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题目说开去

公元二0一七年八月八日夜21点多(幸亏地震发生在此时,若提前或延迟发生,影响会惨重的),发生在九寨沟的七级大地震,对人心的冲击力,我敢说甚于对地壳的冲击力。

尽管震后各家媒体报道的主题句有:

“火花海震出缺口。
诺日朗瀑布垮塌。
多处景点面目全非。
…………………”。

与此同时,我也陆续看到了配发的现场新闻照片。

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的记忆——九寨沟如故的山、如故的水、如故的颜色、如故的人文景观。我没有失忆,我没有遗忘九寨沟的模样,甚至我怀疑九寨沟震后新闻照片的真实性,因为九寨沟的景色在无限的时间空间里、在我心间里,它是永恒的,它已经镌刻在我的记忆里,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得面目全非了呢?这不可能!
曾经有人问过我,我也问过别人,在国内,游过的景点还惦着再去的有吗?我不假思索告诉他——两个,张家界、九寨沟。
我话是从心里说出来的。九寨沟我去过两次,尽管去九寨沟历经的苦险堪比西天取经。而张家界呢?等机遇吧,我争取有再。
汉语中“山水”一词是“风景”的等义词。好风景必得有山有水,西湖就挨着山,桂林的山恰好被水映衬着。风景中若缺了水,除非山形特别壮观,才谓风景,譬如黄山、张家界。
回来说九寨沟风景,它无疑打上了九寨沟特有的标志,山有山之形,水有水之色,二者和谐搭配,相得益彰。九寨沟景区在迎客的路上打出醒目的广告,曰:
“九寨归来看了水
一年从头美到尾。”

“来到九寨不遗憾

不到九寨遗憾终生”
广告词一点不夸张。岂止九寨沟的水?九寨沟的山,错落起伏,低似丘陵,高者触天。有雪山,有古林。植被好,山色苍青葱翠,远眺,似锦帛,如鹅绒。赶上晴日,天蓝云白,丝毫不逊于北欧澳洲的蓝天。我不明白,个别国人前几年爱夸外国月亮,这几年又把月亮换上蓝天白云。本可花几千元就可以看到同品质的白云蓝天,却偏偏舍出几万去看外国的。我不知这些人是眼之使然,还是心之使然?
我们要感激上苍造化了九寨沟的山与水,也感激有关人士以及当地居民的眼光与珍惜自然的所为,没有他们,去过九寨沟的国内外众多游客的审美力,永远得不到再提升。
我从图片上看, 瑞士的山水与小镇确实很美,欧洲的教堂、钟楼、桥梁、市政厅、雕塑等一切古建,确实具有文化与观赏价值。但是我的民族基因与美学观让我更偏爱九寨沟的山与水。
地震发生后,我不相信,也不情愿,震区会在九寨沟景区,而现实不得不让我接受了这个事实。
若如媒体所说,九寨沟震后“多处景点面目全非”,而我已垂暮,难于三进九寨沟,怎么办?身游难为可神游,神游故地也享受。当年之李白梦游天姥山,写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千古名句,苏东坡神游赤壁,写出“大江东去”的不朽词篇,而我神游九寨沟,虽不能妙笔生花,但是看看自拍回的旧照,美山美水会慰我平生,让我延年增寿的。
既然上苍已为我们造化了一个完美的九寨沟,那么,我相信它还会再造的。至于再造的景色会是什么样子,我相信只会比旧貌更美,毕竟九寨沟经过了浴火重生的历练。至于重生的时间,也许能在我们这一代,也许需要一个地质年代。美是不会消逝 的,而丑迟早要被淘汰,这是人间正道。
由于这次我意外的地震,才促成我把两次游照整理出来,再放在网上,留念字与画的记忆。同时,也为九寨沟祈福,为九寨沟重建加油!
这些照片全是我用巴掌大的傻瓜机拍出来的,画质与清晰度比不上网上的所有照片。
游九寨沟,不能不游黄龙,我捎带发几幅黄龙的照片。
我无意晒照片,只为我有幸震前两次去过九寨沟,只为留住当年两次去九寨沟的记忆。我文字与照片存在的瑕疵恳请读者指正,谢谢!

(刘学章 • 2017年8月25日)


九寨沟景区导游图

  九寨沟景区的入口处。

有人说:去了九寨有回忆,未去九寨有遗憾。今天我既然已经站在了这里,我何憾之有?这是我首次去九寨沟的留照,时间是2010年5月中旬,春夏之交。第二次是2015年10月14日,秋季,秋色乍现但不浓,再等一周,会秋色遍野的。我的两次游期都属旅游旺季,且两次九寨沟的天都不错,幸哉!

