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闲暇,窝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一边放着音乐一边给阳台上和房间里的花木浇水,有些花木是在植物研究所的一位老同学送的,如旺盛的绿萝,长长的藤蔓自然随意的生长着,在阳台上垂下一道天然的绿色窗帘。房内桌案上嫩绿清新,状似浮云的文竹,似松非松,却有松之秀挺,似竹非竹,却有竹之清雅。还有那叶宽带形顶着一簇火红之花的鸿运当头,吉祥高贵。很是感谢老同学彰显对我的一片深厚情意!喜欢这悦目的绿意,给烦劳过后休闲的时间增添了几许情趣。更喜欢这份淡淡的闲适、安静,读读书,随意写下几行清浅的小字,不为取悦他人,只是喜欢文字里的这份随意放松。
  忽想起今天是又一位老同学的儿子大喜的日子,今晚要参加他们的婚礼宴席,我的思绪由此便又展开想起了很多很多……

我们这些老同学的子女已是陆陆续续的成人结婚了,不少老同学已是孙辈绕膝了,使人不由感到,我们年岁忽已暮!

  时光的辗转总是如此匆匆,不知不觉间,指尖的年华日渐消瘦,渐渐瘦成了一弦眉弯。揽镜自照,眼角竟已爬满了细细的鱼尾纹,微微蹙眉,额头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更是如刀刻般清晰可见了。想想,孩子一天天长大,由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从天真可爱的对着你微笑到背上书包迈进校门,到如今成人步入婚姻殿堂,要经历多少个日日夜夜?父母从身姿矫健到步履踉跄,从青丝缕缕到双鬓斑白,又要经历多少个季节的轮回?又有谁,能够与时光抗衡,在岁月面前毫发无伤?经过那么多的日夜交替,寒来暑往。岁月,依然是碧水青山,烟火葱茏的模样。年华,已过了大半生。陌上行走的我们,更是在尘世烟雨的侵蚀下风霜满面,心境沧桑。
  时光真真的如风啊,无论我们如何在后面追赶,气急败坏、捶足顿胸,它都毫不理会的远去了,一个头也不回。怎么顷刻间,就年岁已暮了呢?就像今年春节晚会唱红的一首歌:
  门前老树长新芽,
  院里枯木又开花,
  半生存了多少话,
  藏进了满头白发。
  记忆中的小脚丫,
  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爱交给他,
  只为那一声爸妈。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
  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
  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草木疏离间,园栅边的牵牛花还在阳光下自由的绽放着,树木也依然旺盛葱郁,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阴晴、冷暖都与它们毫无半点关联。 回眸看去,玉貌朱颜到容颜迟暮,就像一季芳华悄然荼蘼,不过短短一瞬间。在时光的霜刀雪剑下,我们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待时光兵临城下,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弃械投降。到那时,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耳朵背了,脸也干瘪得像布满了褶皱的核桃…… 无论我们怎么恐惧,怎么不情愿,手中紧攥的那些薄薄的光阴,都被岁月无情的风干了,被流光无情的漂白了。 人,终究是敌不过时间的。
  走过如水的光阴,看过一场场离合聚散,渐渐懂得,荏苒岁月,浊浊尘世,只有随心、随性、随缘,才能更深的体会到平淡中的幸福,只有携一份“心田开半亩,随处种清欢。”的豁达、恬淡。才能在如流的尘世中素心若简,从容走过。
  再芬芳馥郁的茶香,最后终会喝到无味,再轰轰烈烈的感情,历尽风霜雨雪,走过悲欢离合,亦会回归平淡。千帆过尽,山河踏遍,我们所希望的不过是一份细水长流、相濡以沫的感情,一个可以陪自己看晨曦微露、暮色烟霞的归人,低眉静守俗世烟火,老旧庭院,布衣素食,现世安稳。 烟火熏染的日子,纷繁复杂的尘世,总有柴米油盐的琐碎,争争吵吵的纷扰,人情冷漠的凄凉,趋炎附势的虚伪。尘世中行走的你我,更应及时打开心窗,让阳光洒进心底的每一个角落。于忙碌中找寻一份闲适,于庸常中寻觅一份静好,剪一断菩提般安然、恬淡的光阴,做自己喜欢的事,看自己喜欢的风景,听自己喜欢的歌,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在岁月老去之前,努力将生活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优雅着,明媚着,芬芳着……

