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5

前言

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世界上有10座海拔8000米的雪山,在尼泊尔境内可以看到8座。沿着喜马拉雅山脉,每天徒步7一12小时,翻过连绵群山,穿梭阔叶丛林,越过峡谷溪涧,跋涉在高原草甸。

当风扬起鱼尾峰山顶的积雪,雪雾翻腾风云涌动,落日金光投向巍巍雪峰,雪山绚烂瑰丽,神圣而美艳绝伦。

2014年的时候我就计划好在15年暑假要去尼泊尔,谁料到15年地震了,计划只能往后推。恰逢今年碰上某人定了计划,简单地看了计划,于是二话不说跟了,并且还抱着朝圣的心情,决定跟着他来一次七天徒行ABC自虐之旅。

  20170818ABC徒行第一天,早上七点半从博卡拉的酒店出发,车行一个多小时后在丹普斯dhwampus (一个小村庄)开始我们的徒行。到达今天的目的地landruk全程用了6小时,比预计的七个小时提前了一个小时,值得表扬。


行进时天气由早上的忽阴忽晴到下午的大雨连绵。所以全程都看不到雪山,只有仙雾飘渺仿如仙境。真是眼前天堂,脚下地狱之旅


我们一行七人,五个有过徒行一天的经验,其中两个完全没徒过,唯一一个徒步领队(本队灵魂人物)却因大意在出发前一天下午滑倒,右膝受伤无法参加。我们这群菜鸟只好在登山向导Pan shu的带领下,伴着些少兴奋、一点彷徨出发。从丹普斯出发是一段连续爬坡,我们也久未徒行,没掌握好节奏,对登山杖的使用也不太熟悉。基本上每个人都气喘吁吁,敏敏脸和唇都白了,冷姐姐也有些头晕。在路边的小店休整时,互相激励,我们咬牙坚持一直往上走,慢慢掌握到节奏了,路也没那么陡,到后面可以说是健步如飞了,即使是在大雨滂沱中


我是很早就听说尼泊尔徒步要小心山蚂蟥,也做了一点准备,但是大家(其他人好像没查攻略,还是忽略了这点)差不多都被咬了。第一个发现蚂蟥的是我,可能是中途歇脚时(脱掉帽子吃苹果),蚂蟥就从地上爬到我帽子上再跟到我脸上,它在帽子上时其实有看到,以为是小树枝没管,结果却被咬了一口,痛得我马上把它捉走,还好没出血(血流满脸的样子想想都难看。本来就不漂亮,这样更加见不得人了。全程敢捉蚂蟥的女性也只有我,好像也暴露了汉子的真面目。其实是因为小时候下田种地时就经常被水蚂蟥咬,见多了。而且为了报仇,把所捉到的蚂蟥用小竹签串都来晒干。)。第二个发现的是董姐,蚂蟥爬上她背,吸了不少血,吓得她惊叫连连到。后面,每个人都受到蚂蟥的热情对待,最受欢迎的是阿文,身上、手上和脚都有,总共七条。


由于整个下午都在下雨,而且雨也很大,所以到了目的地后,我们的衣物和鞋子全湿透了,走到最后面一个小时的时候每走一步都像赤脚走在水里一样。


我们晚上住的民宿很小,只有八间房,每间房大概六七平方米,床很窄,大概六十厘米左右。睡觉时还发现房间有许多小蚊子。住在这的除了我们一行九人(连上向导和背夫),还有三个法国人,其中一对是父子,另一个可能是儿子的朋友(他也被蚂蟥咬得很惨)。他们很有礼貌,我各送了一块牛肉干给他们,结果那个爸爸就给我们回赠几块能量棒。他们三个是走布莱恩环线的,走得十分休闲;三天的路走了七天。可惜我英文太烂,没法和他们交流他们有一个习惯很好,那个爸爸每天用纸笔写日记,还给儿子读书(他儿子应该二十岁左右了)。后来得知那个儿子和他的朋友是来尼泊尔做义工的,闲暇时间来徒步。他爸爸给他念的书是一本讲旅行中的父子关系的


