称之为“世界第一高峰”

  看远处云天交接海水最蓝处

  就是著名的世界海洋最深处

  马里亚纳海沟

  

2012年6月24日

  我们国家的“蛟龙号”载人潜水器7000米海试

  就是在这里进行了第四次下潜试验

  塞班岛的自然环境保护得很好

  海水没有丝毫污染

  

马里亚纳海沟足有一万米深

  加之岛屿周围有许多珊瑚礁

  所以站在山上看下去

  海水在阳光折射下

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颜色

  

从近处的淡绿

  到远处的碧绿

  再到深蓝

  最远处是摄人心魄的墨蓝

  下面便是深不可测的马里亚纳海沟

  

头顶漂浮白云

  凝望神秘的墨蓝

  灵魂在那一刹那沉入空灵状态

  妙不可言

  看图片中陆地上小湖

  这是岛中唯一淡水湖

  

70多年前日军溃败时

  丧心病狂

  将长效剧毒投入湖中

  至今

  湖中之水尚不可饮用

  

再看远处

  这隔海相望之岛

  就是天宁岛

  

当时投向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

  就是在这里装载起飞

  

往事已矣

  不堪回首

  抚今思昔

  感慨唏嘘

  塞班岛椰子蟹

  作为塞班岛独有的物种

  属于当地的野生保护动物

  游客连壳都不能带出关

  

要想见识它的真容

  只能亲身来到这里

  

无论蒸、炖还是煲汤

  椰子蟹的味道都会令您难忘

  一股独有的螃蟹的鲜味

  融合椰子的清香

  绝对征服你的味觉

  那肥美的蟹肉足以令你满足感瞬间爆棚

  

作为吃货一枚

  有幸享用了哈它滴美味

  

  各位猜哈

  一般大小

  好多美刀一枚

  蓝天碧海中

  褐色礁石傲然挺立

  

从山坡上看去

  巨石犹如巨鳄横卧海边

  凶狠的眼光

  霸气侧漏滴俯视太平洋

  正和汹涌的波浪顽强搏斗

  

壮哉

  妙哉

  对于大自然滴鬼斧神工

  除了膜拜

  还是膜拜

  轻缓细浪

  柔柔拍打岸缇

  间或响起阵阵惊天拍礁涛啸

  好一曲绝妙海韵旋律

  站在海边

  舒心畅怀间

  忽然天色突变

  

狂风肆掠

  天色由蔚蓝渐成暗蓝

  白云在空中翻滚移动

  

一线线海浪

  前仆后继往岸边涌来

  海天相连处

  浅灰风柱在缓慢竖立旋转

  如根根巨棒

  由远及近

  挥舞海的情绪

  瞬息万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放晴之时

  必将迎来更加清澈空灵的世界


情景交融

幸福的感觉不要不要的

有木有

  军舰岛

  周长不过2公里

  二战时期被深夜抵达的美国空军

当作了一艘日本军舰

  

  狂喜间

  从空中投下无数炸弹

  直到天亮

  才发现这艘“炸不沉”的“军舰”原来是个小岛

  顿时晕得狂吐鲜血

  军舰岛因此得名  

  

这里有令人目眩神迷的银色沙滩

还有最纯净的海水

  

海面上

  游艇

  香蕉船

  如星星点灯般灿烂

  

蓝天白云下

  五彩拖伞摇曳在天空

  

踏入清澈浅滩

  各种鱼儿在你脚边游来游去

  煞是有趣

  

海滩上

  身着各色比基尼的各国美眉

  在你眼前晃来晃去

  那个架势

  不把你搞整得鼻血长流

  妹纸绝不收兵

  

岛上除了浮潜项目

  还可以坐潜艇到达15米深的水下

  观看奇妙海底世界

  以及二战时期美军坠落的战斗机

  和日军被击沉的军舰残骸  


  即将从码头坐船

  登陆军舰岛

  清澈浅蓝海水

  漂浮点点轻舟

  

蓝天白云下

  游人欢笑犹如粼粼波光

  灿烂着跳跃的爽朗

  满世界的和风送爽

  满世界的碧波荡漾

  

徐徐海风下

  将惬意心情折叠一个浅粉小鸟

  沐浴晶莹璀璨的阳光

  迎空飞翔

  站在游轮上

回望岸边


红花绿树掩映下

点点乳白色建筑煞是显眼

蔚蓝海水吟唱轻柔的歌

好一个神仙世界

  游轮已经启航

  汽艇从身边呼啸而过

  如一把锋利剪刀

  将湛蓝海面爽利破开

  

  天际边漂浮的拖伞

  低头凝望

  翻滚的白浪汹涌豪迈激情

  酣然沉醉

  平静海面

  海水变幻参差不一的蓝色

  有深有浅

  让人目瞪口呆

  犹如走进童话世界

  

徜徉白云的天空

  黄色拖伞悠闲浅唱

  应和小舟欢歌

  此起彼伏

  抑扬顿挫出

  清澄空明的神仙境地

  海天一线

  柔云茫茫

  欢声笑语

  绿波荡漾

  

