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6

  第一次读《海子的诗》,就被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所吸引,温婉地触动了我心灵最柔软的地方,脑海里瞬间闪现出这座海滨小城---旅顺。

  春暖花开之时,载着爸妈、妹妹又一次来到这里,不时被一座座熟悉的老建筑所吸引,还有路边灿若云霞的樱花。年轻时特别喜欢大连,四十岁以后却喜欢上了旅顺,每年都要来一、两次,虽距大连40多公里,近在咫尺,却没有它的喧嚣华丽,那经过岁月打磨的厚重优雅,宁静安逸愈加动人,整座城市荡漾着浓郁的异国风情,渗透出深厚的历史气息和文化底蕴,也更令人回味。

  看着遍布的历史建筑如数家珍:胜利塔、火车站、旅顺博物馆、关东州厅、师范学堂、俄清银行、关东军司令部、赤十字医院......之所以这样熟悉,是因为6岁起爸爸第一次带我来,记得那年也是春天,在这住了半个多月,第一次看见大海,第一次看见樱花,此后的四十多年里,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故地重游。

  旅顺堪称中国乃至世界近代史上的露天博物馆,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一直是各个朝代兵家必争之地,虽然今天的大连如此繁盛,但在过去,只是一个叫青泥洼的小渔村,熟知辽宁历史的人都知道“先有旅顺,后有大连”,1981年以前一直称为“旅大市”,可窥见一斑。

  19世纪末沙皇俄国强行租借大连、旅顺作为沙俄太平洋舰队的主要基地,驻扎了大量的陆海军,1904年日本为争夺辽东半岛,以旅顺口为主战场,挑起了日俄战争,战胜后沦为日本殖民地达44年之久,所以旅顺留有大量的日俄建筑,它们大多历经近百年的风雨,是中国近代历史的见证。

  旅顺火车站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也是中国十座最美火车站之一,它是沙皇俄国时期修筑的南满铁路终点站,典型的俄罗斯风格木质建筑,草帽形椭圆尖顶,造型别致的黄墙绿屋,欧式站台,精致唯美,充满了诗情画意。

  从开通至2014年春,喧闹了一百多年的列车停运了,望着延伸至远方的铁轨,似乎穿过了漫长的岁月长河,怀念那铿锵于双轨间的绿皮火车,还有旧日那些美好的记忆,多么想再坐一次啊,可惜永远等不来那趟火车了。流转了百年光阴的老车站,好似一辈子戎马生涯的古稀老人,阅尽了人间的风雨春秋,终于淡出了他的历史舞台。

  白玉山是旅顺的象征,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时这里都是炮阵地,山顶的白玉山塔,形似炮弹,是日军在日俄战争后,为表记死亡将士而建的“表忠塔”,意思向日本天皇表忠,现更名白玉山塔,这座塔已成为日俄侵占旅顺口的铁证,以此为旅顺的标志性建筑,颇令人感到耻辱,但其一它的地理位置和高度在市区随处可见,其二这也是一段不能磨灭的事实,可以提醒国人时时铭记那段不堪的历史。

站在白玉山顶,可以俯瞰军港,所谓“旅顺口”就是眼前宽近300米两山对峙而成的出海口,狭窄的航道每次只能通过一艘大型军舰,易守难攻,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世界五大军港之一,闻名遐迩。

  其中一山的侧面,延伸出弯曲的小岛,很像老虎的尾巴,这就是著名的“老虎尾”,旅顺口被誉为世界名港与其有着密切的关系。老虎尾半岛形成一堵天然防波堤,港内水域广阔,终年不冻,隐蔽性和防风性良好,好似一个内湖,堪为天下奇观。航道两侧的山,隐蔽火力机关交叉成网,敌舰就很难靠近,所以无论是甲午战争还是日俄战争,日军都没有从海上攻进旅顺,而是由陆地攻陷。

  白玉山中有一个百鸟园,有鹦鹉、锦鸡、大雁、天鹅、孔雀等,更多的叫不出名字,聆听悦耳的鸟鸣,近距离亲密接触,真是赏心悦目。不过这儿的鸟都特别好斗,每次来都看见打架的,鲜血淋漓,羽毛掉落,是不是与这里的风水有关,自古就是战争不断,所以连鸟儿也这么善战。

