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

文/霍才元


题记:谁在乡关尽头?梦里月如钩。

饮旧泪,却添了新愁。


踏着曾经的路途,我回家。

脚下的路很长,心里的路似很短。

似乎,故土已打开了心门,或在久违的泪光里发酵。而那熟稔的足音,还是那么轻那么轻……轻轻、轻轻伴我,望见了那树青梅,望见了那片竹海,望见了——

那老屋门前的竹马摇摇,笛弄晚风!

“如果再回到从前,所有一切重演……”

这歌声好似从天国来,故土也好似从天国来。其实故土已在眼前了,我已回家!

又见了老家树上同样的青梅。还有竹林竹叶同样的清音。还有少时的池塘,流淌的清凉;还有吱吱哑哑的石磨和老井;还有歪脖子槐树及晚蝉……

却没有紫衣!

却没有紫衣!除了头上一弯镰月,除了脚下一弯归途;除了——

那后山一丘归去——紫衣,你就这么早早归去,以凄凄的苦心的全部承载?!

“离家十余载,何日又君回?满腔书生气,一枕黄粱泪。想起年少事,竹马又青梅。故乡无故人,情异物也非……”

惟写下这样的文字,燃化了给你——归去的,我的紫衣!

此时镰月弯弯,路也弯弯。

而我,无言。


选自作者散文诗歌集《远村》,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