丢下烦扰

  敞开心扉

  面朝大海

  放飞梦想

  幸福

像花儿一样开放

  妹纸裙装草帽

  在这飘荡蓝色氤氲的世外桃源

  尽情享受上天赐予的美妙时光

  指夹香烟的妹纸

  也是一种很酷滴风景

  凹凸有致

青春绽放

  玩自拍的韩国妹子

陶醉得完全停不下来

  低头脚下

  银色沙滩上绿意盎然

  

肥厚叶片

  绽放璀璨光芒

  天海空灵

  静听涛声四起

  翻腾浪花

  浣洗朵朵欢颜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娇颜浅浅笑

  沧海滔滔潮

  如花年华青春多美妙

  

沧桑皱

  烟雨遥

  浪淘红尘俗世几多娇

  

海风笑

  惹寂寥

  痴情犹在

  柔纱摇

  只剩一羽孤鸿桨波涛

  举手投足间

  娇媚姿态尽显

  唇张齿合里

  呢喃软语飘香


  我的目光是你手中摇曳不定的纱巾

  发髻上火红的花是我跳动的心

  柔柔海风带去我不倦的呼唤

  我愿用一身守候着你

  阳光下的童颜

  将海水灿烂得多姿多彩


比海水更清澈的微笑

  比白云更纯粹的眼帘

  掬一捧童趣

  就着灿烂的阳光

一饮而尽

登上橙黄色的潜水艇

探秘海底世界

再来一组浮潜

  换个场景

  上几张租成142美刀/天的汉兰达

  在岛上溜达拍的几张片子

  

  蔚蓝与橙黄

  简洁与明快

  万岁崖

是位于塞班岛最北部的一处峭壁


1944年

美军攻击马里亚纳诸岛上的日军基地

日军退到岛的北端

不愿投降

逼迫老幼妇孺一起到万岁崖边

高呼万岁后

集体跳入崖中自杀

  为了吊念在这里自杀的日本人

及提醒人类战争的可怕

日本人在万岁崖旁竖立了观音像慰灵塔

每年都会有许多日本人特别到这两个地点

吊念、祭拜

安慰往生者灵魂


慰灵塔上

一批又一批的韩国人

将咀嚼过的口香糖

涂抹在它上面以示鄙夷

然后

一批又一批的日本人

用小铁铲将抹痕铲除


战争

给人类留下心灵的创伤

小铁铲能够铲除得完吗

  免税商店里的场景

  凤凰花开

  绿树成荫

  蓝天白云下

  草坪上躺歇郁郁葱葱的安详


这般绝妙安静之处

  与自己心爱之人一起

  铺一张垫布

  放些许吃食

  席地而坐

  偶偶私语

  倒也其乐融融


  花开寂寞

  花败忧伤

  闲看风起

  美艳飘落

  绿地星星点点暗红离伤

  浸润阙阙曾经欢歌的回忆

  

也曾点染时光

  也曾生动红颜

  也曾用妍香点缀生命

  终究用无悔零落成泥

  

归于尘的瞬间

  你作别了怎样的无奈?

  你丰满了谁的记忆?

  

落红瓣瓣

  片片成殇

  枯枝躺卧

  咀嚼着曾经的辉煌


  游轮荡舟太平洋

  心海沉醉黄昏中

  傍晚时分

  太平洋洋面波澜不兴

  浅淡金色夕阳

  给四周涂抹丝丝柔情

  

游轮边 橘黄小舟欢快驶来过

  一条银色拉链悄然敞开

  涌顽皮浪花

  

悠悠云朵

  触手可得

  山脊上片片阴影

  呓语绵绵

  舱外的人在看风景

  船里的人在快朵颐

  一曲翻唱卡朋特的yestday once more

  在悠闲中怀旧

  在碧波中畅想

  游船在海中闲庭信步

  众人在船上悠然自得

  一抹温馨亲吻着星条旗

  呼啦啦的哼唱醉了夕阳

  夕阳醉了

  落霞醉了

  任谁都掩饰不了

  

是谁带笑

  是谁带俏

  默然将心偷取了

  酒醉的心被燃烧

  在夕阳的黄昏下

  让我们脚踏浅滩

  用虔诚的心情

  静看菲律宾海

  变化多端的晚霞

  带给眼球的视觉冲击

这醉美的霞彩

会不会让你目瞪口呆怀疑人生


  

  一轮火球

  燃烧着最后的激情

  在海天一线处

  旋转

  缓缓的吐炽热白舌

  懒庸舔噬海面

  

万籁浅醉

  荡漾的微澜皱了视线

  云层由单纯的灰白

  向淡黄深黄

  渐次走过

  依偎在浅笑的海面

  风平浪静

  海天一样的斑斓

  

忍看金黄的余晖

  悄然滑落在指尖

  仿佛听到来自天籁的歌声

  舒缓悠扬的唱晚

  

身心不由为之一颤

  魂魄从心中冉升

  拥抱这美妙的瞬间

全文完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