午餐我们都没正儿八经吃,都是吃干粮,也只在避雨休息站中买了咖啡(120卢比)、牛奶(150卢比)和苹果(50卢比一个)晚餐我们分别点了炒饭(350卢比)和鸡肉炒面(400卢比)。他们这里做事的速度普遍很慢(算个账都半天),我们点好后都要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有得吃,所以赶紧把第二天的早餐点好。饺子素的350卢比、鸡肉的450卢比十个,煎饼250卢比一个。


吃过饭后,我在餐厅边充电边进行腿部肌肉放松。Pan shu看到后主动帮我按摩放松,实在太感谢了。


第一天因雨雾无法看到雪山,但雨中的风景云雾连绵似仙境。而且在阿文的提议下,我们让客栈老板用柴火堆来烤鞋子、衣服,这个又是难得的经历。唯一有意见的是山上信号极差,下雨就更差完全连不上。后来停雨后终于连了一会。

  团队新面孔之⼀东莞土豪哥——90后阿文

本次行程中最受蚂蟥喜爱,四千海拔都被咬

  团队新面孔之二年轻辣妈——小纠(我的房友)

  团队新面孔之三帅气向导Pan shu,这次行程全靠他了。有兴趣找他做向导徒行abc、mbc或布恩山环线的,可私聊我要联系方式

  我们第一天曾经走过的路

  这算是全程比较好走的路了

  这里也藏有蚂蟥,不过不算太多

  走着走着下雨了。

  途经的山涧之一

  被蚂蟥咬得血淋淋的法国帅哥

生火烤鞋子

顺便烘衣服

  20170819ABC徒行第二天,一早起来就赶紧把昨天烘烤的衣物鞋子收起来,不过也只烤干了一些,摸起来还是有点潮潮的,而且有股浓浓的烟熏味,我要穿着这些烟熏味的衣服走完剩下的行程。

早餐过后我们八点准时从landruk向himalpani和chhomrong出发,原计划要走约9小时,但我们只用了七个小时就到了。看来我们的速度比某人的预计要好。


天气很给力,基本上都是阴天,不时还出现些许阳光。landruk 往himalpani 段基本都是下台阶我们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段路在密林之中,非常潮湿,枯叶、苔藓、溪流很多,自然蚂蟥也超多。为了防止再次被蚂蟥咬,我们想了各种办法,但是依然或多或少都受到蚂蟥侵袭,一路走一路与蚂蟥大战,当然最受宠的还是阿文。我穿了长袜子、护踝、塑料袋(因为鞋子湿防潮用,想着也能防蚂蟥的)、鞋子和雪套,就这样还是有,不过却没被咬,当我一层一层地脱掉这些装备时发现有好些条蚂蟥在我的裤子上、袜子上


行进过程中遇到不少徒行回程的人们,其中不少是中国人:有团队的、有一家三口的、也有三五知己的最佩服的是有一个湖南妹子,一个人徒的。大家互相交流情况与心得,并给与鼓励


这天的行程里只有半个多小时下山的路,其它都是向着爬。这个对体能的消耗太大了,九点多我就把早餐的十个素饺子消化掉了,赶紧吃了一块红薯干和牛肉干,水也喝完一瓶了。后来在路边一间小店我们都忍不住坐下休息,拿出干粮并先后买了十一瓶红牛(两百卢比一瓶)赶快补充能量,阿文一口气喝了两瓶,而我则是喝了一瓶打包了两瓶(主要是没有水了,小店也没开水和矿泉水卖)来支持后面的行程。稍作休息后我们就开始继续前行,这是真正痛苦的行程开始了。不断向上爬,望着那陡峭且连绵不断的石阶。说实话,内心开始崩溃了气喘如牛、手脚渐渐酸痛不已、心跳加速、汗水浸透了所有衣物终于在每半小时路程休息几分钟、不断的自我鼓励和心理建设下慢慢到达了目的地chhomrong。在离目的地一个半小时路程左右的休息站偶遇了一只可爱的小狗,居然我摸了一下它脑袋后,主动跟我们握手。


