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我和所有六十年代的孩子一样喜欢看小人书和连环画。

那时候,我家里姊妹众多,经济不宽裕,父母根本没有闲钱给我们买小人书和连环画,不得已每次只得跟在别人后面蹭书看。


在当时,如果哪一位小伙伴手上有一本小人书或连环画,那他在小伙伴们当中的地位就会立马提高。

有书的那个人在骄傲的翻看着,后面立马挤过来几个或十几个瞪着大眼睛,伸着细长脖子的小脑袋围观。


当然每回我也是其中围观者之一。


看书的人太多,我也只能是走马观花的看。为了独享一个人不被别人打扰的看到那些书,我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


例如,家里有什么炒豆子炒花生之类的小零食,我也总是舍不得吃,留着跟有书的小伙伴换书看。




记得还是在我大概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开始,小人书和连环画已根本满足不了我喜欢看书的欲望。

我开始喜欢上了看故事书、看杂志、看小说、看长篇小说。


可是,要想弄到这些书那可真是比登天还难。没书看的时候也就只能听书了,我把目光投向了家里唯一一台值钱的“电器”南京长江牌收音机。




收音机里每天都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小说连播,可惜每天也只播出一集。有时候,就连那一集我都不能尽兴的听完整。


因为我是家中的老大,放学后要帮妈妈干家务活,还要负责看护弟弟妹妹们。记得有一天早晨妈妈外出干活,让我在家烧一锅稀饭。


我一边烧着稀饭一边听着广播里的故事。正在我听得起劲的时候,妈妈回来的一声断喝把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一大锅稀饭已被我烧得只剩下厚厚的锅底了,满满一地都是锅里溢出的米汤。

那次妈妈被我气急了,狠狠的揍了我一顿。

尽管挨了妈妈的一顿痛打,但是,我对于看书听故事的热情始终是有增无减。




由著名作家郭先红撰写的长篇小说《征途》当时正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播。

书的内容是反应一群十七八岁的上海知青,响应国家号召去黑龙江黑河市逊克县插队落户的故事。


我被故事里的情节和主人公们的命运深深的吸引住了,可惜播放的速度太慢了,每天只播一集。

我上学的路上有一家百货商店,商店里有一个专门卖书的柜台。


我放学后会经常去那里逛逛,柜台里面摆放着很多书。

花花绿绿的封面对我非常具有吸引力,无奈兜里没钱,每次进去也只能隔着玻璃看看。


有一次在逛的过程中,我无意间发现了摆放在柜台最醒目位置上的那两本长篇小说《征途》上下集。

当时可真的把我高兴坏了,向营业员弱弱的询问了一下价格。


一套书价格是一元四角钱,我向营业员惊愕的伸了伸舌头,太贵啦。

在当时最好的猪肉才七角多一斤,大米才一角多一斤。

但对于那几本书强烈的占有欲,还是弄得我好几天都寝食难安。


好几次鼓足勇气开口想让妈妈给我买,可话到嘴边又生生给咽了回去。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妈妈肯定舍不得给我买。

妈妈肯定会说,你还是个小学生能看懂什么叫长篇小说?


可是,我真得太想得到那几本书了,怎么办?

思想激烈斗争了好几天,最终不得已我还是壮着胆子,将小小的贼手伸进了妈妈本就不富裕的口袋。

  

第二天一上学我就把买书的想法跟我关系最好的同学金华说了,放学以后我们俩直奔商店的售书柜台。


来到柜台前,我的心激动的砰砰乱跳,握在手心里的钱也被紧张的汗水浸透了。


一位年轻的女营业员坐在柜台里面一边织着毛衣,一边漫不经心的抬眼看着比柜台高不了多少的我们俩。

营业员开口道:“小姑娘想买什么书呀?”,我紧张的小声说出了书的名字。


营业员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我说:“小姑娘是你自己看吗?你能看懂什么叫长篇小说吗?”我尴尬的站在那里不敢吭声。

我同学金华是个胆大的主,她跟营业员说:“看懂看不懂也不关你事,又没有谁规定我们小孩子不能买书”。


这时那位营业员才慢慢悠悠的走过来将那两本书拿给了我们。

拿到梦寐以求的这两本书我傻眼了,这厚厚沉沉的两本书我怎么才能带回家呢?


因为当时我的书包是妈妈用二尺花格子布给我缝的,别说放两本这么厚的书,就是放一本书都很困难。

我和金华一商量,决定由金华帮我先带一本回家,第二天上学再带给我。


就这样在我同学的帮助下,两本厚厚沉沉的长篇小说,我分两次鬼鬼祟祟的带回了家。

书带回家最初的几天,做贼心虚的我总是胆战心惊的观察妈妈,会不会发现口袋里少了钱,会不会发现我藏在家里的这两本新书。


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妈妈毫无反应,既没有发现丢钱也没有发现我买回的那两本新书。

时间一长我紧张的心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若干年后我问起母亲,当年家里并不富裕,您口袋里一下子少了那么多钱,难道您就一点也没有察觉?母亲笑而不答。


每到夜晚来临,万籁俱寂,全家人都进入了梦乡的时候,才是我最惬意的读书时光。

我像一只书虫,在夜晚昏暗的灯光下,在厚厚的书本里贪婪的啃食着。


小小的我对于看书的目的性根本不明确,就是有一颗强烈的好奇心在不停的推动着我。

在读小学到中学的几年时间里,我通过各种渠道借读各种课外书籍。


读书给我带来的学习成绩可谓是泾渭分明,语文成绩是老师的宠儿。

尤其是作文,每次老师都把我的作文做为范文来评点。

其他科目,尤其是数学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由于迷恋读课外书籍,最终让我输掉了一张通往大学的车票。

也是因为书,我战战兢兢的做了一回“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