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遇见安若,我是幸运的,预料不到结局会怎样,也看不清未来路的方向,却知道,因为她的出现,我的天空一直下着流星雨,绚丽而多彩。


人生,总是懂得太少,遇见得太晚,来不及欣赏黎明的朦胧,就已经身处黄昏;来不及品味春天的姹紫嫣红,就已经迎来银装素裹,冬雪纷飞;来不及赞美青春的韶华,就已经双鬓斑白、夕拾朝华。生活就是日子重叠着日子,问题连接着问题,也许等到明白了爱情的彼此懂得,转眼间便白头将至,天涯海角。


在这个花俏的世界,我不是佛门清修的高僧,有幸能在这茫茫人海中与她相识,遇见就是喜欢,其实我一直认为安若不是终点,因为出发的路口并不曾与她携手,以前我认为人不可能违抗命运,就好像我屡屡在幸福的门口,却无缘叩响近在咫尺的大门,大多数人以为我不曾有悲痛,认为我始终幸福,却不知我被命运捉弄却又受命运眷顾,捉弄是我曾认为命运抛离我让我沉于痛苦,让我得不到,看不到,关心不到,贴近不到,而谁知道是命运让我晓得,其实一份简单的,每天都能欢笑的爱情有多重要。感恩命运的眷顾,在红尘外,正好与安若相遇。

假如说,今生爱她是一场修行的话,短的,那是时光旅行,长的,我会陪着她一起前行。而我就是那看破红尘的迷途小僧,她的怀抱对我来说,就是宁静祥和的庙宇,她的心跳就是我日夜咏诵的佛经。夜深人静的时候,每一颗滚烫的文字,都是她黑黑的眼睛。每一声梦中的呢喃细语,念的都是安若的姓名,于是,在苍茫的宇宙中,摊开这三维浮躁的世界,只想吻着她的泪水,燃烟轻轻。

也许,我就是那个未曾修行孤独游离于苦海的僧,安若的胸口,就是日夜向往的彼岸,温柔的拥抱,就是我莲华永绽的一生。每一颗水滴都是我的身影。每一缕皎洁的月光都是她的柔情,所以,诸法难解的小小情缘,我呼喊着安若的名字,面向苍茫星空。
身在阳光下不知阳光的温暖,却羡慕星空下的浪漫,等到刚刚接触黑夜已经被傍晚的夕阳余晖吓得半死,胆小懦弱者莫过于此,而我正好就如此。这个世界上我会喜欢的女子有多少呢?也许实在太多了,多得数不胜数。而这个世界上喜欢我的女孩儿呢,这个少,但是我也敢说不会太少。这个世界上会爱我的女子呢,恐怕如果我去追寻新的感情,可能仍然有那么几个。

可是,能彼此一辈子懂得,而且永远那么可爱,有可能永远不会给我做饭、洗衣,可能永远不是我认为最美丽的女人,而却能和我谈笑着,闹着别扭走完一生的,会在我告诉她我现在有多落魄,而且有可能会想保护她却没有能力保护她,她想买的东西我一件也买不到,我就算当一个乞丐,就算我消沉仍会陪伴我的,现在的,大家都认为的那个人,只有一个,也许以后还会有,但是现在,没有那个以后了,因为我决定把以后都交付给她,我对安若的信任,就好似她对我信任一样。
我必须再次声明,我做过好多让她生气对不起她的事情,小的我就不说了,大的私下跟她说,也许会被痛揍,但是我相信就算我说了,安若仍然是这个世界上那个唯一懂我的人,这个不能怪我,她把我泡在蜜罐里养了太久太久,幸福过剩了居然就开始浪费了。


静静的深夜,一个人的时候,想想我跟她都能理智的面对对方的错误,看似心意不通,却处处相容,认识得偶然,然后剩下的就比任何要完美,我有她不知道的小秘密,如同其他坏男人一样,我时时刻刻都会有背叛的心.......可是如果要我背叛的人是安若,我太难做到,我没有那个勇气。

老天,我不知道这段遇见是我上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一直不知道感谢,而且以为另有姻缘,现今弟子我终于大彻大悟,希望能给我这段感情的开始,也能给我这段感情结束,那就到老死的那天吧,我不要求我们热烈,我不要求我们腻歪,我不要求我们大富大贵,我甚至不要求我们长寿,只是既然给了开始,就要给我们一个幸福,当然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犹如香烟一样,燃尽生命去争取一生的幸福,我想她和我一样愿意,亲爱的安若,你愿意吗?


我想,她已经揉进了我的心,流淌于我的血液,附着于我的骨髓。心疼着她的心疼,爱好着她的爱好,追逐着她的追逐。


安若,你就是我生命的组成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