这段路走的的确很辛苦,不过沿途每隔一段路就是开满鲜花的小客栈,欧式风情,非常漂亮。我们所住的客栈也不错红色的屋顶,有两层楼高,二楼有正对着雪山的露台、有餐厅;最关键是有wifi,虽然要收费(200卢比一晚)我们二话不说直接选了二楼的房间入住。在等吃饭和洗澡的时候,我们坐在露台望着远处的雪山发呆,可惜的是两点多时候,天空又变脸,下起了雨。那场一个多小时的雨令到雪山又披上了云雾,可惜想拍个延时摄影都不行(云不动)


下图为第一天所住民宿(补图)



早餐后与法国老少帅哥留影

猜猜他们在干嘛?猜到留言。猜中第一个有奖

这次走过无数座桥中的一条

查找身上的、脚上的蚂蟥

因雨水太多而滑掉的路

与国人相遇

途中午餐——红牛(生平第一次喝)与烤玉米(硬得让人嚼到腮帮子疼)

  我们一共干掉十一瓶,我就喝了一瓶,打包带走两瓶

崎岖陡峭的路

途中漂亮的客栈

中途补给体能

装备杠杠滴

与当地人的合照

让人痛苦的台阶

山中合照,这块牌大致意思是:提醒我们要尊重山,过了这个位置后,山上不能吃肉类,吃了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

当地的狗狗很友善,不咋吠,经常懒洋洋地睡在地上。途中休息站遇到主动撩我玩的狗狗,玩了一轮后,还跟随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

chhomrong晚餐

露台面雪峰闲坐

俏皮云雾掩峰貌

静看云卷又云舒

不知不觉日西沉


  20170820ABC徒行第三天,五点多就被冷姐姐叫醒看雪山。安娜普尔纳南峰和鱼尾峰太给力了,向我们尽情展示它们的美。虽然不时还有云雾飘过,仿似披上轻纱,但我们依然十分满意所看到的,并不断与"美人"合照。


这一天是七天里路程最长的,全程17.6公里,走了8个半小时(也比预计的时间提早了一个半小时)。这段路辛苦不光是路程长,而是又上又下。相信走完这七天行程,我绝对不想再爬楼梯了。第一次连续徒步,真是对体能和意志力的考验。前一天脚已经开始起水泡,膝关节也非常难受,蹲下去简直起不来。到后面快崩溃的时候,是向导pan su的"谎言",让我们这几个远远落在后面,并且只会机械式前进的人,一步一步走到客栈里。这段路蚂蟥少了很多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虫子掉我背上,弄得我整个背都痒的不得了,我把那件衣服都扔了

前一天我们买了十一罐红牛,这次又刷新纪录了,一口气买了廿四罐。主要是怕上到山上太贵,趁这里便宜多买两瓶


如此辛苦的行程,是什么让我们有走下去的动力当然是沿途的美景。天气给力没下雨,不时还有些阳光。我们沿着山涧溪流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每隔一段路就在大大小小的瀑布,十分壮观。爱拍照的我们仨总是忍不住拍、拍、拍,拍完又感觉复活了。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拍


在山涧边上的Himalayan房间比较潮湿,幸亏我带了睡袋,洗澡有热水,可是我进去洗的时候却是冷的,只好用冷水快速擦洗了一下身子。这里手机已经没信号,店里也没有Wifi,正式宣布网络失联三天。


连续三天背负徒行令肩背和腿脚都非常痛,只好请向导Pan shu给我们个"马杀鸡"。

chhomrong晨起看雪山

人丑就不自拍了

我跑着过的桥,样子很傻

一条接一条的山涧,各有各风貌,我们不时停下与其合照

看到拍照好地方,就忍不住了。这是我们动力的源泉

颤抖的双木桥

彪悍的过桥人

20170821ABC徒行第四天,前一天的不名生物弄得我整个后背都过敏,起了一背包包,还奇痒无比。我不禁想放弃继续向前,但是只要再坚持一天就到了,还是咬咬牙走下去吧!

