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可可西里》,

几次梦醒在藏羚羊被屠杀的现场。

它们失去了可贵的皮毛,

赤裸裸的被晾在荒野中,

眼泪未干的双眸盯着前方,

无辜、不解、难过、无奈。



无情盗猎者,

眼中看不到它们的眼泪,

利欲熏心的,

只一味追求昧着良心的黑钱。

失落中,

总会出现高尚的身影,

和高高举起的捍卫的枪枝。

风雪瞬间盖过远走的你们,

他们默默掩盖你们灵魂,

并下定决心保护你们的族群。

不知疲倦游走在冻夜里,

零下四十度的刺骨挑战,

心中的你们,

是他们惟一的方向。

一个不相信眼泪的地方,

坚定的步伐和坚毅的勇气,

就让他们叩开你们的黎明吧!

每每庆幸还活着的一天,

可以再见你们圣洁的眸子,

那里折射的是最美丽动人的天籁。

没有草木多情,

没有弦月慕慕,

只有狂风暴雪,
以及无尽的挣扎。

每个日子的太平,

都离不开这些保护它们的勇士。

有这么一个人,

为了给队友送去粮食和希望,

不幸陷在沙漠漩涡中,

极尽自我挽救,

只为能再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帮助队友。

但慢慢下沉的身子,
无奈中却依旧大大睁着刚毅的眼神,
没有眼泪,
因为这里不相信眼泪,
唯有天地为之震撼的意志力。


队伍中一个个慢慢离去,

如同每一盏灯,

燃烧微薄的自己,

却照耀很多圣洁的灵魂。

最后阿爸也走了,

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与不法份子

斗到底。
他虽离去,
但不屈不挠的精神却扎入每一个
爱大自然生灵的心里。

他们也有家庭,爱情,儿女,

看似无情的离开最爱的亲人和爱人,

言、行、举、止却是大漠里最深的柔情。

如同仗剑走天涯的英侠,

横刀向天,

为这些生灵爱之肝胆天地可鉴。

如何理解他们的伟大,

让我想起《无人区》这部电影。

一样的荒漠,

一样的荒凉,

没有人情人暖,

只有初遇生成的敲诈、利用、欺骗、残酷。

无数个如此静的黑夜,

没有一刻可沐浴安宁,

惆怅、寂寥、无助、认命,

混淆了无数昼与夜。

游弋在岁月的身后,

连自己的影子都模糊到不认识,

无时无刻不提醒单薄衣服下,

裹着的疲惫的灵魂与躯体。

这里一样,

不相信任何眼泪。

自我独自高歌,

才有希望的音符一步步走成的身后的脚印。

在子夜将尽时,

正义、勇敢、信念、坚持,

会不断唤醒黎明的双眸,

照着宇宙中的每一寸渺小的伟大。

追寻你留下的每一个足迹,

成就邂逅的每一个最美时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