“抱香枝上老。”喜欢这句话,更喜欢这句话中所包蕴的含义。如果不能拒绝老去,我希望可以把生命活成一朵花的姿态,在光阴中活得从容优雅,盈盈转身时,也要保留一份银碗盛雪的清宁。 喜欢那些在岁月老去时依然心境青春的人,纯洁、优雅、芬芳。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光阴走过的痕迹,更能感受到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岁月积淀下的沉香。虽素衣清颜,却让人感觉到山河岁月,万种风情滚滚而来。那份灵魂深处透露出的含蓄的、内敛的雅致,在一举手、一投足间缓缓溢出。恰似从水墨江南中走出的青花瓷器,古朴、厚重中流露着不动声色的美丽。
  静下心来细细思忖,岁月,是公平的,它在将沧桑刻画在我们身上的同时,也让每一颗尘世跋涉的心灵渐渐趋向丰盈、圆润。光阴是无情的刽子手,同时也是多情的美容师,谁能说一颗沙砾变成珍珠的过程不是岁月的恩赐呢? 锦瑟青春,刹那芳华。再怎么如花美眷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无情辗转,只有内心的不断丰盈、不断完善才能给灵魂披上一件永远迷人、雅致的外衣。
  人生,这一场山长水远的行程中,既有一路同行的喜悦,也有踟踟独行的凄凉。许多时候,注定是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孤单。没有谁能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也没有谁能陪你一直走到地老天荒。 一个人是诗,两个人是画。在前行的旅程中,我们这些大半生相伴走过一程风雨的人,无论最后的结局是两两相忘还是天涯各安,都应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待。因为,生命中,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相遇,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明媚成一季风景。如果,这条漫长的路只是一个人的盛世孤单,也要怀着一颗从容不悔的心,用虔诚的笔墨细细刻画、描摹,因为,这一程行走,无论快乐还是悲伤,繁华还是寂寞,都无法重新书写。

  苏轼在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时曾写下《定风波》一首,词中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寥寥数句,表现出旷达超逸的胸襟,充满清旷豪放之气,读来使人耳目为之一新,心胸为之舒阔。 人生路上,总有激流险滩,总有柳暗花明。生命,不过短短几十年的时光,待暮年回首,过往种种,不过如浮云聚散。得志时不得意忘形,失意时亦不必黯然神伤。走过的路,经过的风景一如四时的交替,没有永远的繁花织锦,也没有永远的风雨交加。从容入世,淡然出尘,留一缕微笑给岁月,留一份优雅给自己。 莫不如,就怀着一份无风无雨也无晴的心境,做一朵陌上绽放的小花,风起时依风而舞,雨落时洗涤身心,只要有一缕阳光,一滴雨露,也要努力的绽放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即使不能装点整个春天,即使无人欣赏,也要倾尽生命完成这一期一会的华美盛放。

  年岁忽已暮,也没什么不好,虽年华不再如枝头的绽放,灼灼其华。心中亦有了千帆过尽的云淡风清,繁华过尽的淡泊宁静。更懂得了光阴如流,更应从容度日。 煮一壶茶,煲一锅粥,听一曲音乐,读几行文字。虽平凡简单,但还可以在庸常的日子里享受着阳光的普照,还可以感知尘世中的酸甜苦辣,又何尝不是一种平淡的幸福呢?
  窗前的花开了又落,季节的风去了又来,都可以微笑着不动声色的欣赏。岁月总会辗转,美丽总会凋零,曾努力的盛开过,曾认真的生活过,如此,便好。
  祝福所有的老同学、老朋友身体健康、生活幸福、美满!


原文创作于:2014年11月22日

美篇制作于:2017年0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