今天天气不太给力,阴雨连绵。从himalayan(八点二十)到deurall走了没多久就开始雨粉飘飘,在deurall(十一点左右 )休息了一会后雨势加大了,只好再等多一会,这时遇到前两天的清远妹子,她们从ABC回来了,说是天气不好啥也没看到。不过沿途景色非常好,而阿文也和向导商量好,先去mbc(两点多到)看看天气如何,再决定往不往abc去,结果我们在快到mbc的时候,天空露出了一丝阳光,我们高兴坏了,看着云雾不断蒸腾,忍不住又拍起照了,可惜昨晚手机没充电拍不了几张。 等我们上到MBC时云雾又把周围景色遮罩起来了。我们稍作休息又开始前行,的确前往abc的沿途真的很美,高山草甸绿草茵茵,五色鲜花遍布。我觉着无法用文字描述出来,要是有点蓝天白云那就完美了。但pan su说旱季来没有花了,所以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四点多我们终于来到ABC,鞋子被雨水和山涧溪流或许还有汗水弄湿了,被山上的寒风一吹那滋味真是忍着寒冷把湿掉的衣服换掉,用湿巾擦拭上身换上干净的衣服。为了减负而把部分衣物寄存在客栈,导致没有裤子替换,只好脱掉汗湿的裤子钻进寒冷的被窝。

ABC上面浓浓的云雾遮盖着,没有电(我们所住的这一排没电,但餐厅那边就有)、没有信号、没有Wifi、也没有热水。躺在床上很想睡觉,可向导说最早也只能七点睡。五点半进餐的我们都挤在餐厅,闷在一起取暖聊天,以防睡着(Pan shu还担心我们高反,特意检查了一下我们,五指用力张开,不抖就没问题)

我们还有个打算就是争取用两天走完下山

的路,长痛不如短痛

就在七点半我们准备入睡时,Pan shu来敲门说雪山安娜普尔纳南、安娜普尔纳1和星空都出现了,可惜天太黑没法用手机拍下来。但是雪山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壮观景象,让我们连续四天的辛苦和付出都觉得值了!我们穿着人字拖站在寒风中望着雪峰与云雾缠绕、星星与鳞云相映,久久不愿离开。此等经历怕且是唯一了,为了庆祝这一刻,阿文从加德满都带过来的威士忌派上用场了。

八点五十左右,刚刚入睡就被叫醒。因为善解人意的风再次吹开雪山的面纱,并将整条银河完美地展现在我们上空。哗!我们这一行从头坚持到底人太幸运了,此行无憾!!这一夜,我醉了。醉倒在那迷人星空之下皑皑雪山旁,久久不愿清醒。此刻应与你相拥,无奈你身在远方。不知此际你可有抬头,透过星空与我共勉?

期待幸运继续伴随着我们,明天能有一个好天气,让我们再次近距离膜拜安娜普尔纳群峰!


穿过一条条山涧

高山植被有娇艳动人心魄花花

雾里看花

抬头看雾缠山

低头见山水相依

耳畔溪流潺潺

ABC上的钥匙牌,还挺可爱的

星空下的安纳普尔那

银河与雪峰

山顶的客栈

20170822ABC徒行第五天,说好五点起来看日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看银河看得太兴奋,都起不来。我因背上的包包痒醒了一次又一次,五点这次实在忍不住,起来抹药,并上了洗手间,发现外面又变成我们刚来时的情景,一切都被云雾遮罩着。看来是看不到了,赶紧又钻回被窝。

五点五十左右外面响起冷姐姐和Pan su的声音,雪山出来了。看雪山得赶紧,稍慢一些云雾又将雪山遮住了。我们赶紧赶慢

拍了几张合照和单人照,五分钟不到雪山就没了。

于是乎我们赶快洗漱,用的就是冰雪融化的雪水。刚洗完发现雪山又露面了,又赶紧跑去照相(连牙刷都没放回房里,随便往口袋一揣),这时观景台布满了人。太兴奋了,听说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雪山出现了(说我们没拍延时摄影的家伙,自己爬去拍),为了拍张倒影都差点站不起来(上上下下太多,膝盖已不听指挥了)

早餐后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在下面的草甸拍拍蓝天、白云、雪和各色鲜花,可惜云雾又来了

