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草原没有约定,卅年前求学至今,转眼已是半百人生。记得当年撰文,称第二故乡是内蒙,如今也想看看她的笑脸,闻闻她的馨香,住住她的毡房,喝喝纯纯的奶酒,听听悠扬的马头琴。


美丽的草原,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一个大约在冬季。

隔着车窗拍下的草原美景,大约在冬季。

蓝天白云下,青青草原一望无际,蒙古包星落其上,如银盘嵌缀绿毯中。

“骑着白马奔驰在茫茫的草原上……”这是当年女同学信中羡慕我能目睹的诗意情境。如今踏上重返第二故乡的路,我也带着很多憧憬。茫茫无涯的草原,阳光依旧灿烂,远眺天边,羊群缓缓移动,与白云连成一片。

蓝天白云,碧草青青,牛马悠然,过客匆匆。

转机中,我仰望了一下青城——呼和浩特的天空,依旧清澈湛蓝,白云如絮飘动。

会议地点海拉尔,是内蒙古自治区呼盟(如今的呼伦贝尔市)的政治、交通和文化中心。这个只有30多万人口的城市,如塞外名珠镶嵌在祖国版图上,既有北方的粗犷侠气,亦具南方的精致旖旎。


据史载,居住海拉尔地区最初的民族是古老的游牧民族——东胡。公元前209年,匈奴冒顿单于袭击东胡,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游牧民族政权——匈奴,海拉尔为左贤王庭辖地。


汉朝时匈奴扰边,汉武帝遣卫青出塞北征匈奴,至呼伦贝尔。匈奴即灭,鲜卑人占据匈奴故地。至隋朝,突厥强盛,掠为属地。后来唐灭突厥,海拉尔地区归室韦——鞑靼人管辖,进而占呼伦贝尔全境。


宋朝,契丹族建辽,海拉尔地区归属其管。元朝建立后,呼伦贝尔一带被封给成吉思汗的弟弟合撒儿。公元1405年,明朝在海拉尔河流域设置海刺儿千户所,以恺腊儿鞋袒把秃为海喇儿千户,仍为蒙古游牧之地。


海拉尔的天空五彩轮换,从早到晚,时而湛蓝湛蓝,时而云絮满天,时而霞光晚照。我没有时间游玩,只能早中晚去拍下她的美影。

正午的海拉尔,阳光如草原牧羊姑娘的眼神,热辣辣,直射你的脸,灼热烫人。

傍晚的那一抹阳光,也极尽辉煌,映照着小小的湿地公园,绚丽多彩。

湿地公园远眺所见。

傍晚时分的海拉尔新区别墅群。

城区公园内的白桦林。

耐寒的桦林喜欢阳光,刚直向上,适应性强,或酸或碱的土壤都可有它一席之地。

适于高寒地区生长的矮柳,它一团团一簇簇,或洼地河边,或荒土之野,保护植被,点缀高原。

秋天的海拉尔白天二十六、七度,晚上十六、七度,流过城区的小河水碧透而清凉。

旅游业的兴盛,给草原人带去新的希望。

草原高速公路花坛里盛开着鲜花。

蒙古包内的载歌载舞,不再是草原人自娱自乐,远方的客人伴着琴音,品着奶茶,闻着草香,伴主人一起举杯欢畅。

敖包是蒙古语,意即"堆子" ,由人工堆成的“石头堆”、“土堆”或“木块堆”。原来是在辽阔的草原上人们用石头堆成的道路和境界的标志,后来逐步演变成祭山神、路神和祈祷丰收、家人幸福平安的象征。

敖包的南面为正面。敖包出现后,草原上逐渐形成了许多不成文的规矩:人们每逢外出远行,凡是路经有“敖包”的地方,都要下马向“敖包”参拜,祈祷一路平安;还要往“敖包”上添加几块石头或者几捧土,然后才跨马上路。牧羊人在放牧时路过这里,总要往“敖包”上添加一块石头,以保佑人畜两旺。

满洲里,蒙语意“旺盛的泉水”。是我国版图的鸡冠上镶嵌的一颗璀璨明珠,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口岸城市,也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囯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融合中俄蒙三国风情,被誉为“东亚之窗”、口岸名城。


满洲里的建筑带典型的欧式特色,很多日用品、首饰品等来自俄罗斯或俄罗斯风格。

套娃景区是靠近中俄口岸的一个颇有特色的游乐场地。

套娃景区的夜景炫彩夺目。

听说从这高塔上可俯瞰全城,可惜我们是夜晚经过,无从体验。

友谊西餐演艺厅类似于湖南琴岛演艺中心,有综合性歌舞节目,不同的是它具蒙俄特色。能歌善舞、身材姣好的俄罗斯姑娘美得不要不要的。

呼伦贝尔草原上的蒙古包群,你也许猜得到,它是供游客玩乐就餐的地方。

蒙古包内有成吉思汗像和一些蒙古真皮战袍等。

从这里进去,游客要喝蒙古姑娘献上的下马酒,最好能对对歌。

你可以欣赏蒙古小伙为你带来的优美高亢的蒙语歌曲。

面对热情好客的草原人,你不以礼相还真讲不过去,那就到敖包行祭祀礼吧。你应先献上哈达和供祭品,跪拜礼可以省了,往敖包上添加石块或柳条,然后围绕敖包从左向右转三圈,祈求降福,许下心愿,并将带来的牛奶、酒、奶油、点心、糖块等祭品撒向敖包。

蒙古包内部装饰很有特色,这是待客的地方。

想吃烤全羊可不是象长沙一样拿着刀叉就架场,是要讲究礼仪的。红绸布包着羊,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尊重。

分解羊肉之前,有专门的司仪举行仪式,念唱的蒙语,听不懂。

羊分解到餐桌后,蒙古姑娘会为你献上一两首代表性的草原歌曲。

蒙古小伙策马奔驰在草原上,骄健的身姿在蓝天白云下起伏,潇洒得而让人羡慕不已。

我穿上他们的服装,做着骑马动作,即使那黑黝黝的脸像吹过草原的寒风,晒过草原的烈日,也是装模作样,全无那内在特质。


内蒙读书时的同学是来自海拉尔的美女,穿上蒙古服装,确实与我们不一样,可惜当年青葱年少而不帅气的我只书海徜徉。