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乔丽卿.图/网

寒蝉凄切,对晚长亭。意思是凄凉秋日,偶得一两声蝉鸣显得格外凄切、婉转,特别是秋日傍晚的小路,雾霭绵绵,透着一层薄薄的沙,寂寥的长亭与秋蝉共同谱写一曲朦胧自然却又哀怨的歌。庭院边那颗老梧桐,也佝偻着身子,待秋风路过,发出簌簌声响,卷走层层孤叶,飘远四方,不知不觉秋意深了,思念也浓了。这似乎是江南的秋日,显得的那样的婉约。

近日来,河套的秋天也是绵绵漫漫地连续下了几日秋雨,时而大时而小,这在我的记忆中是很少的,确实有了几分江南的婉约,还带着北国的粗犷和豪放。临河街边的国槐黄中带绿,所有垂柳摇曳着身姿,叶子如长大的孩子脱离了母亲的保护,飞舞着飘向远方,带走了亲人的祝福与思念,虽然没有南国的寒蝉凄切、落英纷飞的感觉,但那种凄切与勇敢、婉转与豪放并存的秋日情愫,更让人回味不尽。

 秋雨绵绵,秋风习习,远远望去还是苍茫一片,巍巍阴山,若隐若现,秋雨淋湿了河套大地,也淋湿了我所有的记忆,秋风舞动着河套姑娘的裙摆,秋雨凝聚了河套汉子专注的神情。如堕烟海的雾帘环抱着浓浓的秋意,袅袅婷婷地弥漫在临河的每个街道、每个广场和每个人的心里。临窗望去,秋雨如断线的珠玑竞相飞落大地。远处新疆杨的枝头上,被染成秋色的残叶,在秋风的催促下,瑟瑟发抖,既留恋枝头的挂牵,又期待来年的再次丰满,泪痕满面地将作别的手势,拼命地扬起,给人一种坚强和奋发的感觉。

  不觉还是移步户外,站在四处飘荡的雨雾中,感受着河套秋雨难得的委婉,回味着秋日细雨的孤独与寂寞,宛如一个期待情人如期而至的美人,行走在雨中湿地公园的的小径上,观看着总干渠两岸依然顽强盛开的黄色菊花。

在雨中漫步,不由得想起李商隐的“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的吟菊名句,我不知道老先生当时赏的是哪的菊花,但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北国的塞外小城,依然也有了这般景色。于是更喜欢了这秋天的雨,喜欢独自在这绵绵秋雨中漫步,喜欢了这份难得的孤独和寂寥。

一个人在慢慢的思绪中,让这秋日细雨把心中的那些莫名的焦虑与哀伤抚去。听秋雨低喃,观秋风轻摆。河套大地遍野的苍茫与金黄,丰盈的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一样,果实丰满、瓜香四溢,丰收的高粱酝酿出浓郁的琼醪,期待远方亲人品尝。于是没有了那种亦悲亦喜的愁绪,就这样漫漫地行走在河套秋色的光阴里,细看这一地的落英缤纷。这种景致写成悲秋似乎已经不太自然,将这秋色绘成锦绣别样景,让这画面体现不一样的家乡情,秋雨打湿岁月的嘀嗒声也不再苦闷,不紧不慢,如鼓之热烈、琴之悠扬。

这秋雨,似微醉中起舞的姑娘,是那种娇羞、惊艳、热烈、唯美的模样。秋日,像一颗颗饱满的果实,满满地装在心上。于是,忘记了在雨中漫步,似乎在临窗听雨,带着湿漉漉的心思,踱步在这秋日北国小城的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