一路走,冷姐姐都在说,为什么这样?拍不了花了。虽则如此,走着走着位于我们前方的鱼尾峰还是亮了,有些许蓝天。于是我与冷姐几乎是边走边拍的,到达mbc 和dobhan时我们基本是最后到的。dobhan开始没什么特别的景色而且路也比较好走,回到Himalayan时大约十二点多,赶紧收拾之前寄存在这的行李,大约一点左右再次出发,到达banboo 时差不多三点,最后至sinuwa 已经五点十五分左右。天快黑了,而且雨势趋来越大,大家也累原本打算走回chhomrong 再住的计划,只能打消。

sinuwa 环境不乍样,比较简陋。Wifi虽有,但因雨也不是太好。只能发文字,图片要很久很久。尽管如此,我们也赶紧连上,和家人报平安。

走得浑身湿透的我们都想洗个热水澡,可是不太给力,我和小纠都是洗了冷水澡。我连头都不敢洗,最终又捂着,超难受

山中住宿环境差和各种不便,我们都理解,但是只要开灯前忘了关门窗,就会飞进一大早看着瘆人的飞蛾、蚊子之类的。阿文和小邓吃饭前没关门窗和灯,结果饭后他们连房门都不敢进去了,最终换房住了。我们稍好一点,但还有有些蚊虫,睡觉时我们只好捂着头睡。收费200卢比的网络九点就断了,也真是醉了。

这一天所走行程为26公里左右,大家在走的过程中都有种感觉,就是:我们真的走了这么远的路?我们之前是怎么走过去的?走到Himalaya前我就发现左脚多了个两个水泡,在Himalaya收拾完行李时,就确认这个泡又大又红

阿文前几天摔了几下,其中一次可能拉伤了,所以他的步伐慢了很多,能保持速度的也就小纠、小邓和老董。从banboo到Himalaya途中,Pan shu在我身旁走着,我刚好问他走到sinuwa要多久,到chhomrong又要多久。突然他上半身摔向悬崖,吓得我把登山杖一甩,立马抓住他手。幸亏他自己反应也快,总算有惊无险


晨曦中略带轻纱的安纳普尔那

从被窝中跑出来仍带睡意你我

雪峰下为某人虔诚祈祷的阿文

让国旗见证

雪峰下扬起的五星红旗

下山啦,再见安纳普尔那

20170823ABC徒行第六天,上山以来,每天都半夜醒来,特别是这几天都痒醒,真是难受,sinuwa更夸张,捂住胸口闷,掀开蚊嗡嗡

为了争取一天把剩下的路程(因为这段路有蚂蟥)走完,我们一早起来,带着些许疲惫和兴奋,从sinuwa chhomrong ghandruk nayapul 预计十二小时,我们起紧赶慢,减少中途休息时间等,终于在晚上七点左右到达nayapul,并顺利坐上返回博卡拉。

这一路爬上爬下。上山台阶路,有两段是都要走一个小时甚至以上的,对于已经走了五天的我们来说是相当辛苦,每抬一次脚都感觉腿像灌了铅一样。下坡路相对体能消耗较少,但对于膝盖已劳损、脚上已长好几个水泡的我来说,每一步都是煎熬更令大家难受的是途中有许多令人防不胜防的蚂蟥(这是大家为啥压缩行程的主因)。这些山蚂蟥像个偷渡客,守在路边石头上、草丛间,甚至是树叶上,一边吸附着,一边伸出头四处探,只要发现有生物经过,马上巴住并爬到皮肤表面进行吸血。有了前几天的经历,大家都把自己的脚加上一层又一层防护,但防不胜防。大家头、手、脚(肚皮、肚脐)只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咬不到

走到终点看到汽车那一刻,我们都有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借用小邓子的话:6天120km,1500m到4130m,渡劫成功。总的来说,上山气喘吁吁,下山腿儿抖抖。白天战蚂蝗,晚上斗飞蛾。每次累到不行的时候,就唱唱歌

一路被蚂蝗热情眷顾了,阿文和小邓无偿献了很多血。连肚脐也能进去三条,不得不服气。

向导pan shu说雪山上有他们的神,当你凝视它的时候,它也在凝视着你。只要相信它存在,这就是一次自我救赎。





让人崩溃的台阶,真不知道自己是又上又下地怎么走过来的

2017年8月18至23日

我们的朝圣之路

六天共82多公里

(计步器为120公里)

一步一个脚印

用汗水与鲜血

向安娜普尔纳献祭

换来眼前绝美画卷

脚踏地狱,眼前天堂

难怪这么多人前赴后继

只为那一眼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