  军港为京津海上门户和东北的天然屏障,原名狮子口,明太祖朱元璋时,派将率军从山东蓬莱乘船跨海在此登陆收复了辽东,因海上旅途一帆风顺,遂将狮子口改名为旅顺口,一直沿用至今,港口内停靠着一艘艘军舰,每次走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哼唱起苏小明的《军港之夜》,“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

  路上经常看到很多军人,喜欢那一袭雪白的海军服,显得每个都好帅,还有一些穿着迷彩服的海军陆战队,旅顺的兵民比例占全国之最,在此驻军有着悠久的历史,旅顺港曾是北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海军基地,清朝李鸿章即在此建北洋水师舰队。

  胜利塔是苏联红军为纪念反法西斯胜利十周年而建,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旅顺被日军占领,1898年沙俄迫使清政府与之签订了《旅大租地条约》,霸占旅顺口,1904年日军偷袭,日俄战争爆发,日军夺取了旅顺口军港,1945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旅顺港继续由苏联占用,直至1955年12万苏军从此撤离,至此旅大地区结束了半个多世纪的殖民历史,回归到了祖国。

  相距不远的解放塔是为纪念苏军解放旅顺所建,塔基与塔身也是花岗岩堆砌而成,顶端镶嵌石刻的五星,与胜利塔的风格浑然一体。

  旅顺博物馆坐落在太阳沟街区,环境十分优美,初名关东都督府满蒙物产馆,内藏很多绝世孤品文物,都是日本人从我国盗掠没来得及运走的,钱币、陶器、金器、佛像、书画、新疆木乃伊等等,所以旅顺博物馆备受海内外瞩目。

旅顺日俄监狱是1902年沙皇俄国始建,1907年日本扩建而成,它所关押和屠杀的并不全是中国人民,还有反战的朝鲜、日本、俄罗斯等国进步人士以及美国飞行员等,四十年间无数爱国者在这里就义,日寇离开前烧毁了监狱档案,以掩盖恶魔罪行,所以统治期间究竟杀害了多少仁人志士,已成为千古之迷。

  高大的围墙,密布的铁丝网,上方是灰蒙蒙的天,好似我阴霾的心,无视生命的日本大和民族,有着贪婪、奸诈、无赖的劣根,至今仍不能正视侵略的历史,一再的扩张,其野蛮和非人性令人发指。

  黄渤海分界线位于旅顺的老铁山,出市区去往陈家村的途中,漫山遍野到处是大樱桃园,晶莹剔透挂满枝头,可以一饱口福。

  老铁山位于辽东半岛的最南端,系千山山脉的余脉,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延伸至黄海和渤海中,一山担两海,形成自然的分界。远望碧波万顷,黄海和渤海的浪潮,由两边涌来,交汇在这里,由于海底的地沟和两海各自不同的水色,黄海海水较蓝,渤海海水略黄,形成一道“泾渭分明”的水流,这就是黄渤海分界线,肉眼可以清晰看到那弯曲的弧线,但此时是一天中光线最足的时候,拍出来却不太清晰。

  因水下海沟的作用,这里自然形成急流旋涡,无风都起三尺浪,一只小船迎风破浪驶来,一群海鸥追随左右,原来渔民是过来收网的,海鸥们趁机偷食。上下翻飞的海鸥,发出阵阵欢快的叫声,围绕着海中灰色的渔网,看准目标,一次次扎进水里,那渔民并不驱赶,他们共同享受着大海的恩赐,一幅人鸟同乐的和谐美景。

  老铁山灯塔建在山角上,1893年清廷当局请法国人制造,英国人修筑,现今仍是亚洲照度最强,能见距离最远的引航灯塔。一百多年来,历经了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硝烟,被中、日、俄三国多次轮番管理,其中的坎坷与曲折,在世界灯塔中实属罕见,令人蹉叹。

  二零三樱花园距市区仅3公里,因其海拔203米,被称为二零三高地。在日俄战争中它是西线制高点,因距市区和港口较近,是日俄双方争夺的重要阵地。9天的殊死血战,203高地的惨烈是空前的,阵地频繁易主,最后日方以一万七千人的性命为代价获胜,日军指挥官乃木希典是著名的武士道英雄,明治时代获得“军神”称号,在这里他搭上了两个儿子的性命,俄国守军六千人全部战死,日本在1980年拍摄的电影《203高地》里,记录了这场血腥的战争。在中国的领土上,展开你死我活的攻防战,用一句电影中的台词"不管他们谁赢得这场战争,输的都是我们"。而今硝烟早已散去,走进樱花园,灿烂的繁花令人炫目,不知还有几人记得曾经的历史。

