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眼繁盛绿意盈盈的八月,季节的藤蔓

上,婉约绽放出立秋之花。 

在阳光的花朵里,枝叶漫上轻云,焦躁被唱进了树干,蝉音的天籁撒向遥远的天际。蟋蟀准时上场,在星夜的帷幔里,拱出泥土的秋声,攀着草叶上升,午夜的音响之花,虫鸣如雨。

春天是花的海洋,但并不只春天才有花,许多小花在初秋尽情地绽放。
在初秋的山野,在葱郁的林间,一团团,一簇簇,五颜六色,或匍匐在藤蔓上笑看秋阳,或挺直身姿摇曳在渐凉的风中。弱小的身躯,怒放着鲜艳,精神抖擞,这些信仰的图腾,为秋天编织着多彩的梦。在火烈的骄阳下,在冰凉的雨露中,丝毫没有倦意,看不出一点畏惧,它们用春天的热情,把信念高举过头顶,它们用自身的色彩和光焰热情地歌唱季节。多小花,我羞于说不出名字,只能频频驻足,深深凝视,让我除了惊喜,更多的是献上深深的敬意。

  

 不知为什么,在初秋,我看什么都是花开。

阡陌之上,乡村在盛夏和初秋之间徘徊。

梵高把向日葵挂进田野,宽大的手掌之叶,一层密集的小刺儿,扎向青春和苍桑,惟有可爱如婴儿的面庞,认准光明的方向,朝向金色笑容灿烂。

八月的玉米地,阵容齐整,一绺一绺的红缨黄缨,从玉米的腰间扯出,呈给八月的,不是炫耀,是礼赞。
大片谷穗儿把田野压低,在走向成实的路上,莠草心里发虚,怔怔地举头风中四望。
轻洁的云朵攀上高天开花, 圆硕的露珠在田野的晨昏开花,可爱的毛驴一歪头在农舍开花,亲切的镰刀弯成月牙儿在磨刀石的梦中开花。

  

太阳花跳动着热烈的火苗。城市从夏秋往回走,季节逆行,花事又盛,街道两旁,不知是什么树,一树一树花开,热烈了八月。春天的旋律,在绿阴丛中款款流动,一瀑一瀑,从眼前涌向远处,让梦幻的春天有滋有味。是的,如果撇开八月的骄阳,你会真以为走进了蝶舞蜂忙百花绽放的春天。

风月醉着, 初秋缔造着浓情蜜意的美图美篇,在庄严的星夜,在热烈的白昼, 每一棵草木都昂扬着高贵的灵魂,每一声天籁都饱和了不尽的禅意。

  

一蓑烟雨,迷蒙了山川,雨花在眸子里开放,雨滴落下来,圆润清凉,隐隐触在心尖上。漫过一季繁华,轻轻过渡,一场一场雨,一笔接一笔,开始悄悄醉染一幅五彩斑斓的广远的金秋。沿着八月的藤蔓上升,云淡天蓝,清爽莅临,热情奔放缓步向着安然沉静。    

手指紧紧并拢,光阴依然执意从指缝穿行,一指流沙不见,夏已匆匆被更名。在浅秋,我的思维追不上季节变幻的脚步,文字也捕捉不到秋日的情绪。紧紧相握,不想告别,身子已从盛夏站进秋天,在回首和抬眼之间,不免有些许慌乱,于是更加敬佩那些原野和林间淡定的小花。  

   

八月,城市一树一树花开时,我固执地问树下人,没人答得出,有的毫不停顿回复,有的侧头看,半响用力搖头。不知道,就像我说不出那些秋野上小花的名字。

其实,何需追究叫什么,只要懂得那些热烈的时光就好。开花的叫什么,它们的名字叫生命。
是的,任凭季节翻转,生命之花,总盛开一朵又一朵芬芳的好诗。


【作者简介】
王贺岭,笔名润物无声,辽宁朝阳建平人,中国散文诗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