排队等上进景区摆渡车的游客。

  举头望九寨沟近山远峰,白云蓝天。景区最高海拔三千多米,远峰则更高。(而黄龙景区最低也在三千米)

  黄河之水天上来,九寨沟之水来自哪里?莫非也是天上,因为有云就会降水,况且高天之云已经与地上流水相接。

九寨沟不缺水,缺了水就不是九寨沟。九寨沟的水观赏价值极高,故赞曰:九寨归来不看水。九寨沟的水以各种倩姿美态展示给游客看——立体的平面的;动的静的;纯一色的或多彩的。九寨沟的水景不是孤景,它与周边环境相搭配,相得益彰。

在这里,天地宇宙的主色调是蓝绿,我与大自然成一色,几乎融入化为其中。我是自然,自然是我,天人合一也。

  九寨沟还有张名片——童话世界。看了这幅照片,您真真确确看到了童话世界,或许哪一天,你也走进这童话世界里。

  山有山的气势,水有水的柔静,上善岂止若水乎?

  瀑布纯然成了布,也不好看的,有壁岩突露,草木眏衬,瀑景更美。

掩映于大山下林树中的藏寨。

  九寨沟属藏区,人文景观特色明显——白塔、经幡、藏服、藏宅、藏民,还有高原红等等。这一切都构成九寨沟风景的要素。

这是日则沟景区最高处的景点——原始森林。人头攒动,对着原始森林和远处雪峰,看的、拍的都有,总之,眼睛或腿都闲不住。

  招揽生意的拍照人。当年相机还不普及,手机照相与自拍更没有,所以就给这些人(看样子都是当地人,且女性居多)提供从业赚钱的机会,她们还出租拍照服装。我第二次再来,好像从事这项服务的人员减少不少。

  我在此留下一张纪念照。记得此地海拔高,当时太阳升得不高,温度低。地上与其说洒了一层霜,不如说铺上一层冰,得小心翼翼。我手攥巴掌大的相机,大部分照片都是用它拍出来的。

我至今仍感激司机师傅,他特许我站在他右旁,我一手紧握扶手,一手稳持相机,隔着玻璃拍下则渣洼沟一路景(全长十公里左右)。

红桦树姿态很美,像高原藏族帅小伙儿。

  这是九寨沟则渣洼沟的五彩池,虽小却多彩,让游客着迷,人气特高。我去的时候水量还不少。

这是去九寨沟的路,我骑在白色牦牛背上留下的照片。

看了一场藏舞,藏民族也是能歌善舞的民族。

晚餐的用餐地与食材用器,以及礼仪招待等全是藏民族的。

即席留下一幅照片,难得的经历体验。

出了九寨沟景区门,我恋恋不舍,回身看看“九寨沟”三个大字,与九寨沟道别。在人群中求一位游客帮我拍下这幅照片。看我的手势,是在为九寨沟点赞。

以下是黄龙景区的几幅照片。


黄龙景区,以彩池、雪山、峡谷、森林四绝著称于世。是我国唯一的保护完好的高原湿地。

黄龙景区海拔30OO米,与九寨沟景区比,缺氧反应明显。

黄龙景区,游客簇拥列阵,延绵几千米不止。

  下了揽车,进了景区,就踏上了‘’长征路‘’,游人,不管老少、高原反应如何,都耍沿着顺着山的坡势铺建的木栈道,在低氧的环境中走啊,走啊,总觉得这路没有尽头。初上路,游兴尚足,还可左顾右盼,欣赏高山植被,可后来,只望着前方,盼着尽头出现。走这条路,是对人的体力、耐力、肢体,甚至生命力的考验。

  望到了山中古寺名刹——黄龙寺,就有了盼头。

  黄龙景区景色看点之精华,愚以为,一是黄龙寺,一是黄龙的五彩池。有不少游客其实是为看五彩池而来的。

  五彩池,面积21000平米,有彩池693个,海拔3597米,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彩池最多,海拔最高的露天钙华池群。汪汪池水浸溢,宛如碧色玉盘,红紫蓝绿黄,浓淡各异,色彩缤纷,极尽娇艳。(摘自景区说明词)

  远处雪山,应是雪宝鼎,岷山之主峰,海拔5588米。从北方来的我,顿生高处不胜寒之感,好在我身在不足四千米之处。

去黄龙路上我在车上抓拍的几幅照片。较比上车睡觉的游伴,我很不容易,车颠簸,司机屡打方向盘,玻璃反光,等等,废片率很高,但自觉值得!

旅游大巴一辆跟一辆,盘旋在高海拔的山腰之间。

  此地叫雪山梁,山下是夏秋,这里已飘雪,如回冬季。可谓山下芳菲尽,此处有花也难开。

过于此,导游往往会让游客下车体验一下。我下了车,风大飘雪又缺氧。有藏民冬袍裹身在此摆摊出售旅游品,很辛苦!

这两幅照片是我特下载的。显示九寨沟一景点,震后受损的景象。(我谢谢原拍者)

  可喜的是,听说九寨沟有的海子已经浑水澄清了,盼望再听到更多的好消息。

谨以此篇献给九寨沟,为九寨沟祈福。我慰问九寨沟人民,并向赈灾与参与灾后重建的军民致敬!

拍照、撰文与编辑:刘学章

2017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