  园内漫山遍野樱花开放,目前是中国面积最大,品种最多的樱花园,木制长廊蜿蜒于山坡之上。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只有七天,整棵树从开花到落净不过半月,形成樱花边开边落的特点,之所以在日本被尊为国花,不仅因为它的妩媚,更重要的是其绚烂而短暂之美,符合日本人的物哀美学观,而随即凋谢的“壮烈”,象征了大和民族崇尚的武士道精神,日本殖民旅顺期间,广种樱花意为舒缓军人的思乡之情。

  漫步花间,粉红的樱花层层叠叠,密密匝匝笼盖着幽深的小径,宛若穿行于鲜花长廊,三三两两的游人,悠闲惬意。

  乱花渐欲迷人眼,花团锦簇,堆堆砌砌,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旅顺的龙王塘樱花园,记得上次来正巧赶上一场急雨,园中只剩我们两人,雨中随风凋零的花瓣令人痴迷,满地落红把樱花的凄美渲染得淋漓尽致,好像是只为我们而演绎的专场。今天艳阳高照,另有一番风味,信步花间,或花下小憩,笑意在脸,喜悦在心,记录着我和樱花的浪漫约会。

  小小的花蕾精致可爱,宛若欲语还休的豆蔻少女,花色由浅至深,渐变晕染,纯白、嫩粉或艳粉缀满枝头,花开荼蘼,嫣然芬华。

  走进英歌石植物园,但见峰峦叠嶂,山谷凹地中,树木葱茏,百花争艳。春季万物复苏,樱花、桃花、杏花、梨花、李子花、迎春、丁香等等姹紫嫣红开遍,真是“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园中有一片碧桃,花朵丰腴,色彩鲜艳,又名千叶桃花,忽想起《诗经》中赞美桃花的一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虽然诗句描写的是盛开的桃花,实则是一首贺新婚的诗,而妖妍媚人的碧桃,恰如新娘羞红的脸庞。

  路旁山坡之上均被怒放的芝樱覆盖,徜徉于花海,好似彩霞般绚丽夺目,移步异景,似梦似幻。

  整个景区以中国山水写意手法为基础,融合日式及欧式风格,繁花依循山势地貌,保留树木原生态,虽着人迹,却宛若天成。

  植物园中,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当属华美高贵的郁金香,在风信子、洋水仙的衬托下,愈加艳丽优雅,花开次第,如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油画,美不胜收。

  徜徉郁金香花海,红、粉、黄、橙、紫、白等五颜六色,婀娜多姿的摇曳于春风里,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被称为“魔幻之花”,更有“世界花后”之美誉。

  隐隐约约的香气如影随形,一株株亭亭玉立,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花中仙子,各种反差强烈的撞色,排成一条条花带,难以言说的美丽。

  郁金香之美在于它绚丽的色彩,雅致脱俗,高大的乔木自然生长在花中,周围饰以嫩绿的草坪,美轮美奂。

  一个个单色花田,灿若彩霞,别有风情,花朵上还留有清晨的露珠,风儿掠过,一滴慢慢滑落,如伊人腮边的泪珠,令人动容。

  红色是极富感染力的色彩,带来视觉冲击的同时,伴随着心灵的震颤,浓烈似火,热情奔放。

  看过了风景,来到旅顺当然要吃海鲜,这里价格比大连实惠,太阳沟街区有个农贸市场,每次来都要大快朵颐,肚子吃到爆才算罢休。

  之后继续逛街有助消化,路上行人稀少,偶尔有一、两个当地人擦肩而过,旅顺口一直是军事禁区,太阳沟的军事管理区更多,所以人口密度低,街道两侧的樱花争奇斗艳,满街飘香。

  年龄大了就开始怀旧,特别怀念自己与某个地方有关的人和事,时间在一点点倒流,许多年的往事历历在目,街上依然开满了花,老屋也依旧,就这样恍惚的走在旧时光里,几十年华,悄然流逝,一阵清风,卷起曼舞的樱花,拨弄着我的心弦,飘落于时光深处,留下永恒的记忆。

  春暖花开之季,游走于旅顺,恰好在这里,与我的旧时往日相逢,人生中总有一些无法割舍的情怀,悱恻缠绵……

撰文:超然

拍摄:超然

图文均系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


此篇收录于旅行栏目